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5章 第 15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傅函君躲着沈其南,她之前怎么没发现这沈其南那么啰嗦呢?牛叔提醒傅函君好几次,傅函君都假装自己没有听到。

  “小姐,你该锻炼身体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是个四肢极其不协调的人,竟然说要去练武功?她不要,绝对不要!沈其南却叮嘱傅函君:“女孩子必须要有防身的技能!让你锻炼,是为你好。”

  德贵看不下去小姐如此惨遭沈其南的“折磨”:“其南,你就不要这样欺负小姐啦!老爷说要给小姐请保镖了。”

  沈其南默不作声。德贵再次劝道:“你肯定喜欢上小姐了,我就说吧,从小到大,你一直变着法儿哄小姐开心,饿了送饭,渴了送水,小姐要是有气就往你身上撒,你瞧你当时那无怨无悔的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如果你真是为了一份薪水,我看不至于,而是想着如何和小姐双宿双飞吧?”

  沈其南像是被人踩中了尾巴,他还真没对德贵说过一句重话,此刻,从他嘴里实实在在蹦出了一个字:“滚!”

  德贵也不生气,只是无奈地看着沈其南:“我滚就滚,不过,你还是不要再去喜欢小姐了。小姐是凤凰,咱们只是泥土,有着云泥之别……”

  沈其南的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德贵借机迅速跑开,他是真怕把沈其南彻底惹恼了,那就没有好果子吃了。不过,他也是发自真心的相劝,希望沈其南,这位好兄弟,能够冷静冷静。

  章梅给义父章炳坤磨着墨,这些年,要不是义父对她的大力栽培,将她从当初那样俗气的女人蜕变成今天的模样,可能……章梅轻轻叹息,她还是思念着自己的女儿。那年的大火,不仅重造了她一生,还又一次破灭了她和女儿的重聚。

  章炳坤把毛笔放好,章梅认真读道:“景星凤凰,一见为宠。”

  章炳坤笑道:“不错,我啊,近来觉得一个小丫头挺不错,还是个女建筑设计师,我章炳坤活在世上这么多年,见了那么多世面,还就是没见过这样一个女建筑设计师,也没见过这样有才华的女建筑设计师。这回啊,开了眼界咯!”

  “哦……”章梅愣了愣。

  章炳坤却意有所指:“小梅啊,当初救你,是因为你像极了我早逝的女儿小樱,如今,你已经不像了,反倒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像极了小樱,例如这个丫头。”

  章梅为义父感到高兴:“我明白义父字面的意思了。”

  沈其南发现了厉东的行踪,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然而沈其东是军队里历练过的优秀军人,他总察觉到了被人追踪,于是故意躲在了墙角,以一招瓮中捉鳖,擒住了沈其南,并把他打昏。小川看见沈其东拿出匕首想要结果了沈其南的命,他赶紧出手制止:“厉东,他也是叫沈其南,和你弟弟同名。”

  沈其东的手一抖,他紧张道:“快把他给我弄醒。我要问问!”

  沈其南却在松绑的时候睁开了眼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再次和沈其东打斗一团,好汉不吃眼前亏,沈其南知道自己打不过沈其东和小川两个人,于是寻了个机会逃脱。满身是伤的他,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不敢出门。

  傅函君却因为在院子里瞥见了沈其南的身影,紧追到沈其南房间门口,嚷嚷着要沈其南陪她在万圣节那天逛街。沈其南忍痛答应,他拿自己没有办法,难道英雄真的难过美人关?或许,最好的方式,就是守候在她身边。

  万圣节的街头十分的热闹。各种女巫、僵尸蜘蛛面具的人们扎堆嬉闹着。商业街上的路灯上也都换上了一盏盏南瓜灯。玩得最开心的是外国人,也有一些中国学生们混在中间又唱又闹,庆贺万圣节。有人高喊着:“南瓜头,南瓜头……”

  沈其南误以为是叫自己,下意识寻找了半天。身边的傅函君看得挺开心,指着一盏南瓜灯笑道:“这盏灯挺有意思的。”

  沈其南虽然看着新奇,但对这鬼怪横行的场景有点抵触。同样是鬼节,中国的中元节是为了纪念祖宗,给那些逝去的人烧纸,而外国的万圣节,鬼怪却是用来玩耍取乐的。也许,是因为听到“南瓜头”的叫声,沈其南走了神,忽然发现身边的傅函君不见了。他焦急万分,却遇到了沈其东。

  沈其东早就跟在了沈其南的身后,他怀疑沈其南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沈其南惦记着傅函君,不想过多和沈其东纠缠。

  沈其东打量着沈其南:“告诉我,你是不是宁波人,你家中还有哪些人?”

  沈其南警惕道:“你管得着吗?再说了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要拿我这样?”

  傅函君忽然又从沈其南身后,举着大大的南瓜灯出现,开心的她,还没有意识到沈其东在这里。沈其东见着傅函君在场,顿时变成了复杂的神色。沈其南立刻护住了傅函君,随时做好了打斗的准备。

  小川害怕沈其东在街上打架,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拉着沈其东往前走,既然是孤儿,那就不是他们要找的沈其南。

  因为章炳坤的首肯,永晟营造厂终于拿下了会馆的营造权。沈其南盯在傅函君,催促她快去登门答谢。傅函君真的很烦这些人情往来的事情,她感觉要自己谈谈如何设计,谈谈建筑上的理念,她肯定能说的一套一套的。但是,要是让她去处理这些……她头大的很。无奈,沈其南的眼神已经快变成了命令式。

  傅函君只好和父亲知会了一声,出门的时候,果然多了两个壮实的保镖,她四处寻找熟悉的身影,却再也没看到沈其南,嘟起嘴恨恨道:“我说怎么不逼我练武功呢,现在找了两个保镖给我,你当然轻松了!”

  到了章家,章炳坤热情迎接了这个小丫头。却发现傅函君和那日变化挺多,显得拘束多了。他是阅历无数的老江湖了,一下子就明白傅函君的拘束在哪里。

  “丫头啊,难为你来做这些人情往来的俗事啦!上次见你还是神采飞扬,今天却像是如坐针毡般。”

  傅函君不好意思地笑,心里却骂遍了沈其南。沈其南那里一连打了好几次喷嚏。

  这时,章梅恰好从里屋走出来,一眼看到了傅函君,或许是母女连心,她感到这女孩子很眼熟,很亲切,仿佛在哪里见过。那样的眉眼,那样的鼻尖,那样的笑颜,和镜中的自己有很高的相似度。她不禁看痴了,函君要是长大了,也应该是这样漂亮的姑娘吧……一晃都多少年了,函君,不知道你生活的还好吗?

  傅函君心想,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那我人也来了,目的也达到了,那就赶紧撤了。于是,起身,告辞。

  章炳坤噗嗤笑了,宠溺道:“好好好,回去吧!”

  傅函君欣喜地再次拜谢,于是快步走了出去。出了章家大门,看到眼前熙攘的街道都觉得非常舒服。傅函君暗自嘲笑自己,真是个笨嘴拙舌的傻姑娘。

  章梅躲在那里发呆的样子,早被章炳坤看见,他轻轻咳嗽了几声:“小梅,你还要在那里看多久啊?”

  章梅这才把思绪理出来,带着几分疑惑问道:“这应该是就是义父夸赞是景星凤凰的女子吧?”

  章炳坤点点头:“挺漂亮的吧?她不仅有漂亮的外表,还拥有令人惊艳的才华。我称她为景星凤凰,并不为过。”

  章梅应道:“确实是一见为宠。那……她叫什么名字?”

  “傅函君。”

  傅函君?!章梅感到天旋地转,眼泪瞬间流满了脸庞,滴到了地上。她不敢相信,命运对她如此厚爱,在她有生之年,竟然能够再次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儿。

  章炳坤感受到章梅的异常,忽地了悟:“哦,那就是你的女儿吧?”

  章梅点点头。

  章炳坤高兴道:“那你们可以母女重逢了,这是人间的大喜事啊!快别哭了,小梅。”

  “不,她生活的那么好,又是这么的优秀,说明她根本不需要我,我何必出现去打扰她现在的生活。”

  杜万鹰春风满面,他的好时候又到了。这些年,借助傅家的财力和自己的活络,他成功顶掉了吴力伟的位置,如今,他把目光又放在了地产委员会上。傅建成在杜万鹰的威逼利诱下迫不得已,再次提供给他一大笔“活动经费”,他已经疏通了工部局的三位董事,现在又联系到了贝尔先生,只要把贝尔先生拉拢好,那就会拥有很大的胜算。在金钱的强力助推下,贝尔先生也答应了推荐杜万鹰。

  杜万鹰哼着曲调,步态悠闲地从上海斜桥总会的台阶上走下来。却被迎面扑来的汉子撞倒,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死死抓住杜万鹰不放,那一身的恨意,仿佛是来索命的罗刹。随后赶来的廖刚毅拔出手枪,准备伺机扣动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沈其东一脚踢飞了那个男人。

  “罗世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