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7章 第 7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田石秋气得把桌子上所有物件猛扫在地。那永晟营造厂不是没有机会了吗?竟然拿下了他势在必得的天川公路项目!好你个傅建成,到底使了个什么法子起死回生。哼,就先让你傅建成苟延残喘一阵,我一定会像夺走你的上海第一高楼那样,夺走你的天川公路。

  沈其东默默地收拾着行李。徐大林不能理解:“厉东,你为什么要今天走?”

  “我想去和筱先生辞行,感谢他收留我。”

  徐大林提醒他:“你现在不能去,筱先生正开设香堂准备收徒弟。”

  沈其东轻轻哦了一声,他对黑帮收徒弟不感兴趣。他决定去现场,等筱先生收回徒弟再说自己离开的事情。离六月初六越来越近了,他一定要见到娘和自己的弟弟妹妹。

  大厅里面,筱鹤鸣正经坐在太师椅的主位上,两侧依次坐着其他几个青帮的大佬。

  抱香师高声唱请祖师:“历代祖师下山来,红毡铺地步莲台,普度弟子帮中进,万朵莲花遍地开。”

  抱香师唱诗同时,杜万鹰和廖刚毅在祖师的牌位前焚香叩拜。

  沈其东踮起脚尖,隔着人群,忽然一眼看到了站在最末位的大成,心内大惊,下意识往后退去。

  沈其东想不明白,这大成怎么会站在这里,难道大成也是青帮的人?

  “大林哥,那个人也是筱公馆的人吗?怎么我在这里那么多天没见过他?”

  徐大林低声道:“那都是青帮的人,青帮收弟子都要人来引荐,所以,引荐人也必须要来参加。”

  沈其东还想再问些什么,徐大林做出噤声动作。

  筱鹤鸣并不知道沈其东在人群中,他一双锐利如鹰般的眼睛扫了台下的“新弟子”,冷声道:“你们既是自愿入帮,可要明白,本青帮不请不带,不来不怪,来者受戒,进帮容易出帮难,千金买不进,万金买不出。”

  杜万鹰和廖刚毅赶紧恭恭敬敬抱拳:“弟子谨遵师命!”

  沈其东听到二人的声音,再次大惊失色,竟然是他们!伤口处重新被血染红,流出鲜血来,徐大林发觉沈其东身体状况不妙,赶紧拉着愣怔住的沈其东离开了堂会。

  徐大林一边给沈其东换下伤口上染血的纱布,一边劝道:“我早说让你别走的,伤还没好,你看,被人一挤就又开始流血了,你不自己找罪受吗,别逞强了啊,等伤好透了再走吧!”

  沈其东却完全没把徐大林的话听进耳,此时此刻,他恨不能扑倒那两人,割其肉,挑其筋!可是,一想到六月初六已经接近了,他必须要见到家人,确认他们的安全。

  沈其南异常珍惜这份搬煤的工作,哪怕已经饿的不行,见着街边那些热气腾腾的吃食,拼命咽口水,他还是忍住了。摸出了口袋里那几个铜板,走到卖鞋的小摊上,认真比较,挑了一双红色的鞋子,嗯,这双鞋子一定很适合妹妹。沈其南心情因为那抹红色,明朗起来,自自语道:“西瓜头见到这双鞋子,肯定很开心!”

  这些天,他在外工作,沈其西就留在棚子里照顾弟弟。

  果然,沈其西见到沈其南手中的红鞋惊喜万分,她小心地把鞋子收好。不肯现在就穿,说是要等六月初六那天见到大哥的时候再穿。沈其南好心酸,可又想到大哥可能是活着的,于是便不再多说。

  他也不确定大哥是否就死了,假如大哥命大,从火车上跳下来根本没死呢?他心中慢慢升腾起希望,也许,大哥真的没死呢!大哥说过六月初六天文台见。

  拜完师父,离开香堂,杜万鹰便暗示廖刚毅,去把筱鹤鸣身边的得力助手阿天叫上。他摆了一桌盛宴,热情款待阿天。阿天拍着杜万鹰的肩膀,劝他不要和自己客气,这入了帮,以后都是自己的兄弟。沈其东悄默声息地站在阿天的身后,不时给他们倒酒。这个机会,还是央求徐大林让给自己的。徐大林只当自己的兄弟厉东想开了,准备跟着自己在筱公馆好好干,于是,欣然同意。

  阿天并没有发现今天的跟班不是徐大林而是厉东。他对厉东印象不是很深,当时的沈其东受伤后躺在草丛里,留给阿天的记忆,就是一个半死不活,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半大青年罢了。

  杜万鹰想把阿天灌醉,多打听些关于筱鹤鸣的信息,没想到自己却喝醉了。糊里糊涂地出了酒场,他独自趴在树底下呕吐,沈其东激动,这是刺杀他的最好机会!他一定要杀了这个该死的杀父凶手!

  可正当他扬手要刺之时,一束刺目的灯光突然照过来,惊慌失措中,沈其东瞥见一个孩子在那辆车的后玻璃处猛烈拍打,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不顾他的挣扎死命拖开。

  沈其东不敢相信,这里不是筱公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样的事情?

  正在发呆,徐大林忽然出现,开心地拍了拍沈其东的肩头:“我到处找你呢,怎么样,今天阿天有没有表扬你?你的表现还好吧?”

  沈其东知道徐大林是个好人,他顾左右而他:“大林哥,你看到刚过去的车了吗,那里为什么有个孩子?”

  徐大林心虚:“有个孩子咋啦,或许是哪家贵客的少爷千金吧?”

  沈其东不相信:“不对,绝对不是!”

  徐大林了解自己这个虽然结识时间不久,但脾气倔强的厉东,他害怕厉东再问下去,会遭到不测,难得严肃道:“厉东,你只是借住这里,哪些能问,那些不该你问的事情,你就不要再问!这是他们要的酒,你快送进去!好好表现啊!”

  等沈其东反过劲来,那杜万鹰摇摇晃晃已又走进了房间里。

  沈其东白白错过了刺杀杜万鹰的好机会,他把酒又塞回了徐大林的手中,冷冷道:“要送你送吧!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

  上海公共租界内的繁华,旗袍女郎的时髦,都令这两个小孩子晃了神。

  沈其西拉着二哥的手惊叹道:“这里比老家热闹多了!”

  沈其南强作大人模样:“当然,这里是公共租界,全上海最有钱的地方!”

  “那天文台就在这里吗?”

  “嗯,快走,一会儿,咱们就能见到大哥了!”

  沈其东背着弟弟,带着妹妹,终于找到了天文台。

  沈其东再次下定决心,必须找机会和筱先生告别,自从知道筱先生是青帮的人后,他就留了个心眼,不能轻易得罪他,否则青帮的势力那么大,自己也会无辜遭殃,因此,既然要离开还是要和筱先生说一下比较好。

  他把包袱又察看了下,一双特意给妹妹买的鞋子,醒目地出现在他的行李里。这是他为妹妹买的,他有个全天下最漂亮的妹妹。思念妹妹的心情,使他恨不能立刻把鞋子送给妹妹。于是,他把新鞋子塞进了自己怀里。

  他刚走出房门,就看到花园里,廖刚毅鬼鬼祟祟地在往后院去,本就怀疑这院里有鬼的沈其东,改变了去告别的想法。他打算跟上去看个究竟。

  顺着廖刚毅的目光看去,后院处停这一辆车,沈其东确定是那天晚上见到的汽车。接着,他就看到车里一个又一个孩子被捂着嘴拖了下来,进入房间后再也不见踪影。

  廖刚毅若有所思,他趁着阿天带着手下离开,赶紧潜进了屋子。这间屋子看起来是个普通的书房,然而一定是有暗室的,否则,怎么会安排在后院这个地方做成书房的模样?

  廖刚毅仔细查看这,很快就破解了机关,打开了暗室。里面蹲满了被绑起来捂住嘴的孩子们。廖刚毅得意地笑,这回,看你筱鹤鸣能不完蛋。

  沈其东趴在窗口,看的一清二楚,忽然,一只鞋从他怀中掉落,他忍不住“啊”了一声。

  机警的他,知道廖刚毅必然发现了他,于是他大声喊起来:“有贼,有贼!”

  还没走远的阿天等人,听到声响,赶紧回头。

  等到他们赶来时,还是晚了一步,廖刚毅和沈其东厮缠在一起,打斗成团。沈其东哪是廖刚毅的对手,最终体力不支,被廖刚毅揍昏过去。怀里的另一只鞋也落进了草丛里,鞋面上沾着沈其东头上的鲜血。

  沈其东昏迷前,呢喃着:“天文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