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21章 第 21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傅建成的资金是凑齐了,可是如何从田石秋手里抢夺下他势在必得的天通庵土地呢?杜少乾主动请缨,他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沈其南,对于这个几次搞不清楚自己身份,破坏他和傅函君相会的下等人,杜少乾很想给点厉害给他尝尝。

  傅建成当然求之不得,杜少乾要求带上沈其南,要沈其南全力协助自己。傅建成不疑有他,特意叮嘱沈其南:“你好好帮帮杜经理。”

  杜少乾凭借父亲的影响能力,对接到了业主,并通过政府官员的牵线,他以略高于田石秋方出的价格,拿下了土地,并顺利签订合同。沈其南被迫在杜少乾谈业务的时候,为杜少乾等人端茶倒水,杜少乾明显感觉出沈其南的不服气,低声嗤笑:“你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傅家的下人,就永远都是个下人,下人能干什么?就配端茶倒水而已。不是你能管的,不是你能操心的,你想都别想!”

  杜少乾的出色表现让傅建成不由得重新打量这个年轻人,撇开他父亲来看,杜少乾如能够做女儿丈夫的话,还是很不错的。杜万鹰听说儿子帮着傅家拿下了土地,大力赞扬。

  柳秘书却告诉杜万鹰,北伐战争即将要打到上海。

  杜万鹰心惊肉跳,他赶紧命令傅建成,要傅建成把才到手的天通庵土地出手。傅建成咬牙切齿骂道:“真是把我傅建成玩得团团转!”沈其南再次想到能够卖出土地的好办法,并要求大家必须把消息烂在肚子里,绝不能泄露计划,连最亲近的妻子和傅函君都不可以告知,防止人多嘴杂。因为多次的计谋都完成的很漂亮,傅建成非常信赖沈其南。

  夜雨微扬,永晟营造厂里起了很大的骚动,工人们开始坐不住了。有小道消息传到了田石秋的耳朵里:听说那个傅建成要破产了,当初为了拿下土地,把全部家当抵押给了银行和钱庄,如今资金链断掉,再也没有机会筹到钱了。田石秋哈哈大笑,这下好了,真是不作不死,这简直是天赐良机,眼下正是吃掉这不顺眼的永晟营造厂最好的时机。

  顾月芹听佣人吴妈和牛叔嘀咕,得知永晟要破产的消息,吓得她赶紧收拾古董和金银细软,胡乱藏到了床底下。傅函君抱着自己的珠宝箱敲开大妈的门,她想到大妈那边一定积攒了不小的财宝,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说服大妈,全家一起努力共度难关……没想到,大妈却口口声声说前不久已经全部变卖了,而那些钱资助儿子傅承龙炒股,血本无归。

  明知道是鬼话,傅函君还是被大妈这种极度自私的女人气得不轻。

  “好,我算是看清了什么叫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

  顾月芹有些心虚:“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你爹要不是当初和我结婚,他会有今天?我现在娘家已经不行了,你爸爸的公司也要破产,我还没怪他拖累我,你竟然还来奚落我?”

  沈其南经过太太的房间,正好看到傅函君在和太太顶嘴,赶紧进门拉出了小姐。傅函君纵使对这个大妈有千百个怨恨,也架不住沈其南的力气,终是被他拉了出来。

  傅函君只想为了帮助父亲,为父亲解决目前的困境。

  “唉,我爸爸一定遇到了大麻烦了,他向来报喜不报忧。”

  沈其南不忍心傅函君这么焦虑,安抚她:“你要相信你爸爸,他每一次遇到难关都闯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会没事的。”

  傅函君却没有听进去,她认为沈其南只是为了安慰自己。

  傅建成得知女儿傅函君到处找人筹钱,甚至吃了章炳坤的闭门羹,担心傅函君的心情,他找到傅函君谈心,傅函君却根本听不进去。

  “函君,章会长是不会再筹钱给你的,他已经在此之前借了大笔款项给我,你让他如何再答应你?这不符合规矩。你想啊,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只有先还了人家章会长的钱,他才肯再借我们啊。”

  傅函君怔住,关于向章会长借钱的事情,她只好作罢。

  章炳坤那里也因为这件事,和章梅有了罅隙。

  “我去借钱给函君吧。”章梅自从听说傅函君准备来借钱的事情,几次坐不住了。

  章炳坤摆手,按捺住想要追上傅函君主动送钱的义女:“不急,我觉得这一次傅家的危机事情有蹊跷。”

  “难道说,事情会有转机?”

  “对,你不要着急,一定有好戏在后面。”

  章炳坤气定神闲的样子,让章梅稍微放心了一些,章梅逼着自己静下心来,重新给章炳坤倒上了一杯热茶。但是她哪里真能放手不管,于是心里暗暗决定,还是要多派人去打听,随时了解傅家的情况,傅建成可以完蛋,但是女儿可不能受苦。

  傅函君找章炳坤借钱无果的事情,快速传到了田石秋的耳朵里,田石秋大乐,他趾高气昂地要求阿生赶紧去收购天通庵那块地,尽早从傅建成的手里抢回来。

  拿到合同的当天下午,田石秋恰好和傅函君相遇,他的小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缝:“闺女啊,你还是好好想想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吧?”

  傅函君气极,却没有丝毫办法。

  沈其南被傅函君抓着回房间喝酒,她悲叹自己的世界一片灰暗,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躲在沈其南寄居的杂物间喝酒。沈其南只好由着这个大小姐矫情发作,傅函君许是因为在沈其南面前特别放松的缘故,一瓶红酒快速下肚,已经醉了好几分,她一眼瞥见了沈其南童年时代就开始为了攒下寻找失散的弟弟妹妹存款的罐子,傅函君当然知道里面是钱,摇摇晃晃的她不顾一切将罐子搂在怀里,借着酒疯向沈其南耍无赖:“这个都给我,我要用里面的钱去救我爸爸!”

  沈其南本想夺回来,却发现傅函君手一松,已然进入了昏睡状态,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那一身的酒气,令沈其南直摇头:“就这点酒量,喝完酒还耍酒疯,以后都不会让你再喝酒了!”

  可一种深深的吸引,使他忍不住屏气俯视眼前这个闭起眼睛醉酒的女人,那长长地睫毛,小巧的鼻子,诱人的朱唇……沈其南蓦地想到这是小姐,攥紧了拳头,残余的理智让他强迫自己放弃继续“观赏”傅函君,他背对着她,喃喃自语:“函君,你知道吗?多亏老爷的帮助,我马上就要当看工先生了,但即便这样,现在的我还是无法给你任何保障,任何承诺,也许只有等我有一天成了优秀的营造师,可以将你设计的所有建筑完美呈现出来,我才能在你醒来的时候也正视着你的眼睛,不再躲闪不再犹豫,等到那天,我一定会告诉你,函君,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他回忆起傅函君醉酒之前的憨态。这个小女子刚刚还逼着他,要他说说自己身上的缺点。沈其南认真地数起了手指头:“跟你的专业能力比起来,人情世故方面太缺乏,过于理想化,又不知道看人脸色,做起事情来一板一眼,就事论事的时候还凶巴巴的……”

  傅函君生气了,撅起嘴巴,用手揪住了沈其南的耳朵:“我哪有那么多的缺点?”

  沈其南一边哄着她,一边笑着解释:“哎呀,谁说这些是缺点啦,我觉得其实都是优点啊,比起那些口蜜腹剑,城府极深,处事圆滑的女人来说,你这样的女人才更招人喜欢嘛!”

  傅函君又一口酒灌下肚,醉眼朦胧:“好吧,好吧,你说的都是对的,可你知道吗,我最大的优点你没说清楚。”

  沈其南追问:“什么?”

  傅函君狡黠地笑,她抱着沈其南的胸膛,把自己埋了进去,深深的呼吸一口,俏脸仰视着沈其南:“就是有你啊,只要有你,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难道这还不是我的优点吗?”

  ……

  沈其南再一次温柔抚摸着傅函君的头发,嘴角上扬,尽是甜蜜。

  傅建成板着脸,一不发回到了卧室,顾月芹心虚的很。她主动迎上去,绕着傅建成转悠:“老爷,你怎么啦,干什么板起脸啊?不是说卖了地了吗?”

  “嗯,我当时没卖地的时候就在想,你的首饰全没了,嚷嚷的全天下都听到了,那我现在卖了地了,要不要帮你再买回来。”

  顾月芹感到尴尬,她一个女人家,难道大难临头,不想着自己,还能怎么样?自己人老珠黄,总不能再去找个好下家?可这些,又不能向傅建成透露丝毫,她难道真的活腻了?可老爷竟然也学会了阴阳怪气来说话,真是不可理喻。

  田石秋兴高采烈地找到吴力伟邀功。他自认为自己这件事办的特别漂亮,和傅建成斗了这么多年,这一次是他觉得最轻松,最解气的一回。

  吴力伟却冷笑地看着他,让田石秋感到不妙。

  “田老板,我要告诉你,上海要开战了。”

  开战?!田石秋天旋地转,差点要晕倒,他不相信:“不可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开战?这上海是多么好的地方。”

  “北伐战争的缘故啊!老田!”吴力伟有点可怜他。

  “不能,北伐战争的路线上没有上海!”

  “傻蛋,江浙一带这么富庶,如果能够一举拿下,那能买到多少枪支弹药?你是个商人,难道这个帐不会算吗?”

  这个晴天霹雳,终于让田石秋听懂了——自己完蛋了,他的所有资金都陷在了那些土地上,而那些土地马上就一文不值……可恶的傅建成!

  傅建成虽然成功抛出了土地,回笼了资金,但是心情并不是很好。田石秋的落败,让他有了几分兔死狐悲的伤感,更或许,他介意的是章梅和章炳坤之间的暧昧情感。

  说不来是什么,男人的直觉告诉他,章梅一定是苏梅。

  房效良得到傅建成的吩咐,悄悄打听章梅的情况,他也认为有可能苏梅当年根本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