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第二十五章 致命演出(下)

小说: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作者:猫盗香 更新时间:2021-02-23 18:2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奈久里在爆炸的瞬间使用出影流秘术遁入了黑影之中。

  这一切都在烬上预料中,如果没有做足准备,他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特制的服装使他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剧烈的爆炸将旅馆炸的支离破碎,烬在其中展开双手环抱天空,看着爆炸后的余波形成一朵巨大的莲花。

  “这场景,百看不厌。”

  奈久里从阴影中显现出身影,弯腰右手捂住肋处,若不是自己即使逃出,恐怕不止这点伤。

  这魔法,绝对是影流没跑了。苏达拔出刀,神色紧张的盯着烬,他怕这疯子还有招没使出来。

  过了一会,烬缓缓放下双手,意犹未尽的看着天上。

  “作为演出被打乱的惩罚,我将赐予你终结。”烬迅速翻身,掏出手枪,一枪不偏不倚射到了藏在阴影中的奈久里。

  作为影流最具天赋之人,怎么会被这种弹丸伤到,奈久里在察觉到烬开枪的瞬间遁入了烬脚下的黑影。

  那是月光照耀之下,烬的影子。

  一把刀刃袭向烬的脖间。

  这种杀人为乐的疯子死了也好,苏达已经没法插手战斗。

  烬命悬一线之时,一道神秘的力量阻止了奈久里挥出的刀。

  “秘奥义-雷缚!”

  是凯南,他用雷电束缚住了即将得手的奈久里,还有此次的目标,烬。

  “凯南?”

  均衡果然也来了。

  “你无权伤其性命”

  不仅是凯南,慎也过来了,看了有的玩了。

  见情况不对,奈久里再次施展影流秘术逃离了。

  影流想杀掉烬,疾风剑派和均衡都想抓捕烬,所以都在统一战线上。

  但苏达清楚,如果只是抓捕烬,那么不出几日肯定又会“越狱”,还不如就地诛杀。

  “苏达!怎么样了,抓到了吗?”亚索早已醒来,看到爆炸的火光立马赶了过来。

  “不好说,人现在在均衡手中。”苏达收起刀刃径直走向慎,亚索紧跟。

  “均衡打算怎么处理这个疯子”苏达抬头看着慎。

  “也许会交给长老会,让他们收押”

  听到这句话,苏达气不打一处来,这疯子在艾欧尼亚的杀戮本就是这些高层长老一手策划的,现在把他交给这些人无异于放虎归山。

  “我明白你的想法”

  慎颇为无奈,上次烬的越狱令人匪夷所思,他调查了关于烬的所有线索,发现了烬与高层的关系。

  这人,不能杀。

  现在直接处置烬,就相当于和艾欧尼亚长老会宣战。

  杀了这个烬还会有第二个烬。

  动荡不安的政局,再加上帝国入侵,艾欧尼亚犹如风中残烛,他不想因为一个烬而葬送整个艾欧尼亚,在战争结束前,只能放任。

  “但是,这人,我不会交给那些人,你可以放心。”慎一眼看出了苏达所想。

  一旁的凯南的慎的示意下,加大了电力,将烬击昏了过去,随后上前将烬五花大绑。

  “下次,我会杀了他。”

  苏达现在心情非常糟糕,如果不从大局出发,只为一己私欲就将烬击杀,那么之后的结果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承担的。

  虽然烬被电晕了过去,但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相比武力的虐杀,烬擅长的是心计,早在到达艾欧尼亚之前,他就将自己的踪迹暴露出来,为的就是吸引这些教派人员,等他们知道真相,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时,烬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

  伤害平民是为了让这些武者愤怒,让他们杀了自己,可眼下看来他们是办不到了。

  等到这些教派对高层失去信心,放弃自己贯彻的信念时,烬就可以看到自己一手推波助澜获得的结果。

  艾欧尼亚分裂,宗派内斗,群龙无首,一副绝美的画卷就此诞生,而他要做的就是站在旁边静静观赏。

  “就这样抓走这个混蛋,不给他一点苦头尝尝吗?”

  亚索发话了,他死死的盯着被电晕的烬,右手握紧刀柄,他想把这个疯子杀了。

  “亚索!走。”

  压住亚索拔刀的手,苏达拉着亚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片废墟。

  苏达相信均衡,如果是他们绝对会遵守承诺,均衡代表着最绝对的理智,为了这片土地,他们一定会竭尽所能遵守自己的信条。

  表面上这场大战已经落下帷幕,但是真正的演出才刚刚开始。

  一路上,亚索一直没说话,这不像他,看来他多多少少被影响到了。

  天色渐亮,山头的鱼肚白照亮两人的脸庞。

  灰头土脸,衣服残破不堪。

  “我说,接下来又要赶一天的路了,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苏达看着沉默不语的亚索打算活跃一下气氛。

  “苏达,如果执行任务的是长老,他会杀了烬吗?”

  揉了揉肩膀,苏达开口说道“结果显而易见,如果能杀的话,我想他早就动手了。”

  苏达这样一说,亚索感觉自己心情好多了,师傅肯定也有他的理由,这次任务是一场试炼,自己不能丢脸。

  “别板着脸了,难得拉住你,说明你听劝了,买点干粮准备赶路吧。”苏达打趣道。

  “对了,你的刀。”

  亚索取出苏达丢在自己身旁的断刀,递给了苏达。

  将断刀插入刀鞘,苏达有些失落,他从不相信刀会有自己的意识,但在刀碎之前的那声悲鸣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抱歉了。”

  轻抚刀柄,苏达一脸伤心,这样的刀,世间难寻其二。

  “没事的,师傅认识很多铸剑大师,他们一定能修复好的。”亚索说着又掏出一个袋子。

  “喏,这是碎片,我已经尽力找了。”亚索咧嘴笑着,将袋子扔到苏达手中。

  “谢谢你亚索。”

  苏达有点感动,没想到这人关键时候挺管用。

  有了这些碎片,铸刀应该不成问题。

  “等下次绽春,我请你吃大餐。”

  “一言为定。”

  亚索心情好多了,他明白,一切使自己陷于被动无法出手的原因归根结底都是实力弱小。

  等到自己强大起来,一定要用手里的刀去匡扶正义,拯救平民。

  还没多想,苏达便打断了他的想象。

  “不去买干粮了。有顺风车!快来。”

  跑在前面的苏达遇到了来崴里进货的同乡,坐在车尾喊叫着还在发呆的亚索。

  “苏达你个浑球,等等我!”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