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枭雄陈六 第2076章 金戈在哪!!!

小说:都市狂枭雄陈六 作者:陈六合 更新时间:2020-05-27 01:3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秦墨浓的软细语,陈六合心中都是一片柔软。

  他轻轻揉着秦墨浓的秀发,道:放心吧,你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重要过我的生命!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的!金戈......我一定会让她平安!

  虽然这话听在你耳中,可能会觉得我有些无耻,但事实就是这样,生命从来都不缺少奇妙,狗娘养的缘分也喜欢跟咱们开着一个个的玩笑。陈六合苦笑一声说道。

  你还知道你自己无耻啊?算你有点自知之明。秦墨浓轻轻掐了陈六合一下,看似愠怒,其实在那双柔美的眸子中,盛满了对自己男人的心疼!

  她能读懂她的男人,她知道她的男人心中有多苦多累多难。

  可正是因为这样,她男人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才会变得更加伟岸和高大......

  陈六合、秦墨浓、黄诗远三个人在家里吃的午饭,饭后,秦墨浓陪着陈六合安静的坐了一会儿,便很懂事的带着黄诗远一起离开了!

  这个时候,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也不是你侬我侬的时候!

  事情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有了巨大的突破和进展,陈六合已经可以断定徐铭蔚心中有鬼,很可能就是在暗中与黄家勾结的人!

  不过,陈六合并没有声张出去,整个白天,陈六合也只是让王金彪盯着徐铭蔚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其他的过激行为!

  太阳西落,夜幕降临,今晚的夜空不错,银盘高挂繁星点点。

  吃过晚饭后,陈六合拒绝了任何人要来这里陪他的好意,跟黄诗远两人聊天聊到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陈六合开着跑车离开了家。

  城南,有一处别墅区,这里依山傍水环境优美,有着足够的静谧,又有着大规模的绿化,即便是在这样繁华的大都市当中,也能享受到世外桃源般的诗画安逸!

  一栋占地面积足有五六百平方米的气派别墅前,停了四辆黑色的轿车,别墅外,有人把手!

  陈六合到来的时候,王金彪的心腹手下谷阳赶忙迎了上来,他的腿因为被王金彪开了一枪,所以行走间一瘸一拐,需要依靠拐杖!

  这个他本该躺在医院养伤的阶段,却一刻也不敢停歇!

  谷阳不怨王金彪,因为这是他咎由自取的下场,能保住一条命,就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他带伤行事,不是为了帮别人效力,而是在为自己将功赎罪!

  人呢?钻出跑车,陈六合面无表情的问道。

  人正在别墅里面,彪哥在里面看着。谷阳对陈六合毕恭毕敬的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快速走进了别墅!

  这别墅,是属于徐铭蔚的产业,而陈六合口中的人,指的自然就是徐铭蔚了!

  别墅二楼的客厅中,一个浑身鲜血的男子卷缩在地下不停的颤抖!

  他的模样很凄惨,身上有着明显被殴打的痕迹,伤口随处可见,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这个人,不是徐铭蔚还能有谁?在徐铭蔚的不远处,还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死相很惨,还瞪着一双惊恐的眸子,看起来很渗人,为现场营造出一种可怖的气氛!

  这个女人是谁,陈六合一点也不关心,应该就是徐铭蔚的情人之类的!

  六哥。陈六合到来,王金彪立马走上前垂头弯腰的打招呼。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来到了徐铭蔚是身前,蹲在地下,看着如死狗一样的徐铭蔚,陈六合露出了一个冷笑!

  此刻的徐铭蔚,俨然没了往常的意气风发。

  想不到吧,徐董,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你兴致很高啊,金屋藏娇?真会享受人生!陈六合充满了讥讽的说道。

  陈六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今天不是已经把话说透了吗?真的不管我的事.......徐铭蔚慌慌张张的说道,脸上盛满了恐惧神情!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吧?那你也太天真了!

  陈六合冷笑的摇了摇头,王金彪给他搬来了一把椅子,陈六合大马金刀的坐下。

  手臂撑在膝盖上,上身前倾,居高临下的低睨着徐铭蔚道:今天白天之所以没有动你,是因为时机不对!我又不想惊动警方,让你落到警方手里,所以才不得不让你多逍遥几个小时!你还真以为我会就这样的放过你了?

  顿了顿,陈六合笑道:现在好了,我们可以好好玩玩了!心中不要再抱着侥幸行为,我保证,不会有人来这里救你!就算你死了,也顶多算是人间蒸发了一个废物而已!

  闻,徐铭蔚的身躯狠狠一颤,惶恐道:陈六合,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我没有得罪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呵呵,你有没有得罪过我,你心里很清楚!

  陈六合凝目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徐董,你就直接交代了吧,这样也能少吃一些苦头,也没必要浪费大家时间!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是你唯一的求生机会!早一点道出真相,让我救出王金戈,那大家都能相安无事!万一因为你的不配合,让我的女人出现半点闪失,我让你全家老小全都跟着填坑!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徐铭蔚瑟瑟发抖的说道。

  陈六合的眼睛都狠狠眯了起来,里面寒芒四溢,他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到现在还不肯跟我配合?

  今天晚上,要么你就跟我把事情交代清楚,要么你就死在这里,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陈六合的声音变得无比阴森。

  不是......不是我做的,你让我怎么交代......陈六合,你找错人了......徐铭蔚语气颤抖的说道。

  陈六合失望的摇了摇头,没有再浪费口水,站起身,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

  王金彪心领神会的提起一个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一把老虎钳,随后,让手下把徐铭蔚的脑袋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