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1章 第 11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手下人忽然发现一个米袋子的米漏光了,大叫不好。

  沈其东正站在筱鹤鸣的身后,趁众人不备,速度极快地劫持了筱鹤鸣。筱鹤鸣呵呵冷笑:“厉东,我是救你一命的恩人,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沈其东道:“你可以说我是恩将仇报,但我今天并没有做错。”

  “好一个没做错!我筱鹤鸣是大善人,那我今天就在做一件善事,把你这小子送上西天!”

  沈其东嘲讽道:“到底谁死还说不定,你做尽伤天害理的事情,想杀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阿天在筱鹤鸣的眼神示意下,举起手枪,瞄准了沈其东,刚准备扣动扳机,一声枪响,阿天倒地。

  杜万鹰带着巡捕从码头的另一边奔过来。徐大林担心沈其东的安全,只见筱鹤鸣做最后的抵抗,猛咬住沈其东的胳膊,沈其东一时没留神,被筱鹤鸣挣脱,他连滚带爬,跑到了货箱后面。

  徐大林察看沈其东的伤势,却从余光中看见筱鹤鸣从怀里掏出了手枪。

  他用力推开了沈其东:“快躲开!”

  最终,徐大林的胸口中枪,倒地之后,激烈颤抖,再也起不起。廖刚毅从筱鹤鸣的身后抓住了他,其余人等也被巡捕们制服。沈其东抱着徐大林,急着要去医院。徐大林摇摇头,把自己唯一的弟弟小川托付给了沈其东,要沈其东代为照顾,沈其东含泪答应。徐大林满足地断了气。

  沈其南很不高兴自己的窝棚被傅建成占领,这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大老板竟然要占用自己的干草床?

  “要住可以,拿钱来!”

  傅建成好笑:“你这狗窝一样的地方还要钱?”

  “怎么,狗窝一样的地方,你这个大老板不是还要住吗?一天一个铜元,没的商量。”

  傅建成怼道:“之前你还弄坏了我的皮鞋呢。”

  沈其南环抱着胸,一副大人模样:“一码归一码,我还给你们免费擦一年的鞋子呢!”

  傅建成重新躺下:“哼,虎落平阳被犬欺!一个铜元就一个铜元,不过我现在可没钱,记账!你要再帮我跑个腿。”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躲过这四天,不能让田石秋他们抓到自己,必须等到检测结果出来。

  田石秋派出的人汇报,没有发现傅建成的踪迹,傅建成消失了!什么,消失了?田石秋怒了:“那就给我去砸,砸了永晟的牌子!不是没有老板了吗,正好,就彻底让他们厂子消失!”

  一帮人呼呼哈哈跑到了永晟营造厂闹事,傅函君气愤极了,她阻止着那帮混混们,小丫头跳上跳下,丝毫没有流露出害怕之意。她当然要护住永晟,虽然不知道父亲躲到了哪里,可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傅家的产业,都是父亲的心血,岂能容忍别人随便来践踏!

  那帮混混领头的叫阿生,他瞧着永晟营造厂的人竟然都当了缩头乌龟,只有一个丫头片子试图抵挡,不由得嚣张起来:“来人啊,把那永晟牌子给我摘了!这里的人都跑光了,不出十天准完蛋。”

  傅函君死死护住牌匾:“不要动,不准动!”

  阿生调笑道:“不动不动,我们不动,你来啊!”

  傅函君狠狠踹了一脚阿生的裤裆,疼得阿生鬼哭狼嚎:“快给我把这丫头抓起来!”

  就在这危机时刻,沈其南赶来,奋力推开众人,撒了一圈的煤灰,那些混混们立刻被石灰烧疼了眼睛,只顾捂着眼睛喊疼,沈其南拉着傅函君往外狂奔起来。

  等到终于甩开阿生那帮人,傅函君赶紧放开沈其南的手:“这下你该高兴了吧!”

  沈其南完全不知道女孩子的脑回路:“我为什么要高兴?谁有空笑话你,有这时间我擦几双鞋多好啊!刚刚那帮人有没有怎么样你?”

  “他们能怎么样我!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不然那个时间,你怎么会正好出现在营造厂门口?”傅函君气呼呼道。

  沈其南无奈:“有个人叫我带你过去。”

  两个孩子边走边说,不多时就到了沈其南的窝棚。傅函君奇怪,她早就知道这里是沈其南的容身之所,而且偷偷跑过来看过好几次,看着沈其南在这里空闲的时候和一帮男孩子们瞎胡闹,怒其不争气。没想到,今天,沈其南竟然主动带她来到了窝棚。

  傅建成轻声叫道:“函君!”

  傅函君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道:“爸爸!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傅建成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函君,并让函君放心,要函君回家,准备明天上学,以后不要再去营造厂。函君却心疼父亲沦落至此的境地,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学习建筑,以后在事业上可以帮助父亲。

  杜万鹰很满意沈其东在这次抓捕筱鹤鸣行动中的表现,心里觉得沈其东这少年有狼性,又有自己的原则,是棵好苗子。在得知沈其东无家可归,提出要带沈其东回自己家,虽然他说的很隐晦,但沈其东听懂了,这杜万鹰竟然想要收养他。

  沈其东暗暗攥紧了自己的双手,他几次想要掏出匕首和杜万鹰拼命,然而理智都告诉他,时机不对。如果能够长期待在杜万鹰的身边,何愁找不到时间手刃仇人呢?再说,现在就算杀了杜万鹰又怎样?父亲是走私犯的罪名如何洗清?

  沈其东环顾四周,这是杜万鹰儿子杜少乾的房间。听说这上海的房子还是一个商人资助的,可能那个商人的也不是什么大商人,提供的房子并不是很豪华。所以,沈其东被安排和杜少乾一起住。杜少乾比沈其东小两岁,他对这个被父亲突然领回来的陌生哥哥有抵触,可碍于父亲的权威,他不敢发作。只好安静地看着沈其东自顾自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把床铺铺好,然后悠闲惬意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喂,那是我的床!”

  沈其东故意欺负他:“知道。睡的就是你的床,你以后睡那张小木床吧!”

  曹俊没想到沈其南的窝棚里居然藏着个营造厂的大老板。正巧听说田石秋在花重金寻找傅建成,于是他屁颠颠跑去领奖,带着田石秋来到窝棚里。傅建成正看着沈其南自学写的那些字,没料到田石秋这么快找到自己。

  田石秋得意地把傅建成押到了工部局,逼着傅建成让出公路修建权,他认为傅建成已经没有能力起死回生了,何必还躲在垃圾堆里,就让他像夺走上海第一高楼那样,继续拿走田川公路的修建权。

  沈其南发现傅建成被田石秋带走,他赶紧跑到永晟营造厂,找到管家房效良报信。房效良要沈其南快去找英国人布朗要报告,这是他们永晟最后一丝希望。

  傅函君和房效良又快马加鞭来到了工部局,尽量去拖延时间。

  田石秋正在讥讽傅建成异想天开,工部局的董事也快要招架不住田石秋的威逼。确实是这傅建成理亏啊,谁让他命不好,搞丢了那么多的沙子,三天的时间里又没解决这个问题呢!他们工部局也已经仁至义尽了。

  “老傅啊,你就同意了吧,签字吧!”

  傅建成听到工部局的部长这样说,又迟迟等不来沈其南……傅函君紧张地说道:“爸爸,你真的要签吗?”

  傅建成无奈,他提笔写“傅建”……

  门外忽然传来沈其南的叫声:“慢!报告出来,煤渣完全可以代替沙子!”

  紧接着,布朗也出现在了沈其南的身后。

  工部局示意布朗继续说下去,布朗就着检测结果,告知众人,煤渣是完全可以使用的。田石秋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发生的,竟然,这样都可以赢?

  经过这一系列事情,傅建成对沈其南更加喜爱,他总觉得这孩子和自己有缘,又见他和女儿函君关系不错。函君平时孤傲,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如果能把这个小男孩领回家,一方面可以培养他读书写字,一方面还可以让他多陪陪自己的女儿。也算是弥补心中深藏着那份愧疚,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顾月芹对于沈其南的到来当然十分不满,她自己的儿子傅承龙不争气,学习不用功,这下好了,老爷又领回一个外人,万一和傅函君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的儿子怎么办?

  傅函君却开心地在梦里笑起来。

  杜万鹰成功抓获了筱鹤鸣,立了大功,熊先生为他写了一封推荐信,他和廖刚毅终于成功入职了江海关。可他仅仅去了半天,板凳还没有坐热,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因为他的上级领导,竟然曾经在浙海关是自己的跟班小弟吴力伟!

  心中极度郁闷的杜万鹰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千辛万苦来到上海,调到江海关任职,竟然是要来看跟班小弟的脸色?对啊,他永远不能忘记吴力伟见到他的表情,冷漠疏离,高高在上。

  可恶!

  杜少乾小心地把考试卷递到了父亲的面前,99分?

  他虎着脸:“你是第一名吗?”

  杜少乾吓得哆嗦:“不,第二名……”

  杜万鹰立刻把杜少乾狠狠揍了一顿:“老子为了你,受尽欺辱把家搬到上海,就是为了你考第一名,而不是第二名!记住没有!”

  沈其东不忍,赶紧劝阻了杜万鹰,并回到房间里,为杜少乾上药,杜少乾深受感动,从心里接受了沈其东,沈其东却想到了童年时候给弟弟上药的场景,如今,兄弟二人天各一方,到底该去如何寻找呢?

  沈其南并不高兴,顾月芹百般刁难不说,明里暗里提醒他,他就是个下人。

  不过,这些在他看到杂物间内的小床上放着一套校服后,立刻烟消云散。沈其南兴奋地拿着那套新校服比划着,幻想着将来读书的情景。

  德贵敲了敲门,从外面探脑袋进来:“少爷,我是佣人吴妈的儿子,叫德贵,老爷让我以后给你陪读。以后我们可能是一个班的哦!”

  沈其南开心道:“太好了!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上学了!”

  只可惜,没高兴多久,沈其南就发现,最大的烦恼是顾月芹,傅家的女主人。她几次想要诬陷沈其南是小偷,心高气傲的沈其南哪里受得了被这样误会。他连饭都不想吃了,准备扬长而去,以后和傅家再无瓜葛。可傅建成却告诉他,如果这一点小误会自己都克服不了,那就永远去做个擦鞋匠吧!

  最终,沈其南决定不上学了,跟着老侯去工地上学建房子。傅建成觉得也好,有一技之长傍身,总不会将来挨饿,再说,永晟营造厂也需要好的帮手。

  沈其东也在杜万鹰的安排下送到了部队接受历练,暂时离开了上海。

  西瓜头沈其西自从那次走散后,被教会孤儿院收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