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打完儿子的杜万鹰,胸中积压许久的怒火一下子发泄完了,第二天起床,浑身舒泰,看天很蓝,看云很白,愉悦地坐在院中翻看报纸的他,灵感迸发,他忽然想到了绝妙的好主意。你们不是都在看我杜万鹰的笑话么?那我就在你们面前再好好表演一番。

  杜万鹰打电话给廖刚毅,要求廖刚毅陪自己去趟警察署。署长是杜万鹰多年的好友,狡猾的他知道杜万鹰并不是那种一蹶不振的人,于是答应了杜万鹰的要求,增派警力,寻找罗明祥。

  他又来到了报社,积极要求接受采访,声泪俱下地表示自己是被诬陷的,那个罗明祥是条恶狗,是吴力伟的恶狗。

  倒霉的罗明祥在藏身之处看到了报纸,行踪被送报纸的报童发现,举报给了警察署,很快就逮捕了罗明祥。

  沈其东暗叫不好,当初正是在他的设计下,利用罗明祥才使得吴力伟顺利坐上了委员宝座。

  罗明祥当然知道沈其东是为自己好,本来儿子跳江自尽的事情,他就想着自己也快活不成了,能以残躯扳倒杜万鹰也是满足。他在监牢里想到沈其东对自己说:“老先生,我和你是一样的人,我恨不得杜万鹰立刻死!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们就可以扳倒他!”

  警察署的署长根本不会因为罗明祥一把年纪就会心慈手软,署长下令以最“好”的酷刑来好好招待这位老家伙,罗明祥也确实经受不住这般折磨,乖乖签下了供认书,承认自己是因为儿子跳江自杀才记恨杜万鹰,纯属栽赃陷害,没有任何人的指使,系自己一人所为,求署长给自己一个痛快。

  罗明祥心中哀叹道:“你和世兴都是好孩子,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罗明祥的供认书经过媒体曝光,果然,在强大的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委员会恢复了杜万鹰的职务。这一次的停职查办事件,让官复原职的杜万鹰意识到,必须要有更多的眼线才行。拥有一个信息情报网才是自己立足的根本。

  田石秋特别气愤,到嘴的肥肉硬是被人抢走了一半!这可恶的傅建成竟然说服了工部局,要和自己竞争负责权。那棚户区的刺儿头,滚地龙极多,工部局又不肯拨出安置费,那些人哪肯说搬就搬?可工部局已经下了决定,两家公司谁拿到的拆迁同意书更多,谁就是项目的主负责方。田石秋硬着头皮回到公司,冲着底下人大发脾气。

  曹俊如今是田石秋的司机,他目睹了田石秋所遇到的困境,心中暗道,这是自己的好消息啊,那一片的窝棚区,是自己从前和沈其南那帮擦鞋小匠们的立身之所,这说服群众搬离的事情一定可以替老板办得漂漂亮亮。他想得挺美,以为把那帮长大了的兄弟们召集起来,就可以轻而易举获得众多的拆迁同意书。

  于是他向田老板毛遂自荐,田老板根本不相信身边的一个司机能有多大的能量,他狐疑地审视了一眼正腆着脸笑成了哈巴狗的曹俊:“你小子能行吗?”

  曹俊恨不能把胸口敲成震天响的锣:“当然没问题!”

  田老板不屑,可现在这情况,死马只能当成活马医:“行,我相信你这回,给你个拆迁部经理的名头,你现在就去办吧!”

  这得到升官机会的曹俊内心却几乎是崩溃的,难得有机会让老板重用自己,没想到老板却根本不相信,也罢,看他这回如何扭转乾坤。

  他一声令下,那帮原先失散在上海各个角落的兄弟们都围拢过来,大家对于这撵人的事情信心满满。曹俊带着这帮阿三阿四来到棚户区,闹得鸡犬不宁,到处打砸抢烧,原住民们叫苦不迭。

  沈其南和德贵意图阻止,却被曹俊等人围殴。

  “其南,如今我们是各为其主,不然的话,我们仍是最亲密的好兄弟!可现在,你也看到了,这棚户区的人那么多,我要是不使用暴力,靠你们那种虚伪劝说的话,还不如现在就打碎他们所有人的幻想!你要知道,你的劝说就是一剂慢性毒药!长痛不如短痛啊!”

  沈其南护住已经受伤的姚彩苹,恨恨道:“你的短痛,就是连个柔弱姑娘都不放过?”

  “我已经给她机会了,她不是说没地方住吗?那就去我那里住啊,我养她啊……哈哈哈……”曹俊和众混混们一阵浪笑。

  姚彩苹捂着被踹的肚子,她窝在沈其南的怀里叫道:“你们无耻!”

  曹俊不乐意了:“喂,小妞,你要知道这个男人也不是好人,他们也是为了要你们签字搬离棚户区啊!”

  从公司赶过来的傅函君,老远就听到曹俊的话,她跑过来,拿着请愿书,怼回曹俊:“我们当然是好人!大家不要怕,稍安勿躁,我有个好提议,我们成立棚户区联合会吧,就由我来给你们当会长,现在我手里拿的便是请愿书,请大家挨个来签字,我来交给工部局!请他们为大家拨款,解决我们住宅的问题!”

  曹俊哈哈大笑:“真是可笑!”

  沈其南最见不得傅函君被欺侮,他放下受伤的姚彩苹,没等曹俊在继续嘲笑傅函君,趁这些人不注意,再次出手。几个人又围殴一团。

  傅函君急得快哭出来,她眼瞅着沈其南被打得不轻,姚彩苹更是极其讨厌这个娇小姐:“都是你引发的好事!如果其南哥受伤,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傅函君怔住,她非常听不惯眼前这个脏兮兮,却清秀的女孩子的话,什么叫其南哥?

  “喂,你是沈其南的妹妹吗?你不是吧?你以后不准叫他哥哥!你不配!”

  姚彩苹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个穿着高跟鞋,一身白纱连衣裙的大小姐:“你才不配!我现在就能叫人救下其南哥,你能吗?”

  傅函君立刻变了口气:“那你快啊!”

  姚彩苹也是心急如焚,但是她也很看不惯这个装模作样的大小姐:“好,那麻烦你现在就给我回去,不然待会出现了宏大的场面,你会承受不起!”

  傅函君明白姚彩苹是想要所有棚户区的人们帮忙,撵走曹俊等人。于是,她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

  沈其南被打的头破血流,可他还惦记着今晚和傅函君早已约定好的晚餐。于是,他并不恋战,在棚户区人们一拥而上的情况下,很快就结束了和曹俊等人的斗殴。他的头顶成功地被曹俊偷袭,用砖头砸出了血坑。

  但他还是急匆匆赶回了傅宅,擦洗了一遍血迹,在自己居住的杂物间里,仔细地换好了礼服,并戴上了帽子,用以压住受伤的伤口。

  正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傅函君穿着很美的粉色长裙,坐在临窗处,优雅的姿容依然掩饰不住她的忐忑,万一沈其南不过来呢?他在棚户区那边怎么样了?那个叫他哥哥的可恶女人是不是缠着他?

  一小口咖啡刚刚呷入喉,在服务员们鞠躬行礼下,一个英俊帅气的公子正风度翩翩地向她走来,那双眼睛仿佛是浩瀚星辰,熠熠生辉。

  “好帅!”傅函君被沈其南惊艳到,惊慌失措地她暗笑自己心里的用辞。可不嘛,一身笔挺西装的沈其南是那么夺人心魄,让她目不转睛,看出了神。虽然她早就感觉沈其南长得很帅,但平日里一身脏兮兮的工装掩盖了他不少的光芒,今日,沈其南特意的准备,让傅函君偷偷微笑。

  “小姐,让你久等了。”沈其南轻声道。

  傅函君的花痴,沈其南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这一身装扮,确实帅气,又不是没单独照过镜子。所以,也很满意傅函君脸颊此刻爬上来的绯红。

  傅函君娇羞满面:“快坐,我们开吃吧!牛排冷了就不好吃了。”

  沈其南绅士地坐下,并拿起刀叉开始试着吃,傅函君刚想教他如何吃西餐,却惊异发现沈其南拿刀叉的姿势很标准。

  “你拿刀叉很标准哦!”

  沈其南得意地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想到自己曾一直用砌刀练习的情景,不由得再次暗笑。

  傅函君却难得没有怼他,反而轻问道:“好吃吗?”

  沈其南内心暖暖的,他也发现傅函君的妆容精致,头发也被悉心烫过,显得她更如同仙子一般,美丽可人。他赶紧强迫自己收回目光,担心自己也看痴了,虽然知道她漂亮,但没想到会越长大越漂亮。

  “恩,六十分的味道加三十分的心意再加十分的环境,我给满分!”

  傅函君笑意妍妍,面容仿若初夏的暖阳,温暖了此刻的沈其南,他宁愿用一生的幸福来守候傅函君的笑脸。

  忽然,他感到血从头顶流到了脖颈,他悄然用手一摸,脸色瞬间苍白,伤口没有来得及经过处理,此时又流血了。为了怕傅函君担心,他迅速站起来,在傅函君的惊讶中,他指了指洗手间:“我去方便一下。”

  奔到洗手间的沈其南,咬牙用冷水一点一点清洗伤口,把血痕擦拭干净,生怕血迹沾到西装上面,直到确定血不会再流下,他重新戴好帽子,忍痛从洗手间走出,回到了傅函君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