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第7章 第七章(修)

小说: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 作者:神眷仙属 更新时间:2021-02-23 08:27: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易苇怕被陆子霄扔下去,不得不委屈求全,巴巴地问道,“子霄,你要带我去哪?”

  “你的住处。”

  “我娘不是刚经过么,我们能追上她吗?我想跟我娘一块回去。”

  陆子霄只顿了顿,“它不是你娘。”

  “什么?!不是我娘(夫人)是谁?”易苇和香果异口同声。

  可是,说完这句,无论易苇再怎么问,他都不吭声了。

  气得易苇想拧他肉,说话藏一半,什么毛病。

  书里并没有相关的描写,看来八成被作者有详有略地略过去了,毕竟三章内的情节,能写的也就那么两三件事,一件主角寄居易家不受待见,一件主角如何不受待见如何受欺负,一件主角因受欺凌而爆发天赋震撼全场。

  ——————

  到了春夏院门口,陆子霄也没进去,将她交给丫鬟便离开了,临走之前,易苇特地看了眼他耳后的信任值。

  [为什么还是负二十?他不是已经信了我的邪了吗?]易苇纳闷道。

  机械音:[数据延迟,数据修复中,数据已正常,主角信任值现为负七。]

  [他都主动抱我回家了,信任值竟然还为负?你们数据出错了吧?]

  五号出声,[没有错误。主角留你一命,包括抱你回家,是因为他本身正直善良,顾念着你是他亲人,有情有义。]

  [你不必灰心,短短几个小时,你已经把他的信任值由负二十增加到负七,足以说明你今晚的行为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打动他了。]

  易苇一寻思,心想说得倒也对,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原主给他留下的阴影,不是一蹴而就就可以消除的,形象重建更是一项经年累月的大工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嘛。

  又听五号鼓励她,[信任值回到原点时,系统将自动赠送你一个大宝贝哦。]

  大宝贝?信任值归零也值得庆贺?

  易苇兴致缺缺,[什么大宝贝?‘屠龙宝刀点击就送’,‘点击就送黄金大翅膀’?那种吗?]

  五号,[……]小说首发.xs.m.xs.

  ——————

  回到屋内,在香果晓凝的协助下,易苇洗漱了一番,舒舒服服躺在了暖暖的被窝里,好不惬意。

  只是现在暂时不能睡,她派去李氏那处打听行踪的丫鬟还没回来。

  她不是怀疑陆子霄的话,她是为了确定李氏究竟是不是一直在房里待着,如果李氏一直在房里待着,说明那个鬼东西会幻术易容术,如果李氏出去过,且与鬼东西出现的时间吻合,那就比较麻烦了,鬼东西很可能会附身,不仅难以驱赶,最重要的是容易伤到它附身的无辜之人。

  易苇默默在心里祈祷,一定要是前一种。

  没过多久,寝室门被轻轻叩响了几下,“小姐,您睡了吗?奴婢给您回话来了。”

  香果跑过去打开门,放人进来,又把门关上。

  彩凤向半坐在床上的易苇拘了拘礼,说道,“小姐,奴婢打听好了,夫人晚上并未出去,从您这回去便一直待在房里查账。”

  “当真?”

  “千真万确,奴婢不敢有丝毫隐瞒。”

  易苇也不表露情绪,只道,“好,香果,赏。”将人打发走了。

  易家作为一方巨贾,其家宅宅邸风水自然是千挑万选出来的,镇宅之物同样少不了,那鬼东西既能潜进来,用的又是幻术,肯定有一定法力傍身,再加上敌暗我明,硬对硬显然不明智。

  除非把陆子霄祭出来,不过那样太大材小用了,她好不容易回点血的负信任值,可怜见的,别说一夜回到解放前,飙降到负一百都有可能。

  目前能做的就是多加防范,看它是否有祸害人的倾向,然后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请几个道长修士来瞧瞧,她家离天玄山不远,道人好找得很。

  五号应该是检测到了魔物存在,提醒道,[亲手杀死魔物仙物可获取数量不定的法力或灵力,越强大的魔物仙物,能获取的法力灵力越多。]

  又到了她最爱的捡漏环节!

  易苇眼神一亮,磨刀霍霍,[让其他人先下手,等奄奄一息时,我再给补一刀,这样算我亲手杀死吗?]

  五号,[算,但获得的法力灵力有限。]

  ……害,这破系统,还挺严格。易苇不想搭理它了。

  干脆闭上眼关上脑歇了,梦里啥都有。

  ——————

  第二天上午,易父易母过来看她的时候,易苇掐头去尾地将撞邪的事情说给了他们听。

  在这个宅子里住了三十余年,从未出过异样,易远鸿对宅子可谓是相当放心相当满意,因而,他不以为然道,“别自己吓唬自己,有天玄山挡在前头,里面的仙长道长个个厉害,咱们家不可能冒出奇奇怪怪的脏玩意。兴许是你眼花看错了,你看你这虚弱的小身板儿,非半夜去茅房,用恭桶多省事,整天瞎想什么,听爹的话,好好待在房里养身体。”

  “可是近些……”近些年魔界日益壮大,道界已经呈式微趋势了啊。书里白底黑字写的。

  易苇刚想出口辩驳,李氏却握着她的手,附和道,“你爹说得对。苇苇,咱们要静心休养,不折腾自己,乖乖吃药吃饭,身体才能早点好起来。”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都有可能酿成巨大的祸患,你们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易苇内心在咆哮。

  在书里,原主十五岁生辰宴上,陆子霄身上的魔性爆发,受波及的不仅是包括原主在内的欺凌陆子霄的易家子孙,还有一众与易家关系良好的官宦富家子弟,易远鸿也因灾祸发生的一瞬想跑过去拉原主而受了重伤,余生缠绵病榻。

  主心骨倒了,剩下的易家后辈残的残,幼的幼,又失去了各个亲友家的帮衬,易家自此一蹶不振,到后来,等陆子霄的仇家想寻易家时,易家已找不到一人。

  陆子霄唯一一次失控的具体原因,也是个迷,易苇不信只有欺凌一个原因,不可能会那么凑巧。陆子霄并非狠毒之人,即使想解决欺凌他的人,也不会特意去挑生辰宴这个时间点,牵连害死许多无辜的人。

  但这个漏洞已经被作者坑了,只在只片语间暗示有修魔者诱导。

  与修道者不同,修魔者大多心思诡谲,行事无端。

  陆子霄现在尚不懂如何控制灵息,他身上强大的魔系天赋,对于修魔者来说,一方面,比春.药鲜血还诱人,一方面,又比魔帝戾墟更让他们敬畏。

  易苇合理怀疑,那个鬼东西修的便是魔道,因陆子霄而来到易家,并且很可能与陆子霄失控事件有联系。

  越推测,易苇越想快点把它揪出来盘问一番,易家的悲剧不能重演。showbyjs('穿成男主的恶毒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