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情 百九十 长城饭店

小说:硅谷情 作者:蒗颉 更新时间:2020-10-21 08:03: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丽颖的儿子们围着杰杰看,也七嘴八舌问是妹妹还是弟弟?

  快一年没见过这三个皮孩子了,霭青发现他们都长大了好多,相貌也变了,特别是眼睛,开始深陷,越来越像百安,“丽颖,他们都成了小男子汉了。”

  “有吗?”丽颖轰着儿子们,“你们都是第一次见乔治叔叔,北北,要懂礼貌,去,带弟弟们问好。”

  “乔治叔叔。”三个孩子马上扑向正在握手聊天的乔治和百安。

  “百安申请回国了。”丽颖告诉霭青,“孩子们都大了,该上学了。”

  “在这里有国际学校啊。”

  “不一样。”丽颖朝百安指了指,“他说孩子在这边的时间太长了,会不知道自己的国家是什么样子。”

  百安雇主的办公室就在斯坦福大学里,“你们回加州吗?”霭青很想他们做邻居。

  “肯定先在湾区落脚啊。”

  “那太好了。咱们可以常聚会。”霭青拍手叫好,“你的房子在山景城,对吧?”

  “劳斯奥托。嗯,和山景城隔一条高速。”

  丽颖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霭青听出其中的优越感。那条高速是280,号称世界上最美高速。路东是山景城,属于硅谷,路西是劳斯奥托,一个山林中的小镇。

  得益于谷歌脸书苹果这些高科技公司的高薪,周围的房地产水涨船高,山景城随便一个小黑屋就上百万。

  可是有着百万豪宅的山景城比起山林里的小镇劳斯奥托,就是贫民窟。劳斯奥托的平均房价四百万,是山景城的一倍多,上千万的房子到处都是。

  霭青暗想丽颖和百安的房子该属于千万豪宅吧,自己在小河马克的汤耗子还是别拿出来显摆了。

  “好啊。等你回去开爬梯哟。”

  “那肯定,先请你和乔治。”丽颖稍微有些失落,“也不知道在湾区能待多久。”

  “为什么?”

  “百安想从政,我们极有可能去华盛顿特区。”

  霭青有些失望,“哦,百安是想回国务院吗?”百安以前是大使馆的文化三秘,隶属国务院。

  “不知道,可能吧。助理国务卿想要他去。还有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也对他感兴趣。”

  霭青看了一眼聊的兴致勃勃的百安和乔治,这和她对从政的理解不太一样,百安去国务院工作应该叫公务员,“百安有很多经验,对国际关系有研究,肯定有用武之地。可惜咱俩就是无缘。”

  “我也想留在湾区啊。百安是德州人,也可能回家竞选议员。”丽颖拨弄着头发,“暂时还不知道在哪里落脚。所以咱们可以是短期邻居。”

  “以后的事谁也难料,别想那么多了。看咱俩,都是北京人,搁十年前,想过会在美国安家吗?”

  丽颖绽开笑容,美丽动人,霭青羡慕地看着丽颖光洁细腻的脸蛋,“你这么多年也不变样。我刚生一个,觉得老了好几年。”

  丽颖凑近霭青的脸,仔细看了看,“没保养吧?我不是教过你吗?”

  霭青搓了搓脸,“没时间。”

  “瞎说。”丽颖按住霭青的手,“别这么搓,搓出皱纹了。明天我带你去美容。现在,先去吃饭。”

  和丽颖约好的是去长城饭店的餐厅,霭青看到评价不错,中餐西餐都有。不过乔治和百安会不会更喜欢西餐?更新最快s..sm..

  “当然吃中餐。”丽颖毫不犹豫,“你回来不吃中餐解馋,吃什么西餐。”

  “百安吃的惯?”

  “必须的。我说,你都喂乔治吃什么啊?还没训练出个中国胃来?”

  “我懒的做,吃扣思扣食堂多,乔治应酬也多,”

  “中餐啦,”丽颖不想听霭青的理由,挥手打断她,“我请客。”

  “那哪行!”霭青和丽颖争执起来,“我请你们来的,我尽地主之谊。”

  “我才是地主。”丽颖笑嘻嘻地说,“我家就在新源里,楼下就是。你这是到了我家,我必须请。我不请你,我请乔治。”

  乔治和百安听她们俩大声叫喊,不知发生了什么,丽颖转向百安,“我们去二十一层吃饭,你报销。”

  “那当然。”百安一口答应。

  公款吃喝看来哪儿都一样,霭青不再坚持,“那先谢谢你们。”她也不想在餐厅争个脸红脖子粗的,“那明天去做脸我请客。”

  丽颖眨了眨眼,笑而不语。

  中餐厅位于酒店顶楼,真是五星级高大上,既然是中餐厅,就有中式装潢,跟白天去的仿膳不一样,这里点缀的恰到好处,很舒适的感觉。

  服务员穿着旗袍笑容可鞠地把他们带进包间,三个男孩子直奔窗户,趴着看外面的风景。

  大人们坐下来,服务员马上端来茶水。

  “这里主要是粤菜和川菜,讲究排场,”丽颖张罗着,“你不忌口吧?乔治呢?”

  乔治笑着说,“我不吃虫子。”

  “谁说中餐就是虫子?”丽颖翻了翻白眼。

  “乔治在开玩笑呢。”霭青赶快打圆场,这都是她的错儿。

  在给乔治灌输中国文化的时候,提到过广东人什么都吃,天上有翅膀的只有飞机不吃,地上有腿的只有桌子不吃。极端的有吃蛇,吃猫,吃炸蟑螂。乔治别的没记住,把广东和虫子紧紧联系起来。

  看来丽颖来这里多次了,菜谱也不看,直接点了几道菜,“煎鳕鱼,菠萝咕咾虾,羊排,叉烧,每次的味道都不错,他们老外肯定吃的惯。”

  “咱们俩吃些正宗的,清蒸鲈鱼,食材特新鲜,人参乌鸡汤,给你补补,黑椒牛柳,特别滑嫩,你吃辣的,对吧?口水鸡,宫保鸡丁这里做的最好,担担面,再来个什锦炒饭,够不够?”

  霭青听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太多了吧?”

  “不多不多,他家的量大,要不然我还要再点两道呢。”

  “我是回来解馋,你是不是把以后几年的先吃够了?”

  “湾区算好的啦。”丽颖点头同意,“特区和德州差远了。”

  “旧金山有些粤菜馆子还行。”霭青去过中国城的几家,饮茶点心,很好吃。

  “嗨,要不要来个炸蚂蚱,吓吓他们?”

  “别,你别吓我。”

  “你怕虫子?”丽颖促狭地眨眨眼。

  霭青确实不喜欢吃那些奇怪的东西。

  “我记得谁喜欢吃炸蚕蛹?不是你?”

  霭青使劲摇头,“不是我。”

  “噢,想起来了,是琳琳吧?”

  沈琳琳,她们在巴尔的摩的室友,现在在湾区开个甜品店。

  霭青不久前刚刚见过琳琳和她那个胖胖憨憨开大货车的老公艾瑞克。

  “她结婚了?”丽颖转了转眼珠,“我说她怎么从新加坡回到美国的,靠结婚。”

  “不会吧。”霭青没有想过,“琳琳挺厉害的,她开的那个公司要不是,”

  霭青闭了嘴,突然想起丽颖不知道那个事件。

  “不是什么?”丽颖张大一双妙目追问。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