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第15章 第十五章

小说: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作者:神眷仙属 更新时间:2021-02-23 08:2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空气中原先的怪味进入鼻尖,就这么变幻成了淡淡药草香。

  易苇陶醉般吸了吸鼻子,然后弯起眼眸。

  她娘的小算计落空了,她就说嘛,这点小招数怎么可能为难得着神通广大的男主大大。

  她又看了看陆子霄,她方才才看见的,他的信任值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去掉了个零点五的尾数,回到了负一。

  “嘿嘿,我就知道,我家子霄最好了!”易苇双手捧着脸蛋,灼灼的目光望着他,呲着小白牙傻笑不停,“既聪明又善良还厉害得不行,太棒了!天下第一棒!”

  早在她看过来的时候,陆子霄便背过了身去,装作认真守山的模样,沉静的背影中却透出一丝丝任谁都看得出来的别扭挣扎之意。

  “蠢货!小病秧子自己跑后山来送死,那你就让她去死!管什么闲事!”

  “她凌.辱于你,她该死。”

  “后山机关重重,你救她多少次了?她知道吗?她只是想用花巧语骗你捉弄你。”

  “她绝对受不起刺魂香,不要给她药,让她死!让她死!听到没有,让她死!”

  “瞧她看你的眼神,我们最熟悉这种眼神,别看她说得花笑得甜,她图谋的是你的命!先下手为强,快杀了她!杀了她!”

  “她过来了!她过来了!她要偷袭你!快去杀了她!”

  “杀了她!切碎她的笑脸!挖出她比心肝还黑的眼睛!”

  围绕在他身边的邪祟恶鬼们嘈嘈不停,光芒会限制他们嚣张的气焰,使他们比平常虚弱,然而不能让他们彻底消失,他们经过多年的摸索,深知各说各话只会把陆子霄耳边变成菜市场,根本不能达到传递负面影响的目的,因此,他们学会了抱团发声,一句句连尾音都带着尖利阴狠的话语,证明他们团结得很不错,至少在使坏这条路上,他们目标相当一致。

  易苇不懂这有什么好别扭的,她也不知道有一群群残魂败魄在时时刻刻不遗余力地拆她台,他们倒不是独独针对她,作为邪物,他们本身便源于冲天的怨气,换句话说,若没有极端的阴暗负面念力,他们早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寿尽身陨,魂归天地。

  他们以苦与痛度日,发泄、抱怨、嫉恨、诅咒皆是他们的日常,每一个出现在陆子霄周围的人事物全都是他们发泄抱怨嫉恨诅咒的对象,他们热切并无比期待着陆子霄有朝一日受他们启发杀光所有人毁掉所有一切,最后再自杀了断。

  总而之,他们很单纯而简单,单纯而简单地不盼人好。

  另一边,悄悄从陆子霄背后靠近的易苇无声地砸吧砸吧嘴,小心翼翼又无法自抑咽了口口水,踮起脚尖突然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故作凶狠粗粝,“小公子独身一人山中发呆,不怕遭妖魅侵身么?还好落入本大爷手里,跟本大爷玩个游戏,本大爷便放了你,如何?”

  陆子霄巍然不动,轻答,“好。”

  易苇略惊喜,原以为陆子霄会扫兴地直接让她别闹,结果陆子霄竟乖乖配合她,越来越上道了哦。

  她再次踮了踮脚尖,稳了稳瘦弱的身形,“猜猜我是谁,猜对了……”她清清嗓子,“咳咳,给我一瓶糖豆还有糖豆的配方就放了你!”

  气氛有一瞬间莫名。

  陆子霄耳边又重新变回了菜市场。

  “她骗人!”

  “她犯规!”

  “她坏坏!”

  “……”

  几个小鬼头从鬼声鼎沸中挤了出来,尖叫控诉着。

  第一次,陆子霄觉得他们没那么可怕,也没让他神经绷紧得像随时都要断掉。

  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他知道此时应默契回问易苇一句“若是猜错了呢”,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他和易苇之间隔了层层琉璃寒冰,即使她口口声声他们是亲人是姑侄,他们始终是不同类的人。

  分毫没有受他的哑巴状态影响,恶狠狠的易苇接着恶狠狠道,“猜错了,哼哼,那你就等着吧!一辈子也别想逃出本大爷的手掌心,给本大爷当一辈子制糖工!”

  “怎么样?怕了吧,劝你快快就范!”

  陆子霄被她打断思绪,有一瞬间失神以及恍然,与他的谨小慎微满腹忧虑相比,易苇着实没心没肺,也着实简单明了。

  他总是害怕伤害到别人,时刻担心被周围邪物感染心智,但现在,至少在她面前不必如此,她也许是他的例外,或许真的可以试试……

  然而这一想法咋一浮现,当即被他他否决了,信任谁也不能信任这个肆意妄为的少女,她向来心狠手辣,既没原则又没底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即使能装模装样一时,以后还不知道会准备多少陷阱等着他跳进去。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金色的纱袖覆在他双眼,凉凉柔柔地,暗暗散发出一股独特的幽香。

  “易苇,你……”他抬手想拉下她的手来。

  “叫小姑姑!”

  “放手,别闹。”

  陆子霄心情复杂,面无表情的脸显得他语气很冷,他忽然发现他已经很难对易苇放狠话了。

  “乖娃娃,叫小姑姑!”易苇不依不饶,俨然过年时不喊称呼就不给压岁钱的讨厌长辈,“不叫不放你,不叫就闹你噢。”

  在陆子霄清楚她这人从来没原则没底线的同时,易苇也扒出了他原则极强底线极高脸皮极薄的真面目,特别是最后一个,脸皮薄,时不时给他来个羞耻度爆表的刺.激,岂不是很有意思,最喜欢调戏脸皮薄的男孩纸了,嘿嘿嘿。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陆子霄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振动,耳边恰好传来少女低低的闷笑声,她是在偷笑?以他的窘迫取乐?

  陆子霄有一点点生气,但更多的是想气气不了,想笑笑不出,因为他很快就知道她偷笑的原因了。捉住一只在他袖筒里搜刮“脂膏”的小手,他塞给她一瓶解毒丸,看她迫不及待地松开捂住他眼睛的手,淡淡说道,“你吃的解毒丸,解的是外面大片刺魂香花朵的毒气,所制也是以刺魂香花朵为主料。”

  “外面那一圈小臭花做成的?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回想起那股浓浓的销.魂味道,易苇郁卒不已,这好比告诉她已经吃到嘴的美食是屎粑粑做的,悲剧程度仅次于吃饭吃出半条虫子。

  正想塞进嘴里的糖丸顿时不香了,她安慰自己,没关系,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大河不计细流,我可以当作不知道,我可以当作没听见,好吃就完事了。

  这般大度想着,她把半进嘴的糖丸子扔给了全场唯一在认真走爱岗敬业剧本的某只黑团子。

  “大美女小姐姐赏你吃好吃的哟!”

  也就欺负黑团子听不懂人话。

  手里的药瓶烫手山芋一般,扔也不是,拿也不是,易苇嘟着嘴严肃思考着,眼角瞟过陆子霄一眼,正好捕捉到他眸中闪过的笑意。

  这下可把易苇点燃了,竟然被反戏弄了!她三两步跳将过去,朝负手站立的陆子霄扑了上去,“你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故意耍我玩!”

  陆子霄条件反射退了一步,用一只胳膊截住她整个身体,“不是,你让我说的,你忘了吗。”

  “你这么听话,我让你喊小姑姑你怎么不照做?”

  “你就是故意的!”

  陆子霄又无奈了,被动接住她拼命往上扑的身子。

  吵嚷不断中,旁边的小窝里突然发出声声“嗷呜”“嗷呜”的兽吼。

  陆子霄表情肃然起来,他扒拉掉易苇,往小窝凝目望来。

  黑团子作为巡山兽,虽有发声系统,发声系统却是残缺不全,因此极少发出声响,而一旦发出声响,必然是领地遭遇重大入侵事故。

  可巡视图上并无任何异常。showbyjs('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