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小说: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作者:神眷仙属 更新时间:2021-02-23 08:2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迸溅而出的血花,弥漫在青色的竹林间,滴滴落在青色的竹叶上,血色与青翠交织着,让人分不清是血更艳,还是叶更翠。

  随着棍棒掉落在地的声音,五个男人的惨叫打破了竹林的宁静。

  易苇不知道陆子霄是如何做到的,她只感觉他拥住她身体的手臂抱得更用力了些,让她有点不适的疼痛。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直到彻底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易苇一把推开他,震撼般地看着五个躺在地上流血的男人,冲着竹林外的流刀夜羽四人大喊道,“不好了!你们快过来,快去喊人,红叶小池里的凶鬼又出来害人了!”

  声音里充满惊吓过度的颤抖。

  哀嚎着的五个男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之间,就一刹那,他们的手臂便化为了血雾,接着他们听到易苇震惊地呼喊声,她说红叶小池里的凶鬼出来了,联系到最近书院离频繁出现的撞见女鬼消息,五个男人心里一亮,顿时明白了自己的手臂是怎么没的,女鬼残忍的害人手法,全盛州没几个人不知晓,侥幸逃离鬼手的两个道士半边身子都被撕烂了,他们可是亲眼所见。

  等书院和府衙里的人来后,亲耳听到戴麒吞吞吐吐地说谎掩饰他们五个在竹林的所作所为,确认他不会自曝以多欺少殴打陆子霄的丑事,易苇也开口跟过来问询的衙役简述了一下自己和陆子霄只是碰巧路过,得到允许后,便放心带着陆子霄一起离开了。

  戴麒他们从头到尾都没猜想过废他们胳膊的神秘力量会与卑怯可欺的陆子霄相关,在他们的印象中,虽然听说过陆子霄怪异的传闻,但在书院这么多年,被捉弄恶作剧那么多次,陆子霄总是沉默无害的样子,渐渐地,他们潜意识里也就不怎么把传闻当真了,只把它当作侮辱攻击陆子霄的借口。

  十只手臂凭空化血雾,够残忍的,易苇本来也是有些怀疑是不是陆子霄的手笔,前提是,如果不是在这时看到他懊丧的神情的话。

  回到易家后,易苇把如意流刀她们留在春夏院,独自跟在陆子霄后边,去了他的居所。

  靠在座椅上等他换洗完毕,看到的就是他这副懊丧的模样。

  隐藏到现在,估计忍得挺辛苦的。

  于是,易苇手痒了,乐呵呵地盯着他看,然后趁他不注意,恶狠狠戳了一下他背上的瘀伤,“没好伤疤,就忘了疼。”

  自从服了灵叶后,陆子霄身体恢复得比以往更快,但在易苇一戳之下,他还是疼得“嘶”了一声,一脸无辜地看向易苇,发现她是在恶作剧,突然心生郁气,想抓住她的手,没能抓住,又想抓住她的人,一抬脚,锁链哗啦哗啦响,限制住了他的行动。

  正好瞥见易苇也在朝他脚下看去,不自觉垂下了头颅,怯于与她对视,难堪地再也无法向前迈动一步。

  戴了这么久,在她面前,他还是不习惯,还是会狼狈不堪。

  就在陆子霄独自煎熬时,易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跟前,将他按在座椅上坐下。

  好笑地瞅了一眼他发红的耳尖,易苇蹲下身,指尖挑起他脚边的链条晃荡了两声,“谁让你戴这东西?那群老头子?”

  用的是疑问句,实际上是陈述句,除了易远鸿以及家族里的老头子,也没别人了。

  轻车熟路地从袖子取出一件钥匙状工具,正想给他打开,易苇忽然想起一件想做了很久的事。

  暂停手中动作,她端正起神色,清了清嗓子缓解尴尬,“咳咳,叫声小姑姑。”

  陆子霄表情迷茫:“?”

  易苇,“叫声小姑姑。不叫,我就不是你小姑姑,以后不能和你一起玩了。”

  “……”

  犹豫了好久,久到易苇都要放弃的时候,陆子霄薄红的嘴唇颤了一下,清冽的少年音低不可闻,“小姑姑。”

  他湿漉漉的发梢恰好滴落一滴水,滴在了易苇手背上,凉丝丝的痒痒的。

  易苇指尖动了动,“大声点。”

  这下陆子霄无论如何叫不出了,羞耻得两颊都泛上了薄薄一层绯色。

  易苇边给他解开锁链边吐槽,“可是我本来就是你的小姑姑呀,让你叫一叫这么难吗。”

  心里太不自在了,陆子霄不想这个话题,他想问她的问题还有很多,复杂的眼神从她白皙的脖颈上掠过,他忽然前不搭后语说道,“你之前戳我伤口,很疼。”

  易苇刚扔完铁链的手顿住,转身就跑。

  这是这家伙要跟她秋后算账的节奏啊。

  陆子霄在她身后不紧不慢地追逐着,失去束缚的他,几乎是轻而易举就能将她抓住。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易苇体力不支,干脆求饶道,“我错了,我不该手贱,放过我吧……”

  陆子霄迈开一大步,伸出一只手臂锁住她的肩颈,让她不必跑来跑去浪费体力。

  “回答我两个问题才行。”

  看着她小脸糯兮兮,气喘吁吁喊着认错求饶的样子,陆子霄嘴角不知不觉扬起,原本淡漠的眼神也发光起来,也终于有勇气问出了折磨他很久的问题。

  “这段时间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我?”

  易苇跑得脑子里缺氧,晕晕乎乎抬杠道,“你自己没长腿吗?非要我来找你。”

  陆子霄:“……”

  似乎不无道理。

  可他当时被她的眼神和反应吓到了,无论如何都是不敢再去主动招她烦的。

  还好,都过去了,她没有抛弃他,她仍然很关心他。

  盯着她脖子上并不像划痕的痕迹,他沉默了片刻,问道,“……你脖子上的伤痕怎么弄的?”

  易苇从他手臂里下滑,坐到地上喘气,闻一愣,顶着他疑惑的眼神,神神秘秘蹦出俩字。

  “你猜。”

  “……”showbyjs('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