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庄谜影 第三十三章 华龙公司

小说:山庄谜影 作者:雪原2020 更新时间:2020-11-25 07:00: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志新为了让自己成为合法商人,研究了很多路子,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投资公司上。投资公司一手进钱一手出钱,最便于洗钱。柳志新对于金融业并不陌生,可是要在美国办公司必须精通英语,而他最薄弱的环节就是英语。所以他要找到一个既精通英语又忠实可靠且便于控制的帮手。为此他伤了不少脑筋。

  一个偶然的机会,柳志新得知省城警察学院副教授黄大龙有个女儿在外国语学院读书,是个很好的苗子。黄大龙是柳志新爸爸柳康的得意门生,也是柳志新姐姐柳芳然的大学同窗。柳志新见过几次黄大龙,觉得他为人老实厚道,而且有爸爸和姐姐那层关系,也多了几层保险。于是他备了一份厚礼,请黄大龙的女儿到公司帮帮忙。

  黄大龙的女儿叫黄玲玲。与虎背熊腰的黄大龙不同,黄玲玲身材高挑,脸庞白里透红,高鼻梁,丹凤眼,一头蓬松乌亮的长发。黄玲玲是家中的公主,地位至高无上。她表面上和母亲江海波站在一起,母女俩结成牢不可破的统一战线,共同对付既老气横秋又不识时务的黄大龙,而在心里头则是更多地站在爸爸一边。她觉得妈妈太强势了,常常是得理不让人,无理也会闹得天翻地覆。而爸爸虽然人高马大虎虎生威,性格却很弱懦,尤其是在妈妈面前。爸爸事事以妈妈的马首是瞻,可是在家中的地位依然岌岌可危。因此,当黄大龙要黄玲玲去帮帮柳志新时,便满口应承了下来。其实黄玲玲帮助柳志新也不全是为了黄大龙。毕业在即,如果柳志新的公司有发展前途,未必不是她落脚的地方。

  柳志新轻轻扣响了黄玲玲的房门。

  “谁呀?”房间里发出懒懒的含糊不清的声音。

  “是我,柳志新。”

  一阵沉寂,房间内外同时处于窒息般的沉寂。

  听没有回声,柳志新又重复了一句:“玲玲,我是柳志新。”

  “啊!原来是柳叔,请稍等!”听话音,黄玲玲很是惊讶。随着一阵窸窸窣窣叮叮当当的响声,黄玲玲终于打开了房门。

  “柳叔,您是什么时候来洛杉矶的?怎么没提前吱一声?”黄玲玲睡眼惺忪地站在柳志新的面前。

  “玲玲,我知道这些日子你跑的很辛苦,现在又是凌晨时间,本不想打扰你。可是我终究还是沉不住气,还是把你吵醒了。”

  “柳叔太客气了!您先喝杯茶,我洗漱一下就向您汇报工作。”

  “好的,我在客厅里等你。”

  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备,华龙公司终于挂牌营业了。公司

  选址在洛杉矶商业中心大厦十三层,营业面积八百六十平方米。按照柳志新的本意,既不想搞开业庆典,也不想搞挂牌仪式,更不想搞什么舞龙舞狮等大张旗鼓的活动。用东北人的话说,包子好吃不在褶上,他的华龙公司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要保持低调,摈弃一切华而不实的东西。可是黄玲玲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她说不搞大型活动可以,但必要的应酬还是应该有一点。尤其是商业中心大厦的同行和唐人街上有名望有影响力的华人老板,要请他们吃顿饭,以后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柳志新接纳了黄玲玲的建议。在招待酒会上,一个同在商业中心大厦十三层办公的华阳公司的总裁,引起了柳志新的兴趣。总裁姓吕,名加辉,四十出头,祖籍福建,出生在加州旧金山海湾区。吕加辉很健谈,能说一口流利的略带岭南口音的普通话,行为举止与柳志新很合得来,二人大有他乡遇故人的亲近感。

  吕加辉一脸虔诚地举起了酒杯:“柳老板的气魄和胆识实在令鄙人钦佩。眼下正是金融危机时期,美国经济陷入了低谷,很多行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柳老板逆势而上,把公司开到了洛杉矶,充分展示了十足的自信和雄厚的经济实力。鄙人不才,今日特意来沾沾喜气,也很想借助柳老板的东风,提振一下自己的士气。鄙人就借花献佛,祝愿贵公司财源广进生意兴隆!祝愿柳老板一帆风顺马到成功!”

  “多谢多谢!彼此彼此!我们同干一杯!”

  “同干一杯!”

  柳志新以东北人的豪爽又回敬了一杯,说道:“在下初来乍到,既没有经验也没有人脉,可谓是两手攥空拳两眼一抹黑;而吕老板久居美国,对洛杉矶了如指掌,今后还多有仰仗,请多多提携才是。”

  柳志新的话似乎戳到了吕加辉的敏感神经,让他骤然间变了脸色,眸子里的精光也在渐渐下沉。“咳,不瞒柳老板,鄙人这两年运交华盖,生意越做越坎坷,财路越走越狭窄,已经是大不如从前了。尤其是去年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后,华尔街金融海啸一浪高过一浪,诛连了很多无辜企业,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鄙人虽然十分谨慎,但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公司资金链断裂的厄运。为了收拾残局,鄙人狠了狠心把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处风水宝地挂牌出售。唉!这哪里是出售房地产,简直就是从自己的身上割肉!购买那块地方鄙人花了八千万美金,现在出资人仅给一千八百万,还不及原价的四分之一,怎能不叫鄙人心寒呐!”

  “为什么一定要出手呢?等等看嘛。”

  柳志新嘴上应酬着,心里却打起了小九九。他对加拿大多伦多并不陌生。多伦多是一个全球化城市,是加拿大的经济中心。它位于安大略湖西北岸,与美国纽约城只有1小时的飞行距离。在选择洛杉矶之前,柳志新曾经在多伦多转悠了好长一阵子,对于安大略湖的美色十分留恋。可是在他的潜意识中,加拿大国力有限,难以和中国相抗衡;将来一旦被通缉,说不定还会被遣送回去。因此他最终放弃了多伦多,来到洛杉矶安家落户。今日听说吕加辉被迫出卖在多伦多的房地产,又重新勾起了他的安大略湖情怀。他曾经征求过姐姐柳芳然的意见,柳芳然说要稳打稳扎,不要把战线拉得太长,当务之急是办理美国绿卡,只有绿卡到手才有资格图谋事业发展。眼下绿卡已经到手,他如愿以偿地享受美国法律的保护,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

  “吕老板,您能否向在下详细介绍一下多伦多的项目?不瞒您说,在下早就有在多伦多发展的打算,如果吕老板的价钱合适,在下倒很想试试运气。”

  吕加辉浑身一震,立即来了精神,忙说:“柳老板,百闻不如一见,多伦多离洛杉矶并不遥远,莫不如明日我们就到那里实地查看,鄙人自会为您讲解清楚。”

  “如此甚好,那就麻烦吕老板跑一趟了。”

  “不麻烦,应该的,应该的。”

  金秋十月,正是多伦多树叶转色的季节,气候凉爽舒适,阳光充沛,漫山遍野呈现出红、橙、黄、绿色彩,令人心旷神怡。这里有流光溢彩的超高建筑,有现代奇观之一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塔,有美丽迷人的安大略湖。可是此时的柳志新并没有心情欣赏多伦多优美的景色。来到多伦多的第二天,原本要带他去现场查看房地产项目的吕家辉竟然迟迟不肯见面。他闷闷不乐地在宾馆里等了大半天,还是不见吕加辉的踪影。傍晚,他实在憋不住了,一个人离开宾馆,沿着湖滨小路信步走去。

  安大略湖气候多变,刚才还是阳光明媚,转眼间空中布满了厚厚的云层。柳志新踏着松软的半绿半黄的草地,走进一片高大的乔木林。他坐在长条椅子上,仰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出神。他感到自己的多伦多之行有些冒失。他本来一向谨慎,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哪怕是知根知底的亲朋好友。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在吕加辉面前却失去了分寸。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吕加辉的一种特殊的魅力所吸引,被吕加辉的挥洒自如放浪不羁所折服。可是来到多伦多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吕加辉的热情、吕加辉的魅力、吕加辉的挥洒自如都不见了。他心中充满了疑惑,不知道吕加辉在搞什么名堂,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变故。难道吕加辉在洛杉矶酒会上的言谈举止是装出来的?难道吕加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想到这,他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远处传来了沉闷的雷声,天色更暗了。柳志新起身要走,发现两个高大的白人围了上来。他心中一惊,不由的加快了脚步。那两个高大的白人也加快了脚步,像两座铁塔挡住了去路。他操着半生不熟的英语问:“你们有事?为什么拦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