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10章 第 10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傅函君悄悄跟在沈其南的身后,看见沈其南满脸怒容,他找到营造厂后墙角处有一处废弃的煤渣堆。正在用力把煤渣踩碎,捡了个袋子,装进了很多的煤渣。

  他一转身,就看见了一身漂亮小洋装的傅函君站在身后,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傅函君也很尴尬,她下意识认为沈其南一定觉得自己在看笑话,她赶紧问:“你怎么在这里?你娘呢?”

  沈其南静静地说娘死了,在那场火灾里。傅函君想要安慰,却不知该怎么说,她对沈其南的娘亲记忆很深,那是位很温柔善良坚强的母亲,她曾一直很羡慕沈其南。听到这个消息后,傅函君突然拉住沈其南的手,塞给他三块银元,说是给他之前在慈溪的工钱补上,还说是连利息给的。沈其南不想被她用同情的目光再看着,一把拿钱走开。

  沈其南没有功夫去理会心里对傅函君生出的各种奇怪的感觉,他有更要紧地事情要做!曹俊正在和几个兄弟窝在一起谈论刚才被打的“怂货”狼狈模样,大家都觉得曹俊很了不起,以后就跟在曹俊后面混!曹俊骄傲的很,他的地盘只有他才是老大。可他还没得意够,后脑勺就被重物狠狠击中,一堆煤渣砸落在曹俊的身上,曹俊天旋地转,差点扑倒在地。

  “是谁不要命了?”曹俊呀呀叫着。

  沈其南吼道:“快把我的擦鞋箱子还回来!”

  曹俊一招手,所有人一起,没有几下就把沈其南再一次围殴了一顿。大家合力把浑身没劲的沈其南扔出了老远。

  就在大家围着曹俊,为曹俊舒筋活血的时候,又一袋煤渣子砸中了曹俊的后背。曹俊发现又是那个倒霉蛋沈其南。

  “大家给我上!”曹俊一声招呼,大家又都再一次和沈其南打斗一团。沈其南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狠心,他的脑海中一遍一遍回荡着母亲如何死在火海里,自己却就在门口没能救她,妹妹如何走丢,弟弟如何被领养的画面,这些,这些,都是因为他沈其南没有拼劲全力!

  “快把我的擦鞋箱还给我!”

  就这样,曹俊揍沈其南,沈其南反扑,来回折腾了七八次,曹俊等人打累了,也担心再打下去真要出人命,那沈其南浑身遍体鳞伤,却仍然倔强地要这擦鞋箱。曹俊不由得对沈其南刮目相看。

  沈其南的狠,沈其南的执拗,被手中的火把映照的狰狞脸庞,终于震慑住了曹俊等人。不仅赢回了大家对他的尊重,还获得了窝棚的居住权。

  曹俊走到沈其南的身边,给了沈其南轻轻一拳:“你小子够狠,竟然想出放火烧我们的窝棚。你快把火把放下来吧,我同意你住进窝棚了,别到时候把咱们大家的窝棚真给烧了!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沈其南!”

  “曹俊!”

  两个男孩子终于笑起来。躲在后面几次想要冲出去帮忙的傅函君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无法忽视自己对沈其南的关心,她真的很心疼沈其南的受伤。庆幸的是,这次不仅她知道了沈其南住的地方,还确定了沈其南现在的新身份,一枚小小擦鞋匠。

  沈其东被邀请到了杜万鹰的房间里,廖刚毅躲在门后面偷袭他。一招制敌,并抽出了沈其东身上的一把匕首。杜万鹰再不敢相信沈其东是筱公馆里的打杂人员。逼问沈其东到底是谁。沈其东告诉了杜万鹰,他有杀父仇人要解决,所以一直带着匕首。杜万鹰和廖刚毅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沈其东了解杜万鹰是个多疑的人,他告诉他,是为了找弟妹,才假意自己失忆,怀疑筱公馆里的后院是找到弟妹的唯一线索。同时,对拐卖儿童的筱鹤鸣深恶痛绝,想要处之以后快,否则那天就不会为杜万鹰等人开脱。

  于是几个人一拍即合,商量好了一条对付筱鹤鸣的计策。

  沈其东接受了新的任务,同意在筱公馆继续卧底,找出除了筱公馆之外的另一个秘密关押地点。

  沈其南虽然是在擦鞋小江湖里确定了自己的地位,可是曾经弄坏了傅家那些人的鞋子一直是他的心结,因此,只要有机会,他就跑进永晟营造厂里,给文科长他们擦鞋子。

  傅建成从门外进来,认出了沈其南,嗔道:“你还敢来?”

  沈其南嘿嘿傻笑:“我说过了,要给你们免费擦一年的事情,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小机灵!”傅建成对沈其南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好感。

  电话响起,房效良接到电话,脸色大变,他赶紧汇报给傅建成:“老板,不好了!储沙厂的沙子丢失了一半。”

  原来傅建成的储沙厂被田石秋派人动了手脚,故意偷走了盖在沙堆上的雨布,加上连日来的大雨几乎冲毁了所有修公路用的沙料。

  房效良也是束手无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哆哆嗦嗦问傅建成:“老板,老板……”

  傅建成动了大怒:“问我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拿防雨布!”

  老天爷啊,难道你要我傅建成死吗?

  田石秋确认完傅建成的储沙厂情况后,心情大好,他特意请了戏班子到家中,一边品着茶,一边跟着哼唱:“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宝如何……”可以说,这回傅建成的沙厂之手正是出自他的杰作。傅建成,你瞧好吧,还有好戏在后面呢!

  工部局勒令傅建成必须三天之内解决原料的问题,否则为了不影响工期,只有把公路修建权转给其他的营造厂。傅建成求爷爷告奶奶无门之后,失魂落魄回到了永晟营造厂。

  或许是因为傅建成是傅函君的父亲,沈其南自然而然记挂着永晟营造厂的事情。当时他在擦鞋,傅建成和房效良的对话,他也大致听明白,原来是建路用的沙子被大雨冲毁了。现在整个营造厂都在烦恼如何在短期内筹到沙子。可现在的时局动荡,哪里又有那么大量的沙子可以最快速度调度过来?

  小小沈其南忽然想到自己曾用煤渣帮别人垫过车。

  傅建成对沈其南的提议一开始并没有上心,他不知道这孩子在说什么。沈其南追着告诉他:“煤渣确实不能和混凝土,但是可以用来铺路呀,我以前就用煤渣给别人铺路过。这样省下来的沙子不就可以拿去和混凝土了吗?”

  傅建成思考了许久,时间不等人,他只好采取了沈其南的提议,决定现在去找专家来检测煤渣代替沙子的可行性。专家很快就被请过来了,布朗,英国人,做事情细致认真,所以他的检测结果在工部局那里是公认的。布朗也是头一次听说煤渣能够代替沙子铺路,同意永晟营造厂先用煤渣铺一公里的道路试试看,他再进行采样,回去检测。可是,布朗强调,检测结果必须要四天。

  四天?

  傅建成咬牙同意,他想好了,先躲一躲,就躲到沈其南现在住的窝棚里,用来拖延时间。

  沈其东悄悄地在运送走私儿童的手下们饭菜里下药,被大林发现。沈其东干脆劝说大林哥帮助自己,并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大林。大林虽然胆子小,可是心中的正义感,以及想到那些失去孩子的家庭,他们所承受的痛苦……最终还是同意加入沈其东的计划。那些吃了下药过的饭菜的手下们一个个病倒。阿天虽然疑惑,但是也并没有怀疑到沈其东和大林的身上,反倒责备了一通那些做菜的后厨们,认为他们做饭不仔细。于是大林和沈其东得以取而代之。负责这一趟去运送儿童。

  阿天临行前特别交代沈其东:“厉东,你要好好表现!到你立功报答筱先生的时候了。”

  沈其东赶紧应诺,跟着阿天到达了下一个藏孩子地点。

  他手脚勤快地在阿天面前干活,把那些小孩子重新捆一遍,又给他们喂了点吃的。大林看着这帮无辜孩子,拼命抢着要吃的,又联想到自己的弟弟小川,和他们一般大……于是更加坚定了要帮着沈其东扳倒筱鹤鸣的决心。

  沈其东在大林耳边道:“你快去通知廖刚毅他们。”

  徐大林心领神会,他假装肚子痛,躲到了仓库后面,实则是赶紧拦了一辆过路车,回到了筱公馆。

  令沈其东惊讶的是,就在大家按部就班忙碌的时候,筱鹤鸣忽然出现了,阿天转而下达了新的命令,原来接孩子的那艘船提早到港了,要他们赶紧把“货”送过去。

  筱鹤鸣对于沈其东积极主动来帮忙的样子感到很满意:“知道知恩图报就是个好孩子啊!好好干吧,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沈其东应道:“谢谢筱先生的栽培!”

  运送小孩的车设计的很巧妙,里面装完孩子后,外面拉上隔板,再放进大米,认真看,也不会觉得和普通运送大米的车有何不一样。

  沈其东心急如焚,他扛着大米,看到地上的碎米粒,忽然有了办法。

  徐大林奔跑回筱公馆,找到了杜万鹰,杜万鹰等人早就做好了准备。然而等他们赶到仓库地点,半个人影都没有找见。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大林忽然发现地上有一道清晰的米痕。

  “大家快来看,这肯定是厉东留给我们的线索!”

  已经顾不上夸赞沈其东的聪明,众人又赶紧跟着沈其东留下的线索,奔到了码头上。

  筱鹤鸣每次都是自己交易,他对任何人都不放心。这回洋人提前要货,幸好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码头上,他正和洋人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