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6章 第 16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罗世兴呸了一口,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目光像是要吃人:“你们这帮狗东西,我一定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杜万鹰讥讽道:“就凭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罗世兴被仇恨冲昏了头,他已经活不成了。自己是小本生意,全家人指靠着他这批货卖掉生活,没想到那批货却惨遭海关无故扣留,于是他东凑西凑,好不容易凑到大笔赎金拿回货,却发现所有的货物都泡了水……导致他不能如期给洋行交货,罗家破产。

  “杜部长,此前我闹也闹过了,解释也解释过了,我就是个小生意人,你何苦扣押我的货那么久,还让他们泡了水……如今我已破产。你让我们全家老小怎么活?”

  杜万鹰脚踩着罗世兴的腹部,残忍笑道:“你自己命不好,不要怪别人。”

  罗世兴被欺压地仅留一口气,他眼睁睁看着杜万鹰一行人趾高气昂地走远,他拼尽全力高声叫道:“我一定会告你,我一定要告你滥用职权,扣押正常渠道的货物,逼着商人交钱赎货,等着吧,我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你们等着吧——”

  廖刚毅悄然解开了腰间的手枪扣子,沈其东已快他一步,冲到了罗世兴的身边,狠狠扇了罗世兴一个大嘴巴子。

  沈其东凶神恶煞地盯着罗世兴,一个字一个字用力蹦出来:“你找死!货都给你了,你还来搅和,这事情就是我办的,你是不是想要我在杜部长面前难看?!”话音落地,无情地拳头砸到了罗世兴的身上,他再一次暴力殴打早无还手之力的罗世兴。

  杜万鹰玩味地看着沈其东发狠,满意地笑了:“这家伙惹谁不好,非得惹到咱们的厉东,厉东那可是出名的心狠手辣啊!”

  廖刚毅却有点担心,他放下了拿手枪的手:“我还是叫停吧,这里毕竟是租界,不适宜打闹。”

  沈其东乘势抓住罗世兴的衣领,使了个眼色:“快跑,他们会要了你的命!”察觉到一旁的杜万鹰和廖刚毅在密切关注,立刻又换上了很愤怒的表情:“我要打死你!”

  罗世兴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惊恐地用余光看到了正走过来的杜万鹰和廖刚毅,立刻翻了个身,快速逃走。

  沈其东活动了下筋骨,霸气道:“算你小子命大,别犯我手里,回头怎么死都不知道。”

  躲在一边的沈其南亲眼见证了罗世兴被打的整个过程,对这个厉东的印象更加恶劣。他已经确定了这个厉东绝对是个凶残的人渣。

  第二天,报纸上登出罗世兴跳江自尽的新闻,沈其南愤怒地撕碎了报纸。他就知道这个厉东不是好人,分明是杜万鹰身边的一条走狗。可见那天他想要绑走傅函君,傅函君得多危险啊!不行,必须要找个机会质问厉东,他到底要干什么。机会说来就来,杜万鹰带着沈其东,傅建成带着沈其南一起讨论怎么样才能顺利加入地委会的计划。沈其南瞅准机会偷袭了沈其东,被沈其东几招制服。沈其东警告沈其南不要多管闲事!沈其南却逼问他:“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家小姐?”

  沈其东正欲否认,杜万鹰恰好目睹了这一切,本性多疑的他厉声问道:“厉东,你为何要绑架傅函君?”

  “不是我!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可是,杜万鹰不相信,他狠狠地把沈其东的脖子掐住,抵在了墙上。

  “是么?那你当天在干什么?”

  沈其东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了照片,沈其南夺到手中定睛一看,竟然是傅承龙和新丰营造厂的人亲昵地在一起。杜万鹰这才放下了沈其东,他冲着傅建成冷嘲热讽道:“瞧你教出的好儿子!厉东,我们走!”

  傅建成气得要吐血,他本就对自己这个儿子很有意见,没想到胆大包天到主动去投靠新丰营造厂,当晚回家,即使顾月芹万般阻挠,他还是狠狠地拿着鸡毛掸子揍了一顿傅承龙。

  傅承龙委屈极了,他那时候之所以接近新丰营造厂的人,还不是为了想帮父亲一把,套出他们营造厂竞标的情况嘛!

  沈其南这一回也有些同情挨揍的傅承龙,因为他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厉东还是很有问题。

  吴力伟得到消息,那个挤走自己在江海关部长位置的杜万鹰竟然不知死活,想要和自己一起竞争地产委员会委员?他感到不可思议,这个杜万鹰什么玩意,想和自己斗?这些年,田石秋帮了自己不少忙,上赶着给自己不少资金,再加上自己的能力突出,因此,即使被杜万鹰顶替了部长的位置,可他还是部长啊,大不了平起平坐。不过,很快,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只要他进入地产委员会担任委员,那杜万鹰就会变成一只丧家之犬,不值一提。

  田石秋没少挨吴力伟奚落,对于这次竞标失败,吴力伟认为是田石秋找的设计师能力不行。田石秋不想为这事得罪吴力伟,因此责任都揽下来。现在又接到消息,听说吴力伟准备竞选地产委员会委员,这事情如果成了,对他田石秋只会更有利,哪是区区一个同乡会馆能比的。田石秋做好功课,提前讨好了吴力伟身边最得宠的三姨太墨玉,请墨玉多吹些枕边风。吴力伟这才同意田石秋来“看望”他,并接受了田石秋“进贡”的一箱黄灿灿的金条。

  “如果我能够进入地产委员会,我就心安了。”

  田石秋拍拍钱箱子:“一定是您的!”

  吴力伟高深莫测地笑笑,他和外国人打交道很好,这年头,要是不会外语,那不就是个哑巴么?可听说那个杜万鹰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英文盲。因此,吴力伟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很快就获得了总税务司的安格联认可,而安格联的首肯,在这场竞争中占据着很大的胜算,连章炳坤都是爱莫能助。

  沈其东很了解此时杜万鹰焦灼的心情,他主动提醒杜万鹰,可以想办法揪出吴力伟的黑历史。就像上次沈其南那小子的鬼点子,他们也可以效仿。杜万鹰赞同,把这件事安排给了廖刚毅去办。

  很快,事情就有了着落。廖刚毅根据沈其东的提示:最好找一个年龄大一点,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一个行业里有点资格的人出来做人证,指证吴力伟有污点,这样就能够博取人们的同情和同理心。

  “大哥,你看,这个罗明祥怎么样,他说的没有错,我查过了,他几年前的确进过一批俄国的洋油,准备捐给教会孤儿院,但是被吴力伟扣押了,后来他考虑到是捐赠之物,数量不多,便没有去赎货。结果在黑市上发现了那堆货。这就是货的照片,再加上人证罗明祥,那吴力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廖刚毅把罗明祥提供的洋油照片仔细地摊开来给杜万鹰看。罗明祥也悲愤地说:“我一定要控诉吴力伟监守自盗,怎么样害得我一把年纪家破人亡。”

  杜万鹰得意地笑:“很好,那么我们会安排你到一个最好的场合去控告吴力伟。你愿意吗?”

  罗明祥点了点头,千恩万谢地走出去。在走出海关大门之后,他却悄悄地吐了一口唾沫。

  竞选大会在各路人马的期待中,如期举行。在工部局的董事会议上,九名董事都来了,除了一位是日本人以外,其余的皆是美国人和英国人。总董要求两位最有力的海关中层管理人员上台进行自己的演讲。

  杜万鹰和吴力伟侃侃而谈,均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就在总董要求每一位董事进行公正地投票时,杜万鹰忽然要求暂停这个议程。

  “等等,请大家等一等,我想请大家来见一个人。”

  吴力伟和所有人都惊愕住,不明白这个时候杜万鹰要搞什么鬼?

  杜万鹰双手击掌:“这位老人家一定要我帮他这个忙,他请求我,说要来这里揭发一个无耻地小人。有请!”

  罗明祥缓缓走上台,杜万鹰得意的笑容再次深深刺伤了他的心,他想起自己的儿子如何惨死,自己的老婆如今因为打击一病不起,却又无钱医治……

  “感谢各位董事们能让我这个老家伙上来讲话,我到这里来,是为了控诉一个无耻的人渣,他作为海关官员协助他人走私,瞒骗海关偷漏关税,中饱私囊,而且还无故扣押他人货物,敲诈勒索,无所不用其极,这些都是他犯罪的证据!”

  总办接过证据,亲自呈递给了总董,翻译耳语,杜万鹰愈发的得意。

  罗明祥颤抖地手忽地指向了杜万鹰:“而这个人他就是——杜万鹰!你快还我的儿子命来,我儿子就是那被你逼的跳江的罗世兴!”

  杜万鹰顿时惊呆,在场所有人无不震惊,杜万鹰此次的栽跟头令吴力伟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媒体一阵哗然,全城都在笑话杜万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愚蠢行为。很快,政府也采取了行动,杜万鹰被停职查办,由一颗即将要崛起的新星掉入了泥潭,仿佛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希望。那些曾经受他欺压迫害的人们得到消息欢呼着,真是大快人心。

  就连傅建成都忍不住看着报纸偷乐:“好你个杜万鹰,你也有今天!”

  沈其东搀扶着罗明祥,低声道“老人家,辛苦了!我都帮你安排好了,你快好好藏起来!千万不要被任何人找到你。”

  如今已是工部局地产委员会委员的吴力伟在墨玉的吹捧下,瞧着照片上英武不凡的自己得意。他想起那日厉东来找他谈判的事情:“嗬,连亲信都要设计背叛,你内忧外患,如何不倒台?哈哈,这个厉东真摆了他一道,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