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20章 第 20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杜万鹰托人打听到傅函君原先爱跳芭蕾舞,于是差人精心准备了一套白色的芭蕾舞服。对于今晚的傅家家宴,他杜万鹰是破天荒地认真对待。

  “儿子,你过来,这套裙子由你送给傅家那个丫头。”

  杜少乾对于盒子里装了什么礼物并没有兴趣,敷衍了几句,便从车上拿了下来。

  傅建成笑得卑微,这回他是真的有些口不对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不知这杜万鹰官复原职后,又打起了什么算盘。“杜部长来啦!您瞧,因为您提前告知将有孙大帅的人来赴宴,我们傅家可是上上下下一阵忙活啊,就怕哪一点让李副官不满意啊!”

  杜万鹰环视了一圈,果然一片崭新气象,点头满意:“辛苦建成兄了。这上海华界目前可是孙大帅一人说了算,我特意将你引荐给李副官,那也确实是用了心思的,还望建成兄能够了解啊!”

  傅建成苦笑,还不是要自己掏银子来帮你笼络另一只大老虎。

  李副官姗姗来迟,在众人热烈欢迎中,他高调落座。席间却一会儿冷了场,杜万鹰早就有备而来,他眼神示意杜少乾,把礼物盒子拿了出来,送给了傅函君。

  “早听闻傅小姐善于芭蕾舞,那身影只应天上有啊!”

  李副官产生了巨大的兴趣,他心里本来还有点不乐意,认为傅家人太死板,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出好节目。他率先鼓起了掌声。

  傅函君纵使有一百个不乐意,可是碍于父亲的恳求的目光,只好道:“我很多年没有跳过芭蕾了,若有差池,还请各位不要见笑。”

  于是,她狠狠瞪了一眼杜少乾,走进了里屋。

  芭蕾舞曲响起,正在院中等候的沈其南惊异,向德贵说道:“小姐很多年没有跳芭蕾了。”

  德贵嗯了一声,很不满:“当年还不是你偷看人家跳舞,害的小姐留下了阴影,从此就再也没有跳过芭蕾了!”

  沈其南想到那年,他无意中闯入了小姐的练功房,被小姐的舞姿吸引,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被小姐发现。情急之下,他叫道:“谁愿意偷看你这只丑鸭子啊!”

  后来,小姐狂哭了好几天,再也没有跳过芭蕾……这事情,本以为就这样过去……没想到今日,竟然又响起了芭蕾舞曲。鬼使神差一般,他慢慢走近了餐厅。

  一身洁白的天鹅服,立刻把傅函君的美丽演绎出了十二分的魅力。所有人都被她纯洁而亮眼的舞姿吸引得目不转睛。音乐声音响起,傅函君几个优雅的转身旋到中央,开始了舞蹈。沈其南却恨不能立刻把舞台上美丽的天鹅揽进怀里,包裹起来,尤其是不给那油腻的李副官多看一眼。

  傅函君这刻的美丽彻底惊醒了杜少乾,他忍不住站起来,一步步靠近耀眼的傅函君。傅函君忘我地旋转着,旋转着,也许是久未练习,突然她的脚一崴,伴随着惊叫声,杜少乾几乎是冲上去,一把护住了她。此时此刻,傅函君在杜少乾的心中,是个女神,浑身散发着光晕的女神,更如同一只圣洁美丽的白鸽……

  傅函君跳累的缘故,她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绯红,杜少乾和傅函君的目光对碰在一起,杜少乾突然听到了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感到傅函君美的让他心醉神迷。

  傅函君正欲挣脱杜少乾,她受不了杜少乾这般热烈地眼神,冷不防,杜少乾用力拉起了她,突然与她跳起了华尔兹。

  李副官也是看的有趣:“这两个年轻人的确是郎才女貌啊!原来啊,你们两家是亲家嘛!”

  傅建成在杜万鹰冷峻威逼的目光下,打着哈哈:“年轻人的事嘛由年轻人自己决定,我们做家长的,也无权干涉嘛!”

  杜万鹰期待落空,用鼻孔轻哼了一声。

  沈其南不想再看下去,他早动了想要揍一顿杜少乾的心。

  就在他在院中角落里发呆的时候,傅函君忽然悄悄从后面“袭击”了他,趁着他张嘴惊讶的时候,一颗摩尔等糖滑进了他的嘴里。

  德贵不服气:“小姐,见者有份啊,我和其南都在这里呢,为什么我没有!”

  傅函君丝毫没有给德贵糖吃的意思:“你又不爱吃。”

  德贵不满道:“沈其南,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喜欢吃糖呢?”

  傅函君不允许别人有一丝机会取笑沈其南:“苏曼殊也喜欢吃啊,人家还是个和尚呢!”她仰头踮脚问着站起来的沈其南:“对了,苏曼殊是因为喜欢小仲马笔下爱吃摩尔登糖的茶花女,你呢,你为什么喜欢吃?”

  那是因为你啊,是你第一次让我知道什么是甜甜的滋味。

  沈其南轻轻掐了一下傅函君的脸庞,不作一走开。

  杜少乾自从参加完傅家的家宴后,彻底沦陷在了傅函君的美貌里。他懊悔自己怎么从来没发现那么美丽的女孩子就在身边呢?

  沪海公寓的项目设计图被杜少乾反复撕碎,他感到无能为力,满脑子都是对傅函君的渴求。终于,灵感忽闪,他想起来傅函君恍若白鸽展翅般的身影,如果沪海公寓的设计,也以白鸽为原型呢?果然,杜少乾快速设计出了完美的方案。

  当晚,傅函君接到了杜少乾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很急切地告知傅函君,工地上出事了,由傅函君设计的月台支柱倒了一根,要她过来看下。

  傅函君不疑有他,立刻奔了出去,并不准德贵跟着,她要自己去看看。

  然而,月台清如水,夜色正浓,黑暗中,一个清瘦高挑的身影正向她走来,原来是杜少乾,他的手里捧着的是还温热着的鸡粥。

  傅函君明白过来,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故,而是这杜少乾想要制造故事!她当即转身便走,杜少乾却从后面环抱住了傅函君,他热烈地倾诉自己的衷肠。

  “对不起,函君,我很想向你表白,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傅函君想要挣脱,她想回过脸向杜少乾严正声明自己不可能会选择他,却不料差点被杜少乾吻到嘴唇。

  “杜少乾,你快放开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性格,你根本就不是喜欢我,你只是因为你爸爸给你的压力,你不得已才想要追求我!杜少乾,你就是个大可怜虫,连自己的爱情都决定不了,什么都要听你爸的!”

  杜少乾被激怒了,他就不信自己得不到傅函君:“不,不是这样的!原先我爸爸是想要我追求你,但我那时不喜欢你是真的,可是,人的情感是会变的,我现在就爱上了你……”

  傅函君想到前不久沈其南教自己的那一招过肩摔,于是她口中念念有词,摆出了标准的动作,无奈,力气太小,根本没有作用。

  反倒是不远处赶来的沈其南,忍不住笑了:“说了你不适合练功夫还不信,现在还有一招教你,脚底抹油,快溜吧!”

  杜少乾却根本不肯放手:“怎么哪都有你,傅家给你发了多少钱?你那么死忠?什么闲事都要管?”

  沈其南想也不想,狠狠挥拳,打得杜少乾立刻放手,眼冒金星。

  “你敢打我?”

  “小子,老子打得就是你!”

  傅函君担心沈其南真的下死手,惹恼了杜家说不清,赶紧拉着沈其南,要沈其南快走。沈其南知道傅函君的苦心,又警告了一番,才拽着傅函君离去。

  然而,杜少乾仍然没有对傅函君放弃,可碍于每天来送饭的沈其南虎视眈眈的目光下,也不敢再过多放肆。很快,沪海公寓的标的被拿下了,杜少乾在打样部员工的一致要求下,带着所有人去吃大餐,傅函君正巧听到有员工在比较她和杜少乾,他们都认为自己没有设计水平,不禁心情差到了极点,有苦说不出。

  杜万鹰得到消息,工部局将大力开发天通庵地区,他第一时间告诉了傅建成。可是傅建成手里这些年没有了什么太多的余钱,大部分被杜万鹰吞噬。现在这杜万鹰竟然让他一定要购买天通庵的土地。发愁的他迫不得已,准备试试找一下章炳坤。这是他最后的筹钱希望。

  傅建成在梅丽莎舞厅等待章炳坤,却意外看到了登台唱歌的章梅。傅建成又一次深陷过去的记忆。他确定这章梅一定就是苏梅!苏梅一定没有死!

  苏梅,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认我呢?难道这些年,你对我的怨恨还没有放下吗?

  仿佛是听到了傅建成的心声,章梅走下舞台。章梅显得并不认识傅建成,施施然经过傅建成身边,冷不防,傅建成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苏梅,你不要不理我,好吗?”

  章梅瞪着自己被傅建成拉住的手,好像是被怪物蛰住一样,惊叫:“快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傅建成狼狈至极,在章梅面前,他也很想风度翩翩,可多年叱咤商场的气度,在这个女人面前通通荼蘼。

  知道傅建成被撵走,章炳坤从里屋走出来,摇头叹息:“小梅,何必呢?如果不是他真的爱你,又怎么会培养出那么优秀的女儿呢?”

  章梅眼角含泪:“我也不知道我心里的真正想法,只是现在,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他。”

  章炳坤差人,给离去的傅建成一笔巨额资金,就当是给自己的女婿吧。章炳坤叹道:“这世上,最难懂的,还是一个情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