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第四章 渡海前往崴里

小说:英雄联盟之雄起约德尔 作者:猫盗香 更新时间:2021-02-23 18:28: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

  苏达一大早就醒了,系统带给他的震惊使他到现在都没法平复心情。

  怀着激动的心情奔向斐洛尔岛屿东部,期间苏达发现你些诺克萨斯人已经撤离了,不由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这两天逃亡般的生活,苏达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观赏四处的风景,偶尔经过树丛间还能摘到几颗形状怪异的野果,在穿越到这个岛屿时苏达便吃过一次。

  味道一言难尽,苦涩的果肉随着喉咙咽下,也算是解决了早饭的问题。

  至于穿着......苏达看着自己用宽大的树叶编制的围裙苦笑了一下,活生生一野人,不,应该是野生约德尔人

  “不知道会不会有船只经过。”

  虽然已经决定靠一己之力游过去,但还是希望能搭上一艘船,接触接触其他人类。

  眼下苏达已经赶到了一处海岸,对比之前的地图这里应该就是岛屿东部了。

  想到这里加快脚步,现在是清晨,太阳不算毒辣,阵阵海风吹过。苏达十分喜欢这种时间和环境,要不是这个岛屿荒无人烟,他倒是十分乐意呆在这里,但眼下命运似乎不太愿意让他无所作为。

  苏达迈入浅海区域,用海水清洗着自己身上的污垢。嘴上残留的血迹让他十分不适,就现在这副模样出现在艾欧尼亚人眼前,肯定会被当做一只杀过人,行为不太正常的野兽。

  而此时的苏达透过浅海清澈平静的海水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和兰博有些相似,具有犬科动物的特征,像一只长了类似人脸的狐狸,宽大的耳朵耸搭在脑袋上,灰白的毛发耷拉在肩上。

  “有点像幼年雷恩加尔。”

  苏达也只能看个大概,但目前来说已经够了。不丑,甚至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接下来就是渡海了,苏达呼出系统,看向人物面板。

  此时的疾跑标志已经从灰色变成了可使用的蓝色,这个技能没有固定的冷却时间,似乎是随着自己的体质或者说是熟练度来决定冷却的,关于这点发现,则是从早上吃野果时发现的,随着进食冷却加快了,等他道海岸边时就冷却完毕了。

  “好,那就让我试试效果!”

  心中默念一声疾跑之后,苏达毫不犹豫的潜入水中游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海水或者白天的缘故,那道蓝色重影不是很显眼,但是苏达很清晰的感觉到了,疾跑带来的速度加成。

  白色的影子在海水中急速游动,虽然姿势难看了点,但是丝毫不影响速度。

  五分钟过去了,苏达没有感到一丝疲惫,觉得还能这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游上半个小时。

  途中苏达换气时发现了远处渔船,这代表着他里陆地更近了。

  但是苏达还是高估了自己,疾跑的效果只持续了十分钟便结束,剩下的就要靠自己了。

  海岸离自己越来越近,但是四肢游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像是灌了铅一样,止不住的下坠。苏达有些慌了,拼命的拨动海水防止自己下沉。

  “就剩下一点了”

  眼前的海岸触手可及,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好在浅海区的浪不算大,借着潮汐的涌动,苏达慢慢的飘到了岸边。

  力量透支,现在的苏达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口大口喘着气,仍由浪花拍在自己身上。通过这次自杀式渡海,苏达暗暗发誓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试着在未知的海域游泳了。

  现在正值晌午。

  不远处人群熙熙攘攘,几艘渔船停靠在简易搭建的码头边。人群涌动,大声叫和着搬运货物。

  看到这一幕,苏达难得露出笑容,终于看到正常人了。

  转过头望向天空,几只海鸟飞过,咸咸的海风吹过,还有浪花声......

  “睡一会,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经历千辛万苦来到了艾欧尼亚,苏达整个人已经虚脱了,缓缓地闭上眼睛。

  码头边的船只卸完货之后就离开了,还有几个熊孩子在嬉闹,正值下午。

  苏达还在昏睡之中......

  “亚索!你去那边干什么,快点回来大家都要走了”几个小孩朝着跑向海岸边的扫把头小孩喊道,“叫南斯叔叔等等!我发现了个好东西。”亚索头也不回的跑向苏达所在的海滩,亚索很早就看到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苏达,期初以为是一条死鱼,靠近后才发现是一个穿着草裙的野兽,用野兽来形容似乎不太贴切,像个半兽人矮子,不管是什么亚索也不放心将这个毛茸茸的“野兽”独自扔在海岸边不管。

  “喂!你们几个!快点过来搭把手。”压索试图一个人拖动这个小矮子野兽,能拉动,就是够呛,向坐在拖车上的孩子喊道。

  几个孩子跳下拖车,急急忙忙跑到亚索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奇怪的生物。

  一个小孩大胆的用手去拉苏达的耳朵,发现没反应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去抚摸苏达的毛发。“亚索,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像是个野兽。咱们要不要把它带回去养着啊?”其中一个小胖墩朝着亚索说道。

  “带回家让村长看看!”亚索看向周围的小孩叉着腰喊道:“这可是我们的战利品!”

  孩子们瞬间开始站成一排,“好的!亚索队长!”

  手忙脚乱的冲了上去,扯耳朵的扯耳朵,还有一个小孩用绳子将苏达的双手绑了起来,和其他小孩一起拉动,拖向马车。

  而我们的当事人苏达却全然不知,自己就这样被一群孩子当做战利品给绑走了。

  驾车的中年男人看到这群孩子绑着一个不知名的生物,有些生气。

  “亚索,你下次在搞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告诉你师傅和母亲。”中年男人无奈的说到,作为村子里最野的孩子也就只有他师傅和母亲能压得住他,自己的孩子也经常撂下课业和亚索一起玩。

  “下不为例,南斯叔叔,别告诉我哥哥,他知道了肯定又会说教我。”亚索想到这个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就有些害怕,两兄弟之间关系固然十分好,但是永恩对他很严格,犯一点小错误就会当着母亲的面数落自己,而母亲也总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两兄弟。

  “好了孩子们,抓牢了。”马车开始前进,几个孩子仍然围着这个他们眼中的战利品,东摸摸西摸摸。

  夕阳余晖之下,马车渐渐驶离码头,朝着村落前进。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