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7章 第 17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杜万鹰被迫停职查办,闹了个全城的笑话。杜万鹰不甘心,他认为找出罗明祥就能够为自己翻盘。廖刚毅不忍自己的大哥遭到如此厄运,带着沈其东开始去找那个“血口喷人”,“忘恩负义”的老头。他也想不通,当时是自己找到的这个老头,资料上也显示他没有问题,怎么就临时倒戈了?那个吴力伟该不会安置了眼线?提前知道了他们的做法?

  “大哥……”廖刚毅本想和杜万鹰汇报自己的想法,杜万鹰却被傅建成又惹恼了。真是应了这样一句话——树倒猢狲散,自己只是被勒令停职,又不是彻底失势,这个“钱袋子”就开始不听指挥了。

  “刚毅,那个傅建成今天拒绝了我让他出钱撒金粉的要求!”杜万鹰的气愤,转移了廖刚毅刚想说出口的话。

  “那要不要给点颜色让傅建成看看?”

  杜万鹰心生感慨,在这时期,廖刚毅和身后的沈其东竟然都没有离弃自己,比那商人靠谱多了:“这个姓傅的,奸商所为,利益所驱!瞧好吧,他一定会为今天的落井下石付出代价的。”

  杜少乾下班回家,早听闻父亲的风雨,却根本不在乎父亲的境况,他简单打了招呼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杜万鹰却叫住了他:“你从永晟回来的?”

  杜少乾敷衍了一声:“刚下班。”

  杜万鹰瞧见儿子半死不活的书生样子,就火大:“我让你搞定傅函君,你到底搞定没有?一个小女人你都搞不定吗?”

  “难道父亲一定要干涉我的婚姻和爱情吗?”杜少乾被父亲的话伤了自尊,他也确实不知道如何“搞定”那个娇小姐,两个人能够不吵架就是奇迹。

  杜万鹰喝道:“你是我的儿子,我管你,还得经过谁批准吗?你给我快点搞定那个傅函君,这样,傅家的永晟营造厂才能到我们手里!”

  父亲强加来的压力,使得杜少乾生出了绝望之感。他愤而离开家门,任凭父亲喝骂也不回头。

  梅丽莎的灯红酒绿,给那些口袋里有钞票的人们带来了刺激和快乐。舞女和歌女们像电影走片似的,换了一拨又一拨,看得人眼花缭乱。但是谁也不知道传说中的老板娘何时会出现。梅丽莎能够在上海滩这么红火,大家能够放心挥金,还是因为听说梅丽莎的老板娘章梅是章炳坤的义女,所以黑白两道通通卖面子。傅建成近来经常去梅丽莎捧场,上回永晟能够顺利进入同业会所,是因为章炳坤的首肯,傅建成自认为自己是个很懂得感恩的人,他正和房效良说话,如今,杜万鹰失势,他必须要躲着他,而梅丽莎是最好的避风港。

  忽然,一个女人的侧颜给傅建成带来触电般的惊异感:“苏梅?!”

  傅建成愣神,她不是死了吗?苏梅怎么可能还活在世上呢?不可能的。可是,世间又怎么会有人那么像她?傅建成想起房效良告诉他,苏梅的尸体消失了……

  难道,真的是她?

  傅建成的思维还在纷纷扰扰,他的行动却已经开始了,他毫无绅士形象地冲过去,掰开人群,用力拉住那个“苏梅”,大叫道;“苏梅,苏梅,是你吗?”

  章梅的脸好像被时光特意关照过,这些年来,她没有丝毫变化,一双眼睛依旧似两汪清澈的深潭。傅建成惊骇:“苏梅!你没死?”

  章梅冷笑:“先生,你认错人了吧?再说,我一个梅丽莎的老板娘,活得好好的,你就这样诅咒我?”

  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傅建成踉跄了几步,放开了章梅:“你……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失态了……”

  章梅头也不回,高傲地走开。傅建成陷入痛苦的回忆中,他心中的苏梅和章梅,在反复的更迭,唯一确定的是,这世上不可能有完全相似的人。

  吴力伟收了金条后,对田石秋这一次的大手笔很满意。墨玉因着重病的姐姐被田石秋安排最好的医疗救护照看,所以不自觉已经变成了田石秋最好的卧底。她时不时在吴力伟身边吹着风,夸赞田石秋会办事,很靠谱。吴力伟荣登地产委员会的委员宝座,信心满满,因此很快就决定把天川铁路的修建权给了田石秋。傅建成得到消息,当然感到不公平,明明是应该公开拿出来竞标的项目,凭什么搞一堂?

  田石秋站在吴力伟办公室外面的台阶上俯视着这只常年打不死的“小强”,嘲讽道:“你当初入同业会所,难道不是那个章炳坤搞了一堂?”

  好,这一句话使得傅建成像霜打的茄子,灰溜溜回了家。沈其南明白老爷是为了何事生气,那吴力伟如今立捧田石秋,永晟又没有了杜万鹰做靠山,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杜少乾的打样部一下子闲下来,傅函君整日里也是闷闷不乐,原来她还向沈其南发出邀请,请沈其南吃大餐,庆祝永晟成功加入了同业会所。现在,也是毫无心情。

  沈其南却把小姐的这个邀请当真,他了解傅函君,她郑重其事的那番邀请,一定是作数的。悄悄给自己在高级定制西服店里,量身定制了一套礼服,花费了他一个工地小包大半年的积蓄。可想到那天和傅函君的“约会”,沈其南悄然微笑。

  杜少乾和傅函君难得达成一致,决定写材料申诉,状告吴力伟和田石秋狼狈为奸,巧取豪夺天川铁路的修建权。沈其南阻止不了傅函君,傅函君心寒,认为沈其南和自己不在一个思想高度上。沈其南每天去给傅函君送饭,看到杜少乾和傅函君竟然不再吵架,反而卿卿我我,一副很甜蜜的样子,心中起了醋意。他找到了老爷傅建成,给傅建成献上了自己精心设计的计划,得到了傅建成的大力支持。

  果然如沈其南所料,杜少乾颇为郑重地把申诉书递交到了地产委员会,被婉拒。

  傅函君只好在沈其南的安排下,找到了蒸汽汽车代理商威廉。

  沈其南在傅函君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夸下海口,要拿下威廉所代理的蒸汽汽车在上海的唯一经销权。傅函君渐渐听明白沈其南想要做什么,然而沈其南继续加重了筹码,还答应了威廉要求必须先买下二十辆蒸汽汽车的事情。

  沈其南的眼睛里充满了自信的光彩,他要傅函君好好翻译自己的意思。傅函君不知道为什么,对沈其南的种种匪夷所思的做法有些不相信,但还是认真翻译出了他的意思。

  果然,威廉很开心。双方愉快签订了协议。沈其南的做法得到了傅建成的支持,傅函君迷茫中。

  在鲁和的家宴晚会中,沈其南作为代表,和傅函君受邀参加。沈其南顺势提出自己的条件,要求威廉说服工部局的主席鲁和,并同意让永晟参加天川铁路的修建,否则,他们永晟便不会再购买蒸汽汽车。鲁和当即做出回应,同意了永晟也拥有和田石秋的新丰营造厂一样的修建权。

  目的轻松达到,不仅获得了蒸汽汽车在上海的唯一经销权,还拿下了天川铁路的一半修建权,傅函君的脸上重新充满了明亮的色彩。她再次对沈其南刮目相看,对沈其南的好感使她很想牵起他的手,最终的冷静,使她决定尽快请沈其南吃西餐。

  沈其南的内心虽然雀跃不已,但是他知道,吃西餐需要学会标准的礼仪方式,于是,利用自己在工地上的空闲时间,拿着砌刀和木棍,反复练习着。

  德贵嘲笑他:“南哥,你就别闹了,天天瞎比划啥呢?”

  沈其南尴尬:“就是想试试砌刀怎么用更顺手。”

  杜少乾在梅丽莎中又一次喝醉,一个美女走过来,得到了杜少乾的青睐,他砸重金要美女陪自己喝酒。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美女看在这个小开有颜值又有钱的份上,哄他道:“你怎么会没用呢?你又帅又有钱,是个女人都会爱上你。”

  “错!就有女人不爱我,我不仅得不到那个女人的爱,我还得不到父亲的认可,我在他心里,我就是个废物!哪怕这些年,在国外,我受尽苦楚,放弃自己深爱的导演专业,投其所好学建筑,却还是被他天天训斥……”

  美女把杜少乾搂在了怀里,杜少乾哭得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可怜的孩子。”

  杜少乾醉醺醺地回到家,也许是满身的脂粉气,让本就心情郁闷的杜万鹰闻到,引得杜万鹰暴跳如雷:“混蛋!你干什么去了?不好好给你爸爸我想办法,整天在外面鬼混!”杜太太听到楼下的声音,深感不妙,赶紧冲下来,护住自己的儿子:“老爷,你整天对咱们的儿子呼来喝去,孩子都大了,你考虑过对他的影响吗?”

  杜万鹰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他是我杜万鹰的儿子,是我唯一的继承人,我对他严格要求有错吗?难道任由他像个废柴生活,就是爱他?”

  杜少乾也不知道哪来的熊胆,他吼道:“我看,我就是你的撒气包!”

  杜万鹰不顾杜太太的阻拦,一脚踢飞了杜少乾:“你别拦着,不然我连你和你儿子一块打!”

  那一晚上,杜家是鸡飞狗跳,杜少乾惨遭父亲毒打,酒也是完全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