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会捉妖! 第6章 第 6 章

小说:我真的不会捉妖! 作者:月半口米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2: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上海,自清末开埠以来,短短几十年间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举世闻名的“东方巴黎”,出现了无数经典建筑,也涌现出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批优秀的建筑师和营造师,而围绕着这片黄金地带所展开的竞争,也比任何战争都更加无情,更加惨烈。

  随着一声汽笛响,载满各层人物的客船靠近了上海码头。人们依次走下来,等级森严的社会反映在了这样小小的一艘船上,沈其南牵着妹妹从底舱钻了出来,他的背上绑着的是自己的亲弟弟沈其北,一个还没有满月的婴儿。

  三个孩子终于平安踏上了上海,这片充满传奇的大地,此时的沈其南顾不上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宏伟的志向,他只想撑起一个兄长的肩膀,能够养活自己的弟弟妹妹,在上海有一个安稳的落脚地。他并不知道命运之轮,正以残酷的方式摧毁他的一切,让他迅速成长。

  “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这上海那么大,哪里才是我们的落脚处呢?”沈其西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繁华。她好羡慕那些在爹娘身边围绕着的孩子们,如果自己的爹娘也在这里多好啊。

  沈其南打听着天文台在哪里,顺着路人的指引,来到了公共租界处,被印度阿三拦了下来,索要过路费。沈其南哪有什么多余的钱给得起过路费呢,要是给了过路费,离六月初六还有很久呢,他和弟弟妹妹该怎么办?

  沈家三个孩子仰望着不远处的天文台,那里,现在是他们最大的期盼了。

  沈其东改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是厉东的他,被匕首刺中的伤口已经恢复差不多了。他每天都在日历本上画上勾,特意在六月初六那天圈了醒目的圆圈。徐大林瞧见他那么珍视日历本,笑他:“六月初六是你的生辰吗?你不是不记得了吗?”

  厉东笑了笑:“我脑海里隐约记得这个日子对我很重要,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事情,我是真不知道了。”

  “好啦!我们筱先生对你很照顾,他一直关心你的恢复情况呢!”

  厉东点点头:“筱先生是个好人,那他到底是什么人?”

  徐大林很诧异:“你竟然不知道吗?那你听说过青帮吗?筱先生是青帮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不过他和那些整日里喊打喊杀的帮派大哥们不同,他信佛,最是心善了,你也是幸运的,被我们筱先生救了。”

  “那真是很幸运了!对了,我现在很想报答筱先生,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厉东对这个古怪的筱先生产生了兴趣,竟然还有信佛的黑帮老大?这青帮是赫赫有名,颇有威势的帮派,没想到,误打误撞,自己竟然被青帮中的人收留救治。

  徐大林高兴道:“还真有一件事,筱先生吩咐了,如果你好了,就负责把院里的房间打扫一下。”

  厉东接到活,点点头,并不多就去了。

  他一遍一遍认真擦拭着书房里的所有物件,忽然,他被报纸上一张照片吸引,那照片上的杜万鹰举着“缉毒英雄”的锦旗笑的开怀,他强忍怒火,接着看下去,在特别报道处,记者写道“当场击毙走私犯沈贵平”。

  沈其东攥紧报纸,他的拳头上骨节分明突出,那里仿佛随时会爆发出伤人的力量。

  徐大林拍了拍厉东的肩膀:“厉东,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

  这一声厉东,让沈其东迅速调整好情绪,对,他现在是厉东。

  沈其南背着沈其北,满脸愁容,他这些天明显消瘦了很多,本来就不大的脸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空洞地吓人。沈其西叫了好几声二哥,才把那双眼睛里的神采唤了回来。

  “二哥,你有什么好办法了?”

  这几天,沈其南试了很多赚钱方法,比如捡烟头,把那些被人们吸了一大半的烟头捡起来,抽出烟丝,再重新加工进行售卖。可是刚卖了没两天,就被这一带的“老江湖”给打了顿。他有什么好办法呢,背上还有个饿的直哭的弟弟呢,该不能背着弟弟和他们拼死打一场吧?

  弟弟又饿的嗷嗷哭,沈其南心疼的要命,恨不能割自己的肉喂他吃。沈其南突然想到前两天,一位好心的大娘曾施舍过米粥给弟弟喝。今天的收入看来是没可能了,他只好带着弟弟妹妹重新找到了那位大娘。

  “大娘……”陈大娘是真的心善,瞧见这仨没父母的孩子又回来,就知道肯定是没吃的了,可怜她的家中也只剩些米粥可以接济。

  “来了啊,快把你弟弟给我,我喂点粥给他。”

  沈其南哎哎,麻溜地把弟弟抱到了陈大娘的怀里。

  陈大娘一边喂饭,一边心疼:“我这点粥啊,只够你弟弟吃了。你俩去看看别家还有没有吃的能匀点给你们。”

  沈其南感动地给陈大娘鞠躬:“谢谢你大娘!西瓜头,走,哥带你去找点吃的。”

  他刚出门,就见到运煤的一位中年男人,正在发愁。原来他那装满煤的车轮陷进了泥泞里,怎么也推不出来。沈其南发现旁边有一堆煤渣,聪明的他,立刻就有了办法,他把煤渣铺好垫在了车轮下面,再辅助以力量推车,果然,运煤车就顺利从泥泞里出来。

  男人很高兴:“谢谢你啊,小兄弟。”

  “不用谢!走,西瓜头!”

  男人在这一带居住,人们都叫他连叔。他心下感觉这孩子机敏可爱,以为是陈大娘的亲戚,不由得问了声:“这孩子是你家的什么亲戚啊?这么聪明!”

  陈大娘抱着沈其北,叹息道:“哪是我的什么人啊,这三个孩子无父无母,带着个刚出生的弟弟到处讨饭吃,我是见着可怜,这才留点粥给这个小的。”

  连叔起了恻隐之心,赶紧踩上车轮追了过去:“喂,孩子们,你们等一下啊!我带你们回家吃饭。”

  沈其南兴奋地拉着妹妹,跳上了连叔的拉煤车。到了连叔家里,连婶的脸明显难看,可还是阻挡不了沈其南的喜悦之情,他麻利地帮着连叔把煤卸完,才和妹妹一起坐在了餐桌上。

  连叔大方地从厨房里端出几块馒头和米粥。招呼着孩子们吃。

  他爱怜地看着孩子们狼吞虎咽,不禁关心道:“我瞧着你小子的力气还可以,恰好我们煤行还缺小工,我明天就介绍你过去。”

  沈其南不敢相信好运这样来临,他满含眼泪猛点头。

  刚想好好表达感谢之情,两个人忽然看到坐在连叔后面的连婶,那一脸阴冷的表情,顿时吓得一哆嗦,继续低头猛吃饭。

  连叔不想和自己的婆娘商量,又下了一个决定:“孩子们,你们以后也别在外流浪了,要是不嫌弃我这后院的棚子,如果没有地方,你们就住那里吧。”

  沈其南只顾着低头刨饭,内心的感动,让他顾不上再多说什么,以后就用行动来报答吧!

  他吃完后,抢着把碗筷都洗了,发现院子里还有一盆脏衣服,不顾连叔反对,又跑去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洗好。

  连婶却拿着他刚洗好的碗走过来,训斥道:“你这洗的什么,上面有米粒还没洗掉,你是瞎吗?”

  沈其南站起来,小心地接过碗,不停道歉,表示一定会再重新洗一遍。

  其实,连婶也不是大恶之人,她对沈家这三孩子也挺同情的。可是,她也要糊口啊,也要维持生计啊,这丈夫也是,总是乐心帮人,无端领了这三张嘴回来。她打量着沈其北,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一会功夫就直摇头,这么小,简直是拖累啊!两个大的本身就是小孩子,哪能养的好一个婴儿?于是她计从心来。

  昏黄的油灯下,沈其南兴奋地把破草席铺上,底下被他仔细垫了好多的干草。自己试了下,还挺软乎,虽不比曾在家中的舒适,可是比这些天在外漂泊,比那躲在墙角处强多了。至少这里遮风挡雨,还有一盏温暖的小油灯。

  沈其西也是很满足,能够这么快就拥有这样的住处,已经出乎她的意料。

  “二哥,你快睡吧,做了一整天的家务,累坏了吧!”

  沈其南宠溺地摸着妹妹的头:“不累!西瓜头,你也长大了。不过,你要记住,我们在上海是有家的,只要股契在手,只要上海第一高楼建起来,我们就能够拥有自己真正的家。”

  沈其西受到哥哥的鼓励,很开心。她点点头,对未来又重新有了期待。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在一起,一定要!沈其南坚定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