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枭雄陈六 第1616章 天职与使命

小说:都市狂枭雄陈六 作者:陈六合 更新时间:2020-05-27 01:3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六合跟沈清舞这对奇怪的兄妹两,他们有时候想要的真的很简单,哪怕是只要知道互相彼此的存在,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就可以了!

  哥,我不许你接这次任务!你不能踏出国门!沉默了足足一两分钟,沈清舞才突兀的开口说道,声音平静,但却蕴含着让陈六合不忍心拒绝的坚定!

  听到这话,陈六合的心脏微微一紧,他咧起的嘴角弧度更加明显了,道:小妹,你知道,这不可能的,这一次,哥一定会去!

  哥!我不许你去!沈清舞鲜有的在陈六合面前表现出了倔强的一面。

  小妹,这其实与很多事情无关......陈六合轻声说道。

  哥!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的任务,你这一次踏出国门,会有多少人不想让你活着回来?在国内,他们或许还会有所顾忌,但一旦走出国门,他们会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的把你永远留在未知的土地上!沈清舞凝声说道。

  陈六合不动声色,脸上的表情都没变换丝毫,他轻声开口:我知道,我也都懂,但我还是无法拒绝这次的任务!并非事关我切身利益,并非我需要这一块功勋章!

  深深吸了口气,陈六合继续道:小妹,首先,我是沈家的人,我们沈家人,就是为了守护这个国度而生,任何个人利益,在国体面前,都如此的不值一提!

  其次,我是一个军人!只要这个国度需要我,我定当挺身而出,我的天职与使命便是护土一方!

  陈六合轻声说道:这种使命,是已经融入了我们沈家骨血里的,也是融入我陈六合骨血里的!即便前面是一条死路,我也定然阔步前行!不为别的,只为我们老沈家问心无愧!只为让军人这两个字,不会在我身上被抹黑!

  哥!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如此大义,并不代表别人会如你一样光明磊落!这个世上少不了阴险宵小之辈,我们沈家付出的代价还不够惨重吗?他们为达目的会不折手段!

  沈清舞语音都显得有些颤颠,显然,这次事件之下,隐藏着太多太多的危机,或许在这些不定性的未知危机中,明面上的地狱犬小队,反而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如果真有人要趁乱作怪我也不能阻止。陈六合故作轻松的说道。

  哥,非去不可吗?沈清舞深深吸了口气说道。

  嗯,哥这样做,不是因为自私,真是因为不想让整个沈家让人觉得自私!陈六合淡淡说道。

  哥,你不去,还会有别的选择!放眼华~夏,地狱犬佣兵团,并非只有你一人才可制衡!沈清舞说道。

  我知道,但事情落到了我的头上,就推迟不得!其实是弊是利很难断论。

  陈六合轻声说道:小妹,其实你也无需担心,你知道哥,谁想把我永远的留在国门之外,都太难,难如登天!我若不想死,谁能斩的了?

  哥!你如果出事了,我要让天为你变色!我会不顾一切的杀光任何一个该杀的人,哪怕就是砸了沈家这块招牌,我也在所不惜!沈清舞语气深沉,字字如针。

  放心!哥只做每一件该做之事,咱活着,不就是想活得更加舒坦吗?哥所做的,都是为了能让我们以后活得更舒坦一些。陈六合揉了揉脸蛋,笑着说道。

  兄妹两的谈话也到此结束了,有太多的话要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千万语都化成了默默无声。

  但两人谁都没有舍得挂断电话,就这样让沉默侵袭着他们,两个人都静静的把电话放在耳边,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车窗外的鸣笛声与喊骂声不断响起,因为陈六合的挡道,交通都为之堵塞,但陈六合却对此不闻不问毫不关心。

  直到了十几分钟过后,还是陈六合强逼着自己率先挂断了电话。

  把车窗放下,让寒风吹进,陈六合才感觉心中的沉闷稍微轻松了一些,那些叫骂与鸣笛,也更加清晰的传来。

  有人甚至跑到陈六合的车身旁怒斥质问,对此,陈六合都是满脸赔笑,一个劲的道歉赔礼,那模样,毫无半点不满与戾气可。

  根本就没人会知道,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被誉为杭城地带最不能招惹的大魔王,足以让人谈之色变的陈六合!

  整理了一下心情,陈六合启动跑车,一溜烟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他先是去了一趟杭城大学的教室公寓,他见到了秦墨浓,时隔一个多月的重逢,两人并没有什么风花雪月的浓情蜜意。

  陈六合只是安安静静的陪着她,陪着她坐在杭大校园内的草坪上,看着天上似银盘的明月。

  墨浓,马上,我又要走了,这次去远行,也许很快,也许要很久。陈六合说道。

  嗯,注意安全......秦墨浓轻轻点头,靠在陈六合的肩膀上,没有如小女人一样的依依不舍撒娇纠缠,甚至连一丁点的不满都没有。

  跟我在一起,不但要承受不断的等待,还要担惊受怕,会不会觉得委屈自己?陈六合昂头看天,没去看秦墨浓,似乎是不敢,似乎是歉疚。

  所以,你一定要给我一个美好的结果。秦墨浓看着陈六合,知性美十足的笑道:不能让这个煎熬的过程,让我白白承受。

  好!陈六合重重的点了点头,就像是许下了一个一辈子不敢违背的诺!

  半个小时候,陈六合离开了,秦墨浓目送着跑车离去,直到跑车的尾灯都消失在了眼帘当中,她仍旧迟迟不肯挪开双目。

  黑夜下,没人能注意到,她的双掌已经紧紧的扣在一起,似乎是在默默无声的祷告着。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的男人此次远行,一定不会简单!

  因为今晚,她的男人脸上,一次都没有流露出过那种招牌式的轻佻与浮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