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是个铁娇娇 第51章 旧疾

小说:侯爷是个铁娇娇 作者:华欣 更新时间:2020-10-21 06:16: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崔浩大惊失色,急忙上去搀扶,却被宁姑姑抢先一步。

  太后站稳了身子,面色却异常凝重。

  “老祖宗,是皇上要……”崔浩心下忐忑,祖父那里到底出了什么样的大事,能让老祖宗这般惊慌?

  太后伸手想去扶面前的桌案,却一下子抓空,踉跄着才坐了下来。

  她稍稍缓了一下,才道:“东雍州,被后梁攻破了。”

  东雍州,是镇北军驻守的关键阵点。东雍州城破,大陈的北边大面国土都敞开在后梁的眼皮子底下了。

  京城,此刻黑云压境,让人喘不过气来。

  大陈,亦是。

  相较于太后的心平气和,御书房里却是一片狼藉,名贵的瓷器碎了一地。两个伺候的小太监,跪在地上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除了先太子无端薨逝那次,这是皇上第二次发这么大的火呢。

  康王爷几人匆匆赶到,高玉进去通传,没一会儿传出皇上低沉的声音,道:“都进来吧。”

  几人这才小心入内。

  康王爷看了看满地杂乱,上前一步行礼作揖,开口道:“皇上。”

  皇上以手撑额,脸上怒气未消。抬眼觑了他们几个,挥手示意高玉:“把那份八百里加急的军情翻出来,给他们瞧瞧……”

  康王爷接过被摔的破裂的奏折,打开来看。

  颜老将军是个心急的,也凑过来观瞧。

  折子是吕景同亲笔书写,上道:东雍州城破,退守愠州。

  颜老将军当下就气的直骂娘,又怕皇上听见了不雅,自己嘀嘀咕咕的啐了好几下。

  康王爷也面色有难,这吕景同真是有负圣宠。皇上宠他信他,镇北四十万大军交到他手里,不求开疆扩土,单一样守好国门他竟然也做不到!

  三个人中,唯有崔老侯爷低头不语。

  皇上开口问他:“进中,你作何看法?”

  崔老侯爷打十几岁起就跟着先帝在镇北打仗,崔家一本家传的兵法如有神助,便是在跟后梁的对峙中,屡屡兵出险棋,以少胜多。

  而如今镇北军将领吕景同,却空有一腔忠心。若论起行军坐阵,比崔老侯爷差之远已。

  那后梁的战场,再没有人比崔老侯爷更为了解的了。

  皇上重用吕家的忠心,却也清楚的知道崔家的本事。吕景同吃了这么大的一个败仗,能在这个时候力挽狂澜,扳回东雍州一局的,崔进中是不二人选。

  崔老侯爷躬身道:“臣退隐多年,这些朝堂之事疏远已久,早已不得其法了。”

  皇上冷哼一声,道:“如今后梁带兵的,是木镇的小儿子。当年在战场之上,你率镇北军屡挫木镇,打的他们抱头鼠窜,主动退兵四十里,如今竟也不得其法了?”

  他不愿崔家上战场是一回事,崔家推辞不愿去,则是另一回事了。

  君君臣臣。为君之道,最好不过是那些愚忠的。

  崔老侯爷跪在地上,磕头行礼:“臣古稀之年,早已身体衰败,提不动刀,跃不上马,也早没了那股子要强的英勇劲儿了。”他眼泪潸然,“大陈能人志士万千,臣死不足惜,可战场瞬息,唯有能臣可做将才。”

  说白了,他不敢去。

  昔日威风赫赫的崔老侯爷,如今跪在御书房里,连提刀跃马都不敢了。

  颜老将军在一旁看的心里窝气,前些日子两个人还在演武场比试,今儿这老货就在皇上面前卖惨!原只当他是英雄不得志,谁料想,竟是实心草包软怂蛋!

  “臣愿请旨去镇北军效力!”颜老将军跪地慷慨道。

  他是个糙人,是先帝在冰天雪地里捡了他,教他带兵打仗,又安排他娶媳生子,这才得以拜将封侯。他不信神佛,却唯独信奉先帝。

  他这条命是先帝赏的,便是为了秦氏江山,战死沙场、肝脑涂地,也分毫不会退却。

  皇上抬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眼神微眯,慢慢把玩着手里的玉扳指,久久才开口道:“都起来吧。”

  战场上讲究一个兵贵神速,东雍州到京城,便是跑死马的速度,这会儿子镇北军也早就撤到愠州去了。

  他演这么一出,不过是想看看,朝堂之上,关键时刻能用的人,都还有谁。

  皇上起身揉了揉太阳穴,高玉便上前劝道:“陛下,您旧疾复发,便是不能再如此操劳了。”

  皇上龙体欠安,只得命康王爷主领着,同兵部尚书一起,拿出个得力的法子呈递上来。

  出了御书房,崔老侯爷才惊觉出了一身冷汗,凉风夹杂着雨水一吹,冷的直进骨头缝里。

  崔浩是避开他们偷偷先一步进宫的,不好在巷道等候,索性在半途碰到了路平。

  康王府的小厮来接人,崔老侯爷正要凑着一起回去,就看到崔浩撑着一把油伞,笑呵呵的一路小跑过来。

  “哟,王爷。我大孙子来接我喽。”崔老侯爷笑的眼睛都没了,哪里还看得出来刚才在御书房的畏畏缩缩、行将就木的样子。

  颜老将军在后面冷哼一声:“窝囊。”声音不大,但才走不远的崔家爷俩,听得一清二楚。

  上了自家马车,崔浩拿干净的帕子给老侯爷打了打身上的水珠子。

  看到祖父没事,他就放心了,笑着问道:“你们老几位在御书房吵架了?”

  方才那颜老将军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的应该是祖父了。

  他们几个老爷子自他小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吵吵闹闹的,有时候还要骂上两句。都是行军打仗出身的,谁也不放在心上。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说的就是这种。

  只是崔浩没想到,进宫一趟,还能当着皇上的面前闹出矛盾,也是无所忌讳了。

  老侯爷嘿嘿嗤笑:“不必理那夯货,他成天傻乎乎的,除了带兵打仗什么都不懂。”

  崔浩看他说的真切,倒也不多关心这个,头要紧的是东雍州的事情:“皇上请您进宫,是要去镇北军领兵打仗?”

  太后老祖宗说,这个时候把祖父请进宫,只有一个解释:皇上想让祖父重上战场。

  东雍州的失守,只是一个开端。

  大陈跟后梁的沿线战场就像是拴在一起的战船,打了近百年的仗了,对家的手段技巧都摸得透透的,一处着了火,出现了可攻的突破口,别处也撑不了多久。

  眼下能退到愠州,再之后呢?相州、青州、泰州?

  若是到了泰州,欢喜关一过,大陈的千里沃野就是后梁嘴下肥肉,想逃都逃不掉的!

  皇上忌惮崔家,但这个时候,又不得不重用崔家。

  老侯爷点头笑道:“太后她老人家倒是猜的真着。”就连自己也是在皇上开口后才明白过来这番意思。

  “您答应了?”崔浩皱眉问道。

  皇上想启用祖父,又怕崔家再次功高盖主。圣心难测,便是上了战场成功驱逐后梁,也难保大胜之后不会再出什么端倪。

  可国之不存,民将焉附?

  去,祖父难。不去,老百姓难。

  崔老侯爷挑眉一笑:“我自是拒绝了。”悠悠然道,“我跟陛下陈情,年迈体衰,上不得战场。”

  “那皇上……”

  “皇上听了直闹头疼,让高公公传太医去了。”崔老侯爷回答的坦然,丝毫没觉得自己此等行为有何不妥。

  崔浩抿嘴不,崔老侯爷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明儿个去你爹娘坟上磕个头,让他们保佑你别惹事。用不了几日,让我去北边的圣旨就要下来了。”

  “为何!”他老人家不是示弱告老了么,皇上怎么可能还差祖父去?

  崔老侯爷欣然一笑:“去就是不去,不去就是去。这里面的道理你自己好好悟悟。”

  没等崔浩悟出来‘去’和‘不去’里面的道理,就被一件大事给震惊了。

  关在大理寺天牢里面的周武才,跑了!

  牢头都是秦元良亲自挑选的,十二个时辰轮班,外面还有借调来的御林军三班防守。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在百十双眼皮子底下,踪迹全无。手机端sm..

  皇上气得又摔了一个杯盏。

  这种挑战皇家权威的事情,接连发生,就怪不得他要杀鸡儆猴。

  也顾不得周家的案子定断如何了,当下就宣旨,把周家嫡系亲族明日午时菜市口斩首示众,其余旁支,流放三千里,发配到陵交守海岛去。

  就连周贵妃都遭了牵连,亲哥哥犯下祸事还敢私自逃脱,简直就是往天家脸上甩耳光。

  她连夜被皇上叫了去,训斥一顿,罚俸两年,禁足宫中好生抄一百遍《女戒》反省反省。

  卫国公世子更是委屈,先是心爱的小妾没了消息,明媒正娶的媳妇大着肚子,又递了和离书闹着要回娘家。

  家里的一团乱子还没弄明白呢,就因父亲的案子被牵连入狱了。

  他正心心念念盼着,姑姑能在宫里使得上力气救他出来呢,又来了一道圣旨——父亲越狱,全家抄斩。

  牢门外看守的牢头送来一份饭菜,一块白水煮肉,一块玉米面窝窝头:“吃吧,吃饱了,明儿一早好上路。”

  好家伙,明儿一天牢里面要死几十口,一个犯人补贴五两银子的送行酒,眨眨眼就是一百多两呢!

  有银子拿,牢头们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也不似前几日那般骂骂咧咧,动不动就挥鞭子了。

  卫国公世子看了看面前的饭菜,皱了皱鼻子,还是拿了起来。

  比起前些日子的馊饭泔水,这能看出模样的窝头和肉,已经是好上许多了。

  他明儿就要掉脑袋了,走之前,还不得做个饱死鬼。他涩然一笑,这得亏赵姨娘在抄家之前走丢了,否则她那么娇滴滴的人,哪能受得了这等委屈。

  他正遐想,忽听铁链叮当,听声音是牢门开了,有谁进来。

  就听牢头恭敬道:“您慢着些,小心脚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