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小说: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作者:神眷仙属 更新时间:2021-02-23 08:2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了引她出来,好像很可能是真的。

  想起上一次和陈芷鱼的不愉快会面,以及陈芷鱼锱铢必较的性格,她都把她面子里子撕下来扔到地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可不得处心积虑讨要回来么。

  说实话,她一点不想和陈芷鱼瞎掰扯,幼稚得要死。

  可惜,底层炮灰没人权,随时被人拿来拉过来踩一脚,去衬托别人高高在上的姿态,没衬托成功的话,还得被她记恨,搞得跟这些人欠了她一份优越感似的,好笑。

  易苇悠悠地想,希望她不是在幼稚地引她露面,不然,自动送上门的傻.逼,有一个算一个,有两个算一双,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底裤都给他们扒光。

  就在这时,杨珞忽然神秘兮兮,小心翼翼地挪得更近了些,眼神闪烁,透露出几分难的惧意。

  “苇苇,跟你说一件秘密,你耳朵靠近点,”她低声说,像是怕某个可怕的东西听到,“你明天真去书院的话,在里头一定一定要小心着点,千万不要乱跑,千万不要到红叶小池那块去!”

  易苇不解,杨珞吐出了下一句,“那里出现了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女鬼!”

  “前一阵子死了好几个学生,书院请来一波又一波道士,可是一点用都没有,那些道士没一个活着回来的。”

  “卧.槽。”

  “你怎么不早说?”

  易苇秒变脸,一脸惊悚地从床上蹦起来,不镇定了,“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她体内那气死人废物灵花的效用还在呢,专门吸引邪物鬼怪,专为炮灰体质准备。

  完蛋完蛋完蛋,早就知道有坑在前面等着她,没想到来得那么快。

  和她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啊,杨珞看她在床上焦虑地转着圈走来走去,疑惑道,“你胆子不是一向挺大的嘛,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害怕,而且,我孤身一人,你有流刀夜羽随身保护,香果和你寸步不离,只要不故意去红叶小池找死,谁也奈何不了你吧……”

  像是没听到她的话,易苇突然停下来问道,“这事闹得大吗?我一点都没听说过。”

  杨珞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在昏迷,就是在面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能知道什么?五天前,城西边上的一户人家,一家十口全都莫名其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比书院这事还轰动,你听到过一丁点风声?”

  “……”

  老易远鸿和李氏的风格了,她命不久矣的消息,以及书中暗示的盛州城和易家潜入部分魔物的事情,他们全部瞒得死死的。

  原主天真地活在象牙塔,她也差点陷入活在象牙塔的人造幻觉中了。

  按他们俩这温室花朵式养法,估计外面山雨欲来风满楼了,他们也能骗她是到了暴雨时节的缘故。

  嗯,死到临头也能骗她要上天了。

  倒不知是好是坏了。

  “在书院上学的学生们不害怕吗?”

  “唉,”杨珞感叹一声,她一向很敏锐,“这世道,凶鬼频频现世很奇怪吗?魔物变多都不奇怪。”

  “更何况,红叶小池已经被封了,道士也请了,胆小的能走都走了,胆大的该怎么上课怎么上课。”

  说到这里,杨珞忽然变得有些黯然,“我也胆小,我也害怕,我也想走,但是比起向家里那俩坏东西低头求转学,我宁可被吓死。”

  她家里的糟心事,易苇多少知道些,瞎几把安慰道,“胡说什么,本仙女这不就下凡来陪你了么,有本大仙在,只有被人吓死的鬼,没有被鬼唬到的人。”

  杨珞感动得一塌糊涂,“苇苇真好。”

  啊?这就真好了?你是没看到劳资对陆子霄那祖宗的狗腿样儿。

  易苇没有想到,当初她千方百计想从陆子霄嘴里撬出来的一句话,竟然轻而易举就在杨珞这儿听到了。

  陆子霄个小没良心的。

  易苇自动把对他的恶感值增加一万,不能忍,今天晚上的花必须改为狗尾巴,今天的小灶必须改为隔夜大馒头。

  ————

  当夜,等级待遇突遭猛降的陆子霄:???

  他做错了什么?

  一瞬之间,他以为她回到了那次昏迷之前的模样。

  结果,易苇笑吟吟地,话语异常温柔体贴,“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讲究尝恶食而知佳肴,睹丑物而识美丽。”

  以防白眼狼。

  她温柔地摸了摸他冷玉般白皙的脸,“姑姑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不让你做不知感恩的白眼狼,被人唾弃,毕竟姑姑之爱侄,也要为之计深远。

  陆子霄下意识地想要躲避碰触,可还是被她摸了个正着。

  病弱的少女吐露的话语字字温柔如水,她青葱的指尖却仿佛沾染寒霜,无情冷硬至极。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陆子霄就突然觉出了这么一种空洞虚伪的感觉,还有因此而生的隐隐的落差感。

  她越发令人捉摸不透。

  不对,陆子霄将这种异样迅速剔除脑海,他不该捉摸她的任何行为心思,更不该对她有任何不满。

  划掉以前的恩怨,她对他已经好到过分了。

  可是,为什么……

  ————

  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知怎么地,易苇老是反反复复想起“红叶小池”这四个字,总觉得背后凉嗖嗖的,如果不是不习惯和人同床共枕,她早把香果叫来陪着睡了。

  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红叶小池”四个字有什么古怪。

  抓了一把挠成鸡窝头的头发,易苇把系统放了出来。

  自从被易苇用仙术打击了一通,系统似乎变得有些自闭,一直到现在,她脑海里仍是一只虚拟手掌托着一个白色框框的形象,她都能脑补出它托着下巴,一脸郁闷的表情。

  [五号,]易苇喊道,[证明你自己的机会到了。]

  [来,告诉姐姐,‘红叶小池’究竟有什么寓意?]

  五号脾气一如既往地软,[没有寓意。]

  说着,它将一段含有“红叶小池”四个字的文字输到了框框里。

  [他们嬉笑着把沉默的陆子霄推进了红叶小池,谁都知道,那是个知名凶鬼窝,进去的人从没活着出来过,可是,任谁也没想到,不到半天时间,陆子霄便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自此以后,红叶小池再也没闹过鬼,只有年年的红叶,赤色点点,宛如当时陆子霄脸上的暗血。]

  下面还有半遮住的一句话。

  [整个书院都在猎奇般地窃论不休:陆子霄把恶鬼给吃进肚子里去了。]

  “……”

  吃了就吃了,神特么吃进肚子里去了。

  稍微想一下一口一口吃掉一只腐坏腥臭血淋淋的鬼,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象力未免太重口了叭。

  回到正题,她就说怎么感觉不对劲,原来书里也有这个恶鬼出现。

  可惜的是,作者三两语就把它解决掉了,导致一点细节和过程都没有,实在是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想除掉恶鬼,还得从长计议,一步步摸索才行。

  临睡前,易苇问了个至关重要的,关乎她今晚睡不睡得好的问题,[那只红叶鬼是只能待在红叶小池对吧,不会循着废物花的味儿半夜来找我吧?]

  五号一如既往地实诚,[不能确定。]

  易苇顿时吓得打了个激灵。

  但是没过一会儿,便困得栽进了棉被里睡死过去了,[替我看着点哈,它来了记得叫醒我跟它打个招…呼……呼……]小说首发.xs.m.xs.

  五号,[……]

  ————

  翌日上午,趁着全家一起吃饭的时机,易苇跟易家夫妇宣布了要回书院上课的消息。

  刚发生了红叶鬼事件,又没把鬼揪出来,他俩明显不放心,不想让她去,“没必要回去学,爹给你请个先生教你,在家一样学。”

  “最好的先生几乎全在各个书院,爹,你怎么请?而且,在家学根本没有那个氛围,也不能和人切磋交流,怎么进步?”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爱学习啊?你去书院是真想学习,还是想去惹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不,我是想要进仙门。”易苇郑重严肃,“我知道我身体弱,知道我是个时时刻刻离不开人的病秧子,只有通过修仙,我才能不被身体拖累,自由自在行动,像个健康人一样。”

  易远鸿和李氏闻一愣,良久未语。

  “苇苇,你当初考了几次没考过,不是已经放弃进仙门了吗?”李氏温声问道。

  她想了想,试探着道,“是不是昨天杨珞跟你说了什么?”

  “娘跟你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她平时腼腆老实,也挺好相处,可她家里情况乱的很,她没依没靠,一遇上不好解决的事,准来拿捏你。”

  这夫妻俩总一副“所有人都要害我女儿,我女儿可怜的娃,只有爹娘疼”的心理滤镜。

  “我知道,”易苇解释说,“可是我觉得朋友间互相帮助互相需要很正常,而且,我有回去上课的念头不是一天两天了,和她没关系,换谁来,我都照样要去上课。”

  “我和你娘肯定不是不让你去学习,”易远鸿讲出实情,“只是无涯书院最近出了点不吉利的事,不如,你再另选一个书院怎么样?”

  “盛州没有比无涯书院更好的书院了,难道您要送我去瑞都?”

  易苇远鸿捋着胡子思索着,“你大哥常年在瑞都,你去瑞都学读倒也不是不行。”

  易苇:“我不同意!”

  李氏,“我不同意!”

  母女俩异口同声道,易苇有些惊讶地看了李氏一眼,立马颠颠跑过去一把扑进李氏怀里,“娘,果然还是您最爱我,我最爱您了。”

  李氏顺着她的发丝,笑得合不拢嘴。

  李氏是典型的封建传统小妇人,很少对丈夫发表强烈反对意见,不过,出于不让唯一的女儿离开自己的身边的目的,这反应倒在情理之中。

  总之,在李氏有意无意的偏袒和帮助下,易苇如虎添翼,顺利将易远鸿说服了,条件是做什么都要跟易冬一起,除了香果外再多带着一个使唤丫鬟。

  ————

  无涯书院是盛州最好的一所,在整个瑞国也是数一数二的水平。

  在魔族日益强势的势力范围下,瑞国已经是四国中相对安全的一个,民风较淳朴,民众生活水平也较高,在原书中,因为灵地仙府最多,地理位置距魔族老窝最远,瑞国成为了最后一个被魔族侵占的地域,同时也是修仙界反攻的起始之地。

  如今连大名鼎鼎的无涯书院都受到了凶鬼的侵扰,形势不可谓不危急,这仿佛是一个不利的信号,胆子小,有条件离开并且嗅觉敏锐的人,估计现在已经准备收拾收拾家当逃离盛州城了。

  易苇记得,小说里描写较多的是陈芷鱼的离开,陈芷鱼是在一年半之后,和她父亲弟弟一块走的,老皇帝快去世了,有意将皇位传给她父亲。虽然在无涯书院的几年,由于各种原因,她没跟陆子霄说过几句话,但在离开之前,他们终于认真说了次再见。

  之后不久,易家衰落失势,陆子霄被高人收入天玄山。

  再之后,魔界大规模侵入,瑞国从此变得满目疮痍。

  等陈芷鱼和陆子霄再见时,瑞国在位的早已是陈芷鱼的弟弟,陈芷鱼连孙子辈的都有了一大堆,只有陆子霄还是当年的少年模样,冷淡漂亮的脸上沉静如故,乌黑眸子里的无情与漠然却更甚从前百倍。

  年过六旬陈芷鱼转过身,突然有种想痛哭的冲动。

  易苇对这一段的记忆挺深刻的,她把自己代入了陈芷鱼,觉得虐得心肝疼。

  那时的无涯书院早就被烧成了一堆废墟,不得不说,魔界内部就是一个最为原始的血淋淋的丛林社会,弱肉强食是唯一的规则,一群由恶念和本能驱使的动物,作孽无数。

  在某种程度上,魔帝戾墟也是个天纵奇才,竟然把混乱了上千年,几乎没消停过的魔界给征服了。

  此时此刻,站在完好无损的无涯书院大匾牌前,易苇觉得,即使后面的路很曲折很残酷,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德考的开始,进仙门的开始,一个叫易苇的炮灰努力奋发的开始。showbyjs('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