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第二十三章 致命演出(上)

小说: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作者:猫盗香 更新时间:2021-02-23 18:2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崴里的旅馆内。

  卡达-烬擦试着自己的“画笔”,那是一把拥有魔法威能的手枪,烬轻轻的抚摸着这把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枪。

  直到第四下时,他停了下来,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似乎很是愉悦。

  咚咚咚

  这所旅馆的服务员轻轻推开了们,烬早已收起枪支,悠闲的站在窗前。

  “这是您的午餐,先生”

  女仆看着烬的脸庞,佝偻着腰,长相有些许猥琐,不禁心生厌恶。

  作为艾欧尼亚人在经历过战争之后,她对这些外来人充满敌意,但是身为服务员她不得不将想法隐藏。

  烬一眼就看出了女人的想法,并没有生气。

  “人的外貌与他的所为无关,不是吗小姐?”说着拄着一个被布条包裹的“拐杖”缓缓走向餐桌。

  嗒嗒嗒嗒

  正好四步,铁拐也在木地板上发出一声声的响声。

  “放下,你可以走了。”

  女仆放下餐盘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阴森的气息让她不愿在这里多待一秒。

  直到走出房间,关门时发现烬饶有趣味的盯着他。

  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一般,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惧让女仆冷汗流下。

  但很快她便关上了们,逃离了这个客房。

  和以前一样,又是甜到发腻的肉汤。烬尝了一口便放下了勺子,转身来到窗前。

  “演员就位,场地开阔,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比划着双手,抚摸着空气,烬知道自己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

  崴里就是一张空白的画卷,而自己又要在这里举行一场盛大的演出了,他将会在这画卷上抹下浓重的一笔。

  自己在皮城的演出看来要推迟一下,但他的观众绝对不会因为演出的推迟而失望。

  “将颜料汇聚,然后便是万众倾倒。”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副血肉与嚎叫构成的绘画。

  呼......

  长舒一口气,烬压制住了自己躁动的心,完美的表演自然需要最佳的时间和最正确的观赏地点。

  烬关上窗户,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箱子,里面是为这次演出准备的礼服,以及面具。

  而苏达与亚索二人,早已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崴里镇,苏达深知这个狂热艺术家的危险性,预早准备对谁都好。

  “我说苏达,有必要这么早赶过来吗?演出晚上才正式开始。”亚索此时双腿发软,脸色不怎么好。

  两人赶了一夜的路,途中搭车加步行才在中午勉强到达。

  “我知道,先去旅馆饱餐一顿,之后到剧组那里看看。”苏达也不怎么好受,肚子还有点饿。

  “好。”

  终于能休息了,苏达与亚索二人赶到旅馆,即使是现在,前往艾欧尼亚观赏美景和风土人情的赏客也不在少数。

  两人找了个较为隐蔽的角落,点了一堆东西,饿鬼投胎一样囫囵吞了起来。

  因为给出的情报指示这个杀手带着面具,平时什么样根本没有任何资料,说不定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路人便是这个疯子。

  两人不到一会消灭完了整桌的饭菜。

  “苏达,你说师傅为什么只派我们两个呢?”亚索剔着牙,漫不经心的说道。

  “长老外出会引起注意,不太方便,咱俩在弟子中也算是最强的了,再说了这件事情牵扯的东西太多,长老们不太好出手。”苏达给亚索解释着。

  他很清楚烬这个疯子的由来,逃狱也只是艾欧尼亚的高层一手策划的,哪怕是战乱,艾欧尼亚的监狱也不可能让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逃出。

  自此烬还被这些高层冠上了合法杀手的名头,给予了一整套带有魔法的装备。只是为了让烬消灭艾欧尼亚本土不可控制的宗派力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均衡教派和疾风剑派等艾欧尼亚的力量,在上次诺克萨斯入侵战争中上实力太过显眼,让高层心悸,既然掌控不住,那么就削弱。

  艾欧尼亚当下的处境非常复杂,一方面是敌国的入侵,另一方面是高层的内斗,形势不容乐观。

  从两人的穿着不难看出这次行动的隐秘性,苏达穿着本土瓦斯塔亚人的粗布麻衣,亚索则换上了寻常人的衣物,就连平时不离身的刀也被厚麻布包裹起来背在身后。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烬逃跑。

  两人殊不知他们要找的这个杀手此时正在楼上的客房里休息。

  吃饱喝足,稍整休息。

  苏达与亚索前往镇子中心,剧组晚上就在这里演出,不少人已经买到了门票返回。

  健硕的芬多沙驹拉着一节节车厢,里面是今晚演出要用到的服装等演出道具。

  苏达进入场地,那是一个带有艾欧尼亚特色的巨型拱门,缠绕的树枝相聚交汇,做出了一个门的形状。

  一个略微肥硕的男人架起一张桌子叫嚷着售卖演出门票。

  长队排起,苏达进入队伍,他打算买票,晚上混入人群去找卡达-烬。

  很快就轮到了苏达,两张票,花了不少钱,但是这是必要的。

  买完票之后苏达趁人不注意溜到了剧组后方,这里存放着演出要用到的道具,有两个成年人高的沙驹正埋头吃着草料。

  目前为止潜行很顺利,苏达在车厢之间开始检查了起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知道四节车厢的最后一截。

  苏达熟练的钻入被麻布包裹的车厢,开始检查了起来,五彩斑斓的服饰,各种木制的刀剑和铠甲,除此之外苏达发现了一个类似黄铜制作的莲花。

  紧闭着,但透过缝隙仍然能看到里面散发出紫色的光芒。

  “这是?”

  正当苏达疑惑时,车外上沙驹咈哧咈哧的叫喊着。

  苏达不由屏住呼吸,不发出声响。

  “哈哈,老伙计你饿了啊。”苏达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估计是听到马叫声赶来的。

  男人从袋子中取出草料倒在沙驹脚下,随后正准备离开。

  可是他马上发现了异常。

  车厢上的麻布被人翻开了,不对劲,到演出开始之前这些道具都已经清点过了,谁会闲着没事打开这些。

  男人立即上前开始检查了起来,第一辆,第二辆,第三辆,没有发现少了什么。

  到第四俩苏达所在的车厢时,男人发现了藏在车厢里的苏达。

  “谁!”

  他大声吼道,估计是扒手来偷东西。

  苏达见情况不对,立马从里面窜了出来,只看到眼前有一团白色的东西一闪而过,随后迅速消失。

  苏达跑了出来,带着在外等待的亚索隐匿在人群中。

  那人看到这个情况,先是一愣,然后立马搜寻起了车厢,好在没有任何东西丢失。

  看着静静躺在车厢中金属莲花,他松了一口气,最贵重的东西还在。

  说来也奇怪,没有任何损失,他松了一口气,既然这样倒不如不去理会,反正没丢东西。

  人群中的苏达,还在想着刚才的黄铜莲花,他很确信那东西是烬的。

  车厢内想过要不要把这东西直接偷出来,但是如果这样做了那么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所以只能放下不拿。

  烬应该是想在人群中引爆这朵莲花。

  有了这些东西阻止伤亡应该不成问题,而作为艺术家的烬也肯定会按耐不住自己去现场观看。

  很好!苏达已经找到了关键的线索,但是不知道他会以何种方式引爆。

  心思缜密加上对艺术的狂热追求,和晚上的剧应该会有很大关系。

  “亚索,你清楚今晚演出的内容吗?”苏达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问了下亚索,希望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嗯?没想到你会对这感兴趣。”亚索缓缓说道“大概是讲一对苦命鸳鸯的故事,男人打仗殉国,女人在绽灵节寻找带有亡夫灵魂花朵的故事。”

  亚索缓了口气,苏达带着他跑了很远,有点吃不消,清了清嗓子亚索托着下吧接着说道。

  “大概就这么多,听村子里老人们讲,剧情会在女人找到花朵托举着盛开而结束,好像挺精彩的,对!道具还是魔法制作的。”

  “嗯?!”

  苏达已经将所有的线索串联了起来,但是又高兴之余有些疑惑,怎么会这么简单?

  但这一切到了晚上才会揭开面纱。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