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8章 第 8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杜万鹰和廖刚毅被阿天带人五花大绑,跪倒在了筱鹤鸣的面前。

  筱鹤鸣本就疑心这两个新入弟子,他信佛,也相信面相,初次瞧见这两个人面相,就觉得带着浓重的戾气,尤其那眼神,分明是两头养不熟的狼。

  “说,你们两个鬼鬼祟祟来我这里想干什么?”

  杜万鹰心虚:“先生明察,我俩真心投靠先生,并无二心啊!”

  “哼,你俩未入门,我筱公馆上上下下都很平静,怎么你们一来就遭贼了?”

  杜万鹰叫道:“和我们毫无关系!我一直在练功房啊!”

  筱鹤鸣怒道:“好,廖刚毅,你说说,厉东受伤的时候,你在哪里?”

  廖刚毅答不出来,筱鹤鸣冷笑。

  “我筱某人做事向来公道,你俩既然没有证人证明清白,那就等厉东醒了之后再做决断。来人,现在把这俩关起来。”

  话音刚落,阿天就在筱鹤鸣耳边道:“不好了,厉东不见了!”

  “什么?”

  等到他们赶过去时,床上哪还有厉东半点影子。一个受伤那么重的半大小子,能去哪?

  沈其东正在雨地里疯狂地跑着,雨水打在他的身上,刺激着他的伤口。可想要见到亲人的执念,使他并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

  娘啊,南瓜头,西瓜头啊,你们一定要在天文台上等我,一定!

  可怜沈其南和沈其西两个小孩子呆在天文台上等了一整天,都没有盼来哥哥。沈其西饿的没有力气,躲在二哥的怀里。弟弟沈其北更是哭闹不休,天公也不作美,忽然就下起了大雨。沈其南看了看不远处,有个面摊,于是便拉着妹妹过去,一方面可以让妹妹躲雨,一方面还可以填饱肚子。妹妹沈其西不肯吃。

  沈其南安抚道:“乖,妹妹,你先吃点东西,躲一下雨。哥哥如果到了天文台一定会等咱们的。你要是不放心,我现在就过去。”

  沈其西这才点点头:“二哥要快点来接我哦!”

  “嗯,你在这里吃,千万不要乱走。二哥等到大哥,就来带你。”

  沈其西点点头,她小心地爱护着脚上这双新鞋子,这还是为了来见大哥才穿的。沈其南惦记这天文台上,万一大哥来了见不到他们该会着急,于是又背起老幺,往天文台跑去。原本给老幺挡雨用的盖头不知道何时被风吹走了。小小的婴儿一下子暴露在雨水里,那些无情的雨滴哪管你是婴孩还是什么易碎品呢,命运,只管无情地蹂躏着。

  此时天文台上一个人都没有,沈其南悲从中来,他终于把自己抱住,想到这些天的遭遇,头一次放声哭出来。

  “爹,娘,你们知道吗?我好累,我好辛苦啊!今天,差点就保不住老幺了,连婶竟然偷偷找了一对夫妻来要收养老幺。老幺是我们的亲弟弟,我怎么能把他拱手让人?我是他的二哥啊,我要给他一个家啊……”

  “大哥,你在哪?你是不是真的死了?你现在和爹娘在一起吗?那边怎么样?是不是很温暖?大哥,大哥,你倒是出来啊!我求求你了,你倒是来啊……”

  沈其西孤单地吃着面,她哪还有什么胃口了。可是二哥省下来的面,她无论如何必须吃进去。忽然,她发现,不远处有个背影,那不是大哥吗?天哪,那是大哥啊!

  沈其西叫道:“大哥!我在这里啊!我是西瓜头啊!”可那个背影越走越远,分明是没有听到,沈其西顾不得吃了,她拼命跑起来,呼唤着大哥。那个身影上了电车,也许是下雨的缘故,车上的人好多,小小的沈其西被挤的东倒西歪,她竭尽全力,往大哥的方向靠着。然而,还是被挤下了电车。

  站台上,沈其西第一次发现自己迷路了。

  沈其南哭够了,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为什么弟弟沈其北那么安静呢?他反手哄拍着弟弟,一摸,竟然都是湿的。他赶紧把其北解开,抱进了怀里,那搭在襁褓上的雨布早已丢失,沈其北的脸色苍白,小嘴紧紧抿着,已经奄奄一息。

  沈其南慌忙抱起弟弟:“老幺,老幺!”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找医生!

  可是跑到面摊处才发现,面摊已经打烊了,哪里还有妹妹的影子?

  怀里的沈其北越来越烫,沈其南一咬牙,跑进一家中医诊所。

  急忙慌叫着:“医生,快来啊!救命!”

  老中医人还是挺和善的,他听到孩子的叫声,从里屋走了出来。可是,当他见到襁褓中湿漉漉的孩子时,却脸色大变,摇了摇头,好心地找了件干燥衣服,给沈其北裹上。

  “孩子啊,你赶紧去看西医吧,兴许有救!”

  沈其南结结巴巴道:“那,那会不会很贵啊?”

  老中医唉了一声:“很贵,但是跟一条生命比起来,钱又算的了什么呢?”

  沈其南想到了口袋里那张保存完好的股契,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沈其南的脑海中满是沈其西期待的眼神,她是那么期盼着第一高楼建好后,可以搬进去住,终于再也可以不用忍饥挨饿,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冷风冷雨里待着……但是,老幺的病……

  “老幺!你要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沈其南跑到了第一高楼那里。田石秋恰好在工地上,听说有一个小赤佬拿什么股契来换钱?他本想撵走,忽然改变了想法。竟然还有人没有把股契换掉?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傻。

  沈其南气喘吁吁地又跑到田石秋那里,递上了无比珍贵的股契:“老板,我想把这张股契退了,房子我不要了,我要拿钱救人!”

  田石秋接过了股契,忽然笑着撕成了两半:“你想来讹我钱?我要报警!来人啊,报警!”

  沈其南简直不敢相信:“你!你还我股契!还我家钱!那是我父亲花了两千块买来的!快给我!”

  田石秋捡起那被撕成两半的股契,狞笑着,再次撕得粉碎:“上海第一高楼现在是我们新丰营造厂的,你拿着永晟营造厂给你们的股契来向我要钱?你不是讹我是什么?我念你还是个孩子,你就赶紧走吧!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

  沈其南不顾一切地蹲在泥里捡起那些股契的碎片。

  一个建筑工地的老工人拽起了他,心寒道:“孩子啊,你家大人了啊?这田石秋定是看你是个孩子,才欺负你的!他心狠手辣,当初用尽手段,夺来了第一高楼,如今啊,又来欺负你。你纵使有十张股契,在他这里也换不来一文钱!”

  沈其南愤怒地瞧着田石秋远走的方向,心中暗暗发誓,他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医院的病房里,沈其北终于挂上了点滴。那对连婶找来的夫妇又重新回来,在连婶的哀求下,加之本就真心喜欢沈其北,想要收养这个孩子,便同意了给沈其北治疗。

  沈其南强忍泪水:“阿姨,让我再抱抱弟弟好吗?”

  这位妻子是个好人,她温和地笑:“抱抱吧!你也是不容易,自己还是个孩子,还把弟弟带了这么久。”

  连婶逮着机会早就想好好训斥沈其南一顿:“都让你不要带着弟弟妹妹乱跑,这下好了吧,妹妹丢了,弟弟被带出病了!你说说你,你这天天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可是不管沈其南有多么不舍,有多么痛恨自己,沈其北还是被那对夫妇带走了。小人儿的他,立刻就又后悔了,怎么能亲手放弃自己的弟弟?恐怕爹和娘都不会同意的吧?他赶紧跟在汽车后面跑起来……

  弟弟,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等着哥哥将来接你回来!

  他跑着跑着,直到被一块石头绊倒,再也追不上汽车。

  沈其南默默地走在街上,心里是空的,那里就像一个玻璃瓶,随时会碎裂。妹妹也不知道到底在哪,世上的人们是不是都在看他的笑话?是的,他好没用啊,妹妹看不好,弟弟送给了别人,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身边忽然响起了一阵歌声:“回忆儿时,家居嬉戏,光景宛如昨……”

  多么熟悉的歌声啊,他忽然想起了妹妹沈其西,他还没有找到西瓜头啊,无论如何,就算是为了妹妹,他也要坚强起来。他抹了抹自己满脸的泪痕,不能哭,以后都不准哭!

  他的前方,一个擦鞋摊正营业着,时不时就有人光顾,擦鞋的孩子和他一般大,手脚麻利地给人擦着皮鞋上的灰尘。他仔细观察了下,那擦鞋的工具也不是特别贵,无非是个小木箱子,两个小凳子,几张干净的破布而已!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两个铜元,有了新的主意。为何他不可以摆个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