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9章 第 9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沈其东呆呆地坐着,旁人不知道他的心思,只当是这孩子受了不小的刺激。本来就是在草丛里因为重伤昏迷,被人捡回来救治,这回又在雨夜的天文台上晕倒。幸好被人找了回来,没变成傻子就算他命大。

  他被安排到了筱鹤鸣的身边,有人告诉他,待会要他指认家贼。

  家贼?沈其东突然恢复了些精神,眼睛里又有了光芒。

  杜万鹰和廖刚毅两个人被五花大绑提溜到了大堂上,阿天一声令喝:“跪下!”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阿天随之而来的脚踢,踢中了关节处,扑通一声被迫跪下。杜万鹰和廖刚毅都认出了沈其东,两人一阵心虚,那短短的几秒钟里,各自心怀鬼胎,沈其东则想起来了父亲的惨死,和自己惨遭廖刚毅痛揍的事情。

  杜万鹰准备先声夺人:“筱先生,其实……”

  沈其东打岔道:“不是他们。”

  筱鹤鸣惊讶万分,他还以为今天就是处置两个不怀好意的内鬼日子呢,他已经做好准备了,没想到厉东竟然说不是他们!

  “厉东,你不要怕,有什么说什么就好,不要有心理负担。”

  沈其东摇摇头,平静地说:“是的,筱先生,那日打我的人,不是他们。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人形迹可疑,我还以为是府中新人,直到看见他想拿走筱先生桌子上的玉石镇纸,才知道是进贼了,我大叫捉贼,本想和他交手,但没想到此人身手了得,后来我被打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杜万鹰和廖刚毅以为自己在做梦,这是真的吗?这个半大的孩子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他们呢?

  反倒是筱鹤鸣尴尬地笑了笑:“原来是一场误会!来来来,万鹰,刚毅,是为师不好啊,让你们受苦了。”

  杜万鹰发现警报解除,他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先生重了,只要先生能够明白我们兄弟二人的忠心,那我们受再大的苦也是值得的。”

  沈其东默默地跟着阿天走出了大堂,他的神色平淡,仿佛又回到了呆呆的状态。

  廖刚毅确定他和杜老大的身后没人跟梢后,才敢躲在自己房间里松口气。他俩确实是快吓死了,甚至都做好了以死相搏的准备。却没想到被厉东救了,两个人决定找机会把厉东捉来问清楚。

  “刚毅,这人到底是谁?你打听清楚没有?”

  “听说是筱鹤鸣从外面救回来的,脑子受了伤,除了自己名字知道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咱们奉熊先生之命查找筱鹤鸣拐卖幼童的证据,现在打草惊蛇,以后下手肯定困难,如果能得到厉东的帮助,或许还有还转的余地。”

  沈其东当然不想放过他们两个,可是他没办法背弃父亲的教导,无法做个缩头乌龟,也不能因为自己是老百姓,就没有正义心。要不是从天文台处被人抬回来,陷入昏迷中,他也不会听到阿天说出密室里为何抓了那么多孩子的缘故。原来,筱公馆真的在做一件罪大恶极,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抓住女孩,直接卖到窑子里;抓住男孩,攒到二十多个以后,就用船贩卖到海外去做猪仔!阿天和徐大林之间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真真切切落入了他的耳中。

  他已经有了主意,利用杜万鹰和廖刚毅,先拔掉筱公馆这颗毒牙,父亲如果活着,一定也会支持他。

  沈其南属于说干就干的那种性格,他从垃圾堆里翻找出一个可用的木盒子,仔细刷洗干净,又置办了一些擦鞋工具,于是,上海滩上一名新的擦鞋小工出现了。

  他心情还不错,对即将开始的“事业”抱有很大的期望。是的,这一行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嘴皮灵活些,手脚麻利些,哪有挣不到钱的道理。

  玻璃上倒映出一个擦鞋小工俊秀的脸,他瞧了瞧,忽然拿出鞋油,给自己的脸上涂抹一番,顿时,一个勤快的小工形象倒映在永晟工厂外的玻璃上。

  沈其南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很快,他的身后停下了一辆车。傅建成从车里下来,他和房效良边走边交代:“让小姐和少爷过来吃饭。”

  房效良还没得及开口,老侯,临时被安排看守办公室的小包头从屋里跑出来,恭敬道:“老爷,老板娘打电话来说,她待会要带小姐和少爷来吃饭。”

  沈其南观察到这些人的鞋子上沾满了泥沙,他给自己打气:沈其南加油,这就是你新的开始!

  他探头探脑出现在了傅建成的办公室门口。傅建成正拿着一张报纸看,等着家人过来一起午餐,沈其南大声问道:“请问这里有需要擦鞋的吗?”

  傅建成的阅读被打断,也很惊异怎么会有外人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

  “老侯!”

  老侯赶紧从里屋走出来,他瞧见沈其南瘦弱的身子正弯着腰,心下有些不忍,但还是稍微提高了音量:“你这孩子,怎么进来的?快出去!”

  鬼机灵的沈其南分辨出那个看报纸的是这里的老板,他硬着头皮小跑进去,迅速放下盒子,拿出鞋油,嘴上也不闲着:“老板,我擦鞋不要钱!我免费给你们擦!”

  傅建成听着有趣,还有这样做生意的:“哦?”

  “是真的哦,这次如果老板看我擦得干净,以后还请你们多照顾下我的生意。”

  傅建成笑了笑,顺手脱下了鞋子:“你这小子还挺会做生意的,好好擦吧,擦不好,你就给我滚蛋。”他也确实烦恼自己每天跑工地,鞋子上总是沾着泥沙。

  沈其南欣喜极了:“好的!老板!”

  房效良和文科长都围了过来,也都跟着说道:“擦完了,也都替我们擦一下。”

  “哎哎!”

  沈其南乖巧地把鞋子拿到了永晟营造厂外面的台阶上擦着,小小的脸上满是汗和油污。他已经想好了,这单生意要是能够长期合作,那么以后的生活就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天不遂人愿,他的梦想生活很快就惨遭毒手。

  曹俊带着一帮孩子围着沈其南虎视眈眈。

  “这是我们的地盘。谁让你在这擦鞋的?”

  沈其南扬着头,很不服气:“这地方这么大,你擦你们的,我擦我的,我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曹俊比沈其南大了三四岁,他的个头也很高大,因此打架斗殴这一块,附近一带的孩子们很少有能扳倒他的,常年位居孩子王的位置。因此,他盯着这个敢挑战他的新人看了数秒,伸出手,拍了拍沈其南的头:“你知道什么是地盘吗?就是说,这一带只能我们在这里擦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我这里叫板?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

  沈其南不服,他一把打掉曹俊的手:“我也要活命啊!”

  曹俊发现这小子胆子真的不小,竟然敢打掉自己的手,活腻了吧,他冷笑一声:“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打!”

  不施压,这小子是把他曹俊当成病猫了,是吧?他要给这小子点厉害尝尝!

  小擦鞋匠们接到命令,赶紧一拥而上,很快就扯下了沈其南的箱子,把他那些已经擦干净的鞋子全部扔进了旁边的臭水沟里。

  沈其南大喊:“快把我的箱子还给我!”

  曹俊发觉这沈其南的胆子真是大的很,这种情况竟然还敢向自己要箱子,看来真是活腻了。他给了个眼神,那些擦鞋匠心领神会,一拥而上,抓住沈其南就拳加脚踢。

  直到打的沈其南彻底趴下,曹俊上前又踢了一脚:“记住,以后要是再敢在我的地盘上抢生意,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的了!”

  沈其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捡起散落一地的被踩坏的鞋子,用自己身上的衣服拼命擦着。但愿能够补救回来,可是,鞋子被踩的完全变形,他对曹俊这帮人的愤恨再度加深。但眼前,这件事情该怎么交待呢?

  刚从屋里吃完饭的傅函君和顾月芹又吵架,心情差到极点。她真是很讨厌这个惺惺作态的女人,要不是之前去慈溪没找到母亲,她才不会和她继续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唉,妈妈,你到底在哪里呢?”傅函君叹息,她决定出去走走。

  没想到,沈其南竟然灰头土脸地坐在外面的台阶上。

  “你怎么在这里?”

  沈其南也是愣怔住:“是你?”

  他突然想起那场慈溪的大火,想起了母亲被烧死……

  房效良和文科长看着沈其南手里的那堆破鞋子又好气又好笑:“这就是你免费擦的鞋子吗?”

  沈其南丧气:“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就完了吗?你要赔的。”

  文科长冷着脸凶他:“你知道这双鞋子有多贵吗?你怎么擦得鞋子呀?”

  傅函君站在门口,沈其南这才明白傅函君是小姐,他更觉尴尬,把头垂的更低。

  傅建成摆摆手:“赶紧把鞋子的钱赔过来,以后都不要出现在这里。”

  沈其南低声道:“我没钱。”

  傅建成本来就被女儿刚刚气得不轻,余怒未消的他,看着这脏兮兮的小男孩,更觉得心烦意乱,不由得加重了口气:“没钱?行啊,来人,去报警,让警察赶紧把他给我带走。”

  沈其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这是他刚刚擦着那些被踩坏的鞋子想到的:“不要抓我。我以后一年都在这里免费给你们擦鞋子,用来抵消你们的鞋子钱。”

  傅建成气道:“真是倒霉,怎么会遇到你这种人,赶紧走!看见你就烦!”

  傅函君看不下去,她本来就觉得父亲有点仗势欺人,猛地一跺脚:“我看你们才是可恶!他又不是故意把鞋子搞成这样!”

  沈其南难过地鞠了一躬,走了出去。

  傅建成瞧见女儿火性这么大,并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原本在慈溪就认识,他气道:“难道他把手里的工作搞砸,还要我笑脸相待吗?”

  傅函君怼道:“可你们就是在盛气凌人!哼,我出去了!”

  顾月芹听到动静,走了出来,正好看见傅函君气呼呼转身出门的身影:“咦,你真要走啊?”

  气头上的傅建成怒道:“让她走!”

  顾月芹偷乐,她最喜欢看老爷冲傅函君发火:“承龙,快来,给你爸倒杯茶,让你爸消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