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小说: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作者:神眷仙属 更新时间:2021-02-23 08:2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氏的话,让易苇想起了刚穿进书中不久,为了完成系统任务,她给陆子霄送伤药时遇到的那桩诡异事件。

  香果当时也是说她看到了“李氏”从门口经过,还对她微微笑了一下。

  而陆子霄闻,只向早已远去的所谓“李氏”望了一眼,便断定地跟自己说那不是李氏,其余什么都没解释。

  那时两人关系还很僵硬,易苇要迁就讨好他,见他并不是多想同她说话,便忿闷地妥协了,没去追问到底,后来关系转好,却也渐渐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直到现在,经李氏的话一提醒,她才想起来。

  看来还是得问问陆子霄,那鬼东西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会不会和易远鸿梦游看见的“李氏”有联系,或者是同一个人。

  可是,想到陆子霄,易苇仍有点点心塞。

  因为陆子霄不听她的话乖乖参加德考,两人已经冷战了将近两个多月了,准确地说,是易苇单方面对陆子霄冷战了将近两个多月,不主动跟他说话,不主动给他好脸,虽然该在一块上课吃饭还是在一块上课吃饭,该吸灵气还是照样吸灵气。

  现在咋一需要他了,就腆着脸主动找他说话,还怪不好意思的。

  特别是在陆子霄察觉到她在生气,为了哄好她,不惜歪曲自己性格,各种卑微乞求她的前提下。

  原书中,除了小时候母亲离开他时流过眼泪,此后百千年,直至完结,无论受多重的伤,承受多大的误解,他再没有为任何人任何事甚至为他自己露出过任何动容之态,像个无心无血的钢铁人。

  哪怕是他最为孤独脆弱的易家时期,原主的狠毒鞭笞也没令他皱过一下眉头。

  就这么一个人,在这段单方面冷战时间里,竟然仅仅因为她不和他讲话,不对他笑,红了好几次眼眶。

  这未免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人设了。

  易苇直觉不妙,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妙,反正原书里陆子霄从头到尾都是正道之光,她也就懒得多想了。

  *

  陪李氏话完家常,吃完午饭,李氏回自己居所了,易苇像往常一样小憩了一会儿,等两位兄长过来,便和陆子霄以及家里的其他几个小辈一块去书院了。

  但她今日下午没心思读书,她更想知道伪装李氏的东西是什么来头。

  于是,她早早离开了讲堂,来到了若水亭。

  以前来若水亭是为了专心背书。

  这回还多了一个目的——等陆子霄过来。

  自从发生矛盾,陆子霄为了与她和好如初,自己的课也不正经上了,严格遵循她上课的时间安排,她来若水亭,他也会搁下课程来若水亭陪她。

  今天也不例外,没过多久,易苇果然望见了陆子霄的身影。

  他从清竹林中穿拂而来,手上亦拿着一本书籍,身上所着依然是常年不变的深色玄衣,身量较年前却更高了半头,步伐稳徐,飒飒而立,愈加显得疏朗挺拔,比之身旁的青竹有过之而无不及。

  易苇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他似乎也发现她在看她,眼眸里划过一丝惊喜,尔后蹲下.身,轻轻握住她的一只手,“天气转凉了,明日要多穿点衣服。”

  易苇抬头瞧了眼天上的太阳,微微刺眼,她眼皮跳了跳,噘嘴不悦道,“净糊弄我,哪里凉了,我体寒而已。”

  陆子霄忽地笑了,心里很想摸摸她的脸蛋,但现在还不敢,他解释道,“没有,暖和点对你身体好。”

  他起身,准备坐在她对面,和以前一样。

  还未坐下,便听易苇仙乐般动听的声音传来。

  “你坐我旁边吧。”易苇拍了拍自己右边的毯子,坦然自若,“我们和好,我不生你气了。”

  陆子霄怔怔地看着她,脸上掩不住的惊讶,一时竟有些不敢相信。

  “别老站在那了,”无视掉他的惊讶,易苇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拉过来在一旁坐下,苦口婆心,演技精湛,“那次在去鬼窝之前,我便跟你说过罢,要多多在意你自己,以你自己为先。”

  “你明明就很想进仙门,为什么非要等我呢?我一直考不合格,我们俩就一块窝在家里没出息吗?你为什么不明白,就算我永远进不去仙门,只要你能进去,好好修仙,也可以时常回来照看我呀,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你还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

  “那我再跟你说一遍,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属,更不是不重要的,你很重要,知不知道?”

  其实她既没看出来他想进仙门,也没懂他为什么要等她一起。

  嘴上断定他想进仙门是因为书里就是这么写的,至于他想等她一起的原因,她猜大概是怕仙门里没人能像她这样陪着他对他好叭。

  出乎她意料的是,听完她的一席话,陆子霄并没有感动得直点头答应,他只是静静地盯着她,极其执着又极其认真。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易苇让他盯得浑身不舒服。

  跟他说话这么难呢,这么容易冷场,为了缓解尴尬,她随手掏出个梨子啃了一口。

  半晌,他终于小心翼翼问道,“真的……可以回来找你吗?”

  没想到他关注这个问题,易苇咬了一口梨,随口应承道,“当然当然。”

  当然能找,找不找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她一个病鬼,和他这个为了真神比起来,寿命还不如蜉蝣。

  说了这么多,她看了一眼陆子霄,心想终于可以自然地过度到正题了。

  她尝试着问道,“那个,你还记得我到你房里送伤药那次吗?”

  陆子霄露出疑惑的神情,这一年多里,易苇给他送过四次伤药。

  “就是你差点失控掐死我那次。”

  仿佛心有灵犀,陆子霄一下子便明白了她想问什么,“你想知道我是如何确定假易夫人的?”

  “对对对,”易苇眼睛一亮,抱住他的手臂,依偎在了他身边,期待地看着他,“快说快说,你怎么确定的?”

  陆子霄低头瞧着她欣喜的小脸,悄悄弯了弯唇角,“我看到她的背影了,它头上——”

  说到这里,他抬手摸了摸她脑袋上一簇翘起的发髻,“有俩毛茸茸的耳朵。”

  “毛茸茸的耳朵?”易苇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顺便将他摸自己脑袋的手扒拉了下来,“那就不是人喽,狐狸?猫?狗?狼?”

  人修魔为魔,物修魔则为妖。

  狐妖猫妖狗妖狼妖?

  陆子霄猜测道,“大抵是猫妖。”

  “你问这个做什么?”

  易苇自然不可能将易家之劫告诉罪魁祸首。

  “还用说吗?当然是怕它出来害我爹娘。”

  “怎么现在才问?”

  易苇心道,因为我十五周岁生日快到了,等它主动出来作妖恐怕来不及了。

  “我爹梦游好像又看到它了。”

  易苇将李氏和她说的事又对他复述了一遍。

  陆子霄神色也不由严肃了起来,“你打算怎么办?”

  易苇神秘地笑了笑,附在他耳边,把临时计划好的“大计”告知给了他。

  陆子霄听完,眉梢顿时一挑,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就这?就这?”

  易苇白了他一眼,用眼神向他宣告:就这!怎么着!

  陆子霄笑了出声。

  于是,从那日开始,易远鸿居所门口多了两个大半夜盯梢的人。

  书院里多了两个黑着眼圈,老是在若水亭补觉的人。

  连续盯了十几天,没出现一丁点儿动静,要不是陆子霄撑着,易苇早就熬不住了。

  此时,第二十天夜里,趴在陆子霄肩上,易苇小鸡啄米式地打着瞌睡,正迷迷糊糊想着要不要换个聪明些的方法,就在这时,眼角一瞟,突然瞥见了一个“意外收获”。

  易远鸿居所往西不远,便是一片假山花木掩映的山水小园。

  方才,易苇恰是在假山里瞥到了一抹墨绿衣裙的余影,她抹了抹眼睛,墨绿裙角又飘出来了,她没有看花眼。

  轻拍了下陆子霄的后背,易苇示意陆子霄去假山那块看看。

  两人皆穿着黑色夜行衣,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于黑夜中潜伏行走,由于都没有经验,一路都是贴着墙壁轻手轻脚走过去的,看上去实在笨拙。showbyjs('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