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9章 第 19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傅函君没有发现沈其南的异样,她切了一块牛排送入嘴中,想到一件事情:“对了,窝棚户的拆迁你打算怎么做呢?”

  沈其南淡然道:“总之,按照你的方法是不行的。”他是指傅函君准备成立联合会的事。

  傅函君忽然生气:“我们交流起来怎么这么难?我的方法为什么就不行?难道按照你方法去劝说就有用吗?如果有用的话,为什么一张同意拆迁的同意书都没有呢?”

  “小姐,我可以陪你一次又一次的试错,但是你的想法是小孩子的游戏,江湖的事情要用江湖的方法来解决……”

  傅函君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两个人的第一次约会,瞬间变得很尴尬。傅函君赌气道:“我们俩想的问题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完全没法沟通。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先走了!”傅函君擦完嘴,就起身离开。显得很决绝。

  沈其南本想追上去,忽然感到头上的血又流下来,他看着尚未吃完的牛排叹息。

  唉,沈其南啊沈其南,怎么变成了这么矫情的样子,什么话不能等吃完这顿饭再说?

  而傅函君更是懊恼地回头看向西餐厅,心中极度郁闷:“这个沈其南也不追出来挽留我,哼,我根本没有吃饱嘛!难道和我想法一样就那么难?”

  夜里,两个人都对今天的约会遭遇的不良情绪感到懊悔。傅函君悄悄敲响了沈其南的房门:“你睡了吗?”

  沈其南打开门,拦在门口,不想让傅函君进来。

  “大半夜,姑娘家不要随便敲男人的房门!”傅函君陡然发现了沈其南头上的伤口,不由得心疼:“你受伤了为什么不早说?”她赶紧挤进屋,翻出了沈其南房间里的药箱,强行按下沈其南,给他敷药。也许是太近距离的接触,沈其南感到很不自在,虽然之前每天都能看到小姐,然而却从没有这样亲密过,不由得分了神。直到傅函君为他包扎好了伤口,嗔怪道:“你这样不行!”

  沈其南的心跳漏了半拍,面色发窘:“怎么了?”

  “你明天必须去买些消炎药吃,这样吧,我那里有,我现在就去拿给你。你先别睡,吃完药再睡,不然明天你一定会发烧的。”

  沈其南苦笑,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傅函君果然又悄悄地过来,逼着沈其南把药吃了。

  “你为什么不教我练功夫了?”

  沈其南微微皱眉:“你的力量基础太差,就算教你招数,也没有多大作用。”

  傅函君哼了一声:“就知道你说的是借口。我不管,明早起来,你要教我!”

  果然,这大小姐真是说一不二的脾气,沈其南还在梦中,就被傅函君揪了起来,强行“押”到了后院空地上。沈其南虽然真的不乐意教她,大小姐对待练功,之前是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教也是白教,可还是架不住傅函君的死缠烂打。

  “好吧,那我就教你一个过肩摔。”

  傅函君开心地拍手叫好。

  “呐,首先,你要抓住对方的胳膊,位置在肩部往下,大概是这里,用右手抓住,左手抓住手腕往上一点,将对方背负于你的右肩,用身体力量把对方支拉起来,记住双脚略宽于肩,双脚要平行,为的是保持自身平衡,就像这样——”

  傅函君不发一,紧蹙眉头,学的是有模有样。

  吴妈路过他们,突然笑了起来:“其南,你也不要太严厉,小姐还不是因为你昨天受伤,怕以后再连累你,才央求你教功夫嘛!”

  傅函君被戳破了心事,她的脸顿时红成了大苹果:“哎呀,吴妈,你讨厌!”

  沈其南惊呆,他挠挠头,早晨仅剩的一点困意都没有了,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傅函君是把这个窝棚联合会的会长当成了自己的大事来办。她几次拉着沈其南跑到了窝棚去,那里不是踩到鸡屎,就是被猪拱的到处躲,每次是狼狈万分。可她还是坚持说服那些人们。

  姚彩苹冷笑:“大小姐,这里不是您来的地儿。”

  也许,是傅函君勤快地来往奔波努力的劲儿,竟然开始有人愿意在请愿书上签字了,在沈其南的暗示下,签字的人越来越多。姚彩苹虽然不愿意签,但最终看在自己喜欢的沈其南面子上,签了名字,按了手印。

  傅函君充满信心地把请愿书送到了工部局,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遭到了工部局的忽视。

  杜少乾发现傅函君越来越放肆了,翘班的主儿非她莫属。刚好,父亲临上班前叮嘱他,要他今天去傅家参加晚宴。原来这傅建成得知杜万鹰官复原职,不得已,又赶紧设宴拉拢讨好起杜万鹰。杜万鹰虽然对傅建成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恨得牙痒痒,可又考虑到儿子还在永晟……

  “傅小姐,请问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天川铁路的设计需要策划外,我还准备带领团队再拿下霞飞路的沪海公寓项目吗?”

  傅函君心情本就不好,她因为请愿书被驳回,正在郁结。没有继续搭理杜少乾,杜少乾不禁暗道:好个娇小姐,已经越发不能理解她的行为了。父亲还让自己去追求,这样的女子娶回家当活菩萨供着吗?

  这拿不到拆迁同意书,请愿书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眼瞅着曹俊等人改变方法,和颜悦色面对拆迁户,意外得到了几张同意书。傅建成有些焦虑,沈其南气定神闲,心里有了好主意。

  “老爷,不用太焦虑,我了解这些窝棚区的居民,我们只要提出让精壮男子去永晟工地上做工,这样他们就会愿意搬离窝棚,我们再提出,在修筑铁路的一年时间里,提供工地用房给他们居住,他们就更愿意签字的。”

  傅建成再一次赞赏沈其南的办法。

  “其南,你小子很能耐!”

  沈其南笑了笑:“我这次也是有所图的。”

  傅建成一拍脑门,爽朗大笑:“对对,一直没有想起来奖励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不想做工地小包了。”

  “哦,对,这些年,一直没有给你升职,那这样,你直接做大包吧!”

  沈其南却摇头拒绝:“老爷,我不要做大包,我想先跟着看工先生当学徒,之后学生意当看工助手,等有一天技艺成熟了,自己可以成为看工先生。”

  傅建成不忍,想要说服沈其南:“倒回去当学徒?你可知道学徒是没有薪水的,只有少得可怜的月规钱。”

  沈其南坚定地点点头:“我知道,但我不想当一个靠着盘剥工人生存的包工头,吊装一吨钢材,厂里从业主那拿到的工价大约是十四元八角,到大包手里是每吨五元八角,大包赚小包三元,可工人每天起吊二吨,到手却只有四角了。”

  “这中间的确是有金额的差异,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盘剥。每个工种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没有包工头,拉不起一个成熟的做工队伍,那工程又是如何开展?其南,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我无法说服你,那这样,你来说服我吧?说说看,你为什么想做看工先生?”

  沈其南扬声道:“只有看工先生这个职位才可以对项目的土木工程进行全面的了解。”

  傅建成哑然,这小子想要了解土木工程,可之后呢,他又想要干什么呢?

  “其南啊,那你之后呢,你了解之后呢?”

  “我要成为一个既懂建筑设计、又懂营造方法的营造师!”

  傅建成哈哈笑起来,拍了拍沈其南的肩膀:“好小子,野心不小啊!”

  沈其南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朗声道:“老爷,土木工程历来被认为是泥水匠和木匠干的粗活,没有技术含量,没有艺术修养,也因此传统建筑才会徘徊不前,上海滩在今日才会被洋人建筑师占领天下,而且洋人建筑师往往不是单单擅长一个方面,而是讲究一个综合能力的培养。这种把控全局的能力,是包工头职位无法带给我的,我想要一步步靠近自己的目标,就必须从看工先生做起。”

  傅建成震惊的同时,忽然又有些感动,这孩子是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情同父子一般,甚至在自己的内心,比自己的亲儿子还要亲近几分。如今,从他的这番话里,傅建成既是赞赏,又是惋惜:“你竟有这样的胸襟?当年我应该坚持让你去读书的,或许成就不亚于那个杜少乾啊!你做事踏实勤奋还很聪明,在工地做个小包确实是委屈你了,这样,我会支持你的,不管你是否会成功,你能有这样的志向,在你这个年纪来说,已经难能可贵。”

  傅建成的这番话,令无父无母的孤儿沈其南感动极了,他没想到,上苍并没有彻底抛弃他,在他人生以为要走投无路之际,遇到了傅老爷这样胸襟开阔的老板,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