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第十八章 斩杀恶魔

小说: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作者:猫盗香 更新时间:2021-02-23 18:2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达也只好从实招来,将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了素马。

  亚索感到不可思议,昨晚苏达对这趟旅途的介绍也是草草解释,并没有详细说明发生了什么。

  “苏达!你可知道未出师而杀生是大忌。”素马长老紧皱眉头,朝着苏达说道“念你初犯,是为了救人,就罚你禁闭一个月!”

  素马此时气不打一处来,疾风剑派的修行,本就异常困难,更何况苏达现在所学时御风剑术,对心性的要求更是极为苛刻。

  眼下杀了人,对此后的修炼必然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只能罚他禁闭冥想,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从而走出阴影。

  “若是一个月后,你的风中还有杀意,那么你我师徒二人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素马长老说罢,便挥袖而去。

  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苏达堕入深渊,但眼下杀意已成,只希望他能突破心障。

  苏达呆在原地,师傅认真了,看来这次篓子捅的有点大了,亚索上前挠着头说道“我相信你杀的。是坏人,无论让你出剑的理由是什么,我都相信你!”

  “谢谢”

  苏达卸下双刀交给了亚索,转身走到一旁的竹林。

  这是他和师傅第一次交手的地方,水流潺潺,几片竹叶飞落在苏达头上,他现在很是烦躁。

  自己的心性已经改变了,他知道那些人早晚都得死,他们活着只会祸害其他人。

  盘腿坐在石墩上,苏达逐渐进入冥想,他现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普通的冥想,并没有任何反思。

  阴影中狭长的红色瞳孔逐渐睁开,苏达并没有意识到,他身上的负面情绪被这个黑雾一口一口的吸收着,并逐渐壮大。

  精神领域开始干涉物质世界了。

  风元素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周围的飞虫与鸟类四处逃散,这股味道令它们非常不安。

  黑雾之中一个身穿铠甲的怪物逐渐凝实,它手中拿的双刀与苏达的双刃一模一样。

  继上次遭遇一年之后,这只亚扎卡纳终于在今天吸收了足够的负面情绪。

  苏达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拉进了灵界。

  那只亚扎卡纳如同沐浴了鲜血一般,浑身散发着血光。

  露处可怖的獠牙,举起刀刃朝着冥想的苏达砍了过去。

  冥想中的苏达感到一股史无前例的危机感,不醒来会死!

  立马睁开眼,眼前刀刃已至,锋利的刀刃切开皮肤,沿着眉骨撕裂而下......

  在道场巡视上素马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杀意,和苏达身上的如出一辙,那小混球发生什么事了???!!!

  素马立即赶向那片竹林。

  哪里有什么竹林,场地被狂风席卷破坏殆尽,透过血红色的风暴素马看到了处于风眼位置的苏达。

  眉骨之处止不住的流血,伤痕很深,素马大叫几声,并没有得到苏达的回应。

  素马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这小子被心魔吞噬了......做好最坏上打算素马斩开风暴想要突围进去,但是这股血风却无法斩尽。

  素马很清楚这股风的力量,不敢贸然前往风眼。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一道紫色的光柱从天出空中落下,气势恢宏。

  一个穿着蓝色忍服的男人和一个紫色帽兜衣的矮子。

  “希望没有来迟。”

  慎说着迅速开始结印,背后上魂刃斩开血风,遏制住了肆虐的狂风。

  “均衡?”素马一眼认出了两人的来历。

  让均衡插手了,看来这件事情很麻烦,不单单是心魔那么简单,素马为苏达捏了一把汗,希望这小子能挺过。

  “奥义!魂佑!”

  切开血风的魂刃爆发出紫色的光芒,将周围余下的暴风尽数防下。

  在一旁的凯南见状,化作一道闪电冲向突破口进入了风眼。

  眼前的苏达紧闭双眼,身上一道道的伤痕凭空出现,石墩已经被血染红。

  凯南立马结印,一掌拍到苏达胸前,借此建立连接,从而到达苏达所在的灵界。

  可这一章下去迟迟没有任何反应,慎的魂佑快坚持不住了,只能就此作罢立马窜出。

  “无法建立连接,已经开始影响物质领域了。”凯南摇头说道。

  素马上前询问情况,得到的回答不禁让他有些伤心。

  “我只给他一刻钟,如果他没能自己重返物质领域,那么我们将会把他就地绝杀。”慎冷漠的说出这句话,便扭过头看向苏达,开始静静等待。

  灵界内

  苏达已经伤痕累累,这怪物有杀死自己的能力,却迟迟未下死手。

  “看不起谁呢?”

  苏达吼着上前,眼下已经陷入绝境,没有武器,只能徒手上去了。

  亚扎卡纳发出瘆人的笑声,挥舞双刀砍了过去,没有任何章法,只是单纯的挥动。

  苏达狼狈的闪躲着,不免挨上几刀,但事已至此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东西,他现在只想把这鬼东西的头按在地上狠狠的踩上几脚。

  终于让苏达找到了机会,忍着剧痛,徒手将挥来的刀刃抓在手中。

  “啊啊啊啊!”

  嘶声力竭着,用尽蛮力将刀从那只亚扎卡纳手中夺下。

  至少这样就有了对抗的本钱。

  丛刃开启!疾跑开启!

  剑刃风暴斩出,苏达和这只亚扎卡纳的刀狠狠对撞在一起。

  这只恶魔轻松的应对着苏达,他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讥笑。

  苏达手中刀柄仿佛有了生命,刀柄上的缠绳如同寄生虫,扎进了苏达的手臂,一路蔓延到了肩膀。

  “给我去死!”

  忍着这剧痛,苏达突破了,沉寂了半天的风元素肆虐而起,平日蔚蓝的眼睛此时已是血红一片。

  苏达突然想起那天系统对血风和亚扎卡纳上描述!

  对灵魂生物的伤害加成,眼下这只亚扎卡纳身处灵界,自然是灵魂无疑。

  “那么现在轮到我了!”

  话音刚落,万籁俱寂。

  血红色的杀意与丛刃,成了这片世界唯一的颜色。

  纳刀,弯腰,弓步。

  苏达从这只恶魔眼中看到了恐惧。

  先是刀光,后是风声。

  连带这把刀与试图阻挡的恶魔,斩杀在了灵界。

  只留下了一副恶鬼的面具与自己手上的刀柄,刀身承受不住苏达的力量直接分崩离析,剩下黑色的刀柄。

  现实世界的苏达也瞬间醒了过来,之后便是深入骨髓的痛苦,右眼划到脸颊的刀口深可见骨,还有分布在身上大大小小的剑伤。

  抬头看到师傅拿刀背对着自己,在和一个穿着蓝色布衣铁铠的忍者对峙。

  慎看到醒来的苏达没有什么变化,不由感到一丝惊讶,这个约德尔人活着从灵界回来了。

  收起钢刃,负与身后。

  “看来不用我们动手了,走吧。”

  凯南松了一口气,他成功了。

  慎结印与凯南消失在了原地,素马回头,拿起刀鞘准备出出气。

  苏达已经失血昏了过去,

  “唉,这小混球真的太让人操心了。”说着抱起苏达,如同风一般奔向离剑派最近的医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