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被卖以后[无限] 第59章 深蓝之潮24

小说:我的人生被卖以后[无限] 作者:涅羽苍惑 更新时间:2020-10-21 06:2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房间里有一条暗道,可以直接通向核心动力室。我不确定你在途中会遭遇何种阻碍,对此我唯一的忠告是:抓住机会打开那扇门。”

  如果你说的“阻碍”是指那位灯台女士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她已经凉了……在将莫娜等人的安危托付给阿戈缇雅后,柳予不再停留,按照她的指示快步走向暗道入口。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沉重的盖板后方,阿戈缇雅旋即收回视线,将紧握在手中的羊皮册妥帖地藏入裙摆一侧的暗袋中,她小心地理顺每一条布料的褶皱,以防有人从中看出端倪,然后端起盛放着主菜的瓷盘,一面走向厨房大门,一面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们该出发了。”

  几名船员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莫娜,这名年轻的女船长扫视着那一张张沉默中夹杂着不安和惶恐的苍白脸庞,深深地吸了口气:“走吧。”

  也许是因为宴会的缘故,整艘鲜血公爵号内部出人意料的安静。

  莫娜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跟随在那名独眼女巨人身后,最开始她还试图在脑海中记下行进路线,但很快便发现常规方法明显并不适用于这古代幽灵船。

  他们时而向上,时而往下,穿过了不知多少道门扉和长廊,仅有少许光线的昏暗密闭环境令这些优秀船员逐渐失去了在海上锻炼出来的空间感知和方向辨别的能力,只得循着前方那个模糊庞大的身影,不断地机械地迈动着步伐。

  时间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独眼女巨人突然停下脚步,她的眼前出现了两扇高大的铁门,旁侧耸立的廊柱表面雕刻着一个个扭曲畸变的怪物形象,顶端则各自悬挂着一枚散发出荧蓝微光的头颅。

  “晚上好,阿戈缇雅女士。”左侧那枚上半部分消融,仅剩下森白头骨,有着明显女性特征的头颅像是被无形的风吹动,轻轻摇晃了几下,红润嘴唇不断开合间,异于常人的锋利牙齿若隐若现,“虽然我们是老相识了,但你知道,船长的规矩是绝对的。请给我‘口令’,女士。”

  阿戈缇雅谅解地点了点头:“鲜血。”

  吱嘎——

  她话音刚落,那两扇沉重的铁门便一点点朝内打开,蒙着血色的昏暗光线如同潮水般涌出,在门内外分割出暧昧模糊的界限,在阿戈缇雅无数颤动的瞳孔中,映照出一张巨大无比,如同神灵造物一般的长桌,坐在两侧高背椅内,一个个难以用语形容的身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静静地转过头来……

  ……

  柳予手拿瓷盘,熟门熟路地穿过通道,进入到那间封存着无数猎奇与隐秘的档案室内。

  这次他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开了那道位于书架中间的狭窄木门。

  伴随着“刺啦”一声,柳予抽出火柴,点燃了一根从厨房中带出的崭新蜡烛,光晕朝外扩散,他看见脚下地板上粘连覆盖的暗红物质不住地收缩蠕动,它们像是某种活着的生物群体,有着明显的畏光特性,此刻正挨挨挤挤地朝阴影深处退去。

  柳予举高蜡烛,让光源得以照亮更多的区域。

  他的瞳孔忽然不受控制地震颤起来,眉头也紧紧皱起。

  只见这赤藓般的物质遍布在这处空间的每寸角落,不时如同呼吸般轻微摇动,营造出一派安详静谧的假象。

  而在这邪恶诡谲的“温床”之中,能够看到不少或躺或坐的人形躯体,他们被这些无所不在的暗红物质牢牢包裹着,裸露在外的肢体干瘪、枯瘦,好似已经被吸干了所有活力,风一吹便能够轻易折断,而从这些躯体当中,则向上延伸出一根根脐带般的“绳索”。

  柳予目光上移,发现那尽头连接着一团形态极不稳定的,半透明的血肉状事物,很快,他就微微眯起眼睛,毫不犹豫地开启了名侦探的布偶熊。

  在卡牌效果加成的视野下,他能够极为清楚地看到——那些密密麻麻,悬吊在半空的“绳索”从缠绕着的人形躯体体内抽取了大量血液和能量物质,供给到上方的“血肉”之中,以保证它的活性。

  眼前的场景足以证明:那位疯狂的异端研究者玛格丽特女士,在她的幽灵船深处制造了一个人工“母巢”,正在培育和孵化着一个极为可怕的造物!

  这才是真正的噩梦,相比起来,“灯台”女士简直就是小儿科啊……柳予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屏息朝着“血肉”内部望去。

  透过层层复杂的生物结构,他的瞳孔中映照出了一个扭曲、恐怖、只有在噩梦最深处才会出现的怪物,它有着巨大而光秃的脑袋,头顶下凹,皮肤呈现出令人恶心的肉红色,脖颈以下的躯体尚未成型,像是一块块烂泥般漂浮在浑浊的“羊水”之中。

  柳予还没来得及放松心弦,便看到它头颅侧边忽然绽开一道缝隙,一只鲜红混沌的眼球冷不防对上了他的视线。

  在那涣散冰冷的目光完全聚焦之前,柳予眼疾手快地切断了卡牌效果,低头揉了揉微有酸涩的鼻梁。

  下一秒,他的动作骤然凝滞,神情也郑重了几分。

  就在那短暂的数秒钟时间内,他居然无知无觉地向前走了好几步,完全步入了暗红物质所在的范围内,右手的蜡烛掉落在身后不远处,火苗摇曳,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看向自己右脚的位置。

  一具女性躯体半躺于下陷的“绒毯”内,赤红物质勾勒出她迥异于正常人类的下肢线条——那是一条数米长的鱼尾。

  这条人工“人鱼”还没有完全死去,她像是感受到了柳予的气息,缓慢而艰难地拧过脖颈,干枯凌乱的蓝绿色长发随着动作滑落,显露出半边生长着鳞片和角质层的异化度极高的脸庞,她大睁的瞳孔内,覆盖着两片泛着浅粉的翳膜。

  那些东西,已然侵蚀到了她的脑部。

  用不了多久,这条实验产物,就会像这处巢穴内埋葬的其他怪物一样,被榨干最后的养分,最终成为一座不见天日的畸形墓碑。

  她张开嘴,但由于改造的缘故,声带已经退化得十分严重,仅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气声,柳予分辨着她的口型,缓慢蹲下,探手从她凌乱的发丝中取出了一枚生锈的铭牌。

  “173号,人鱼,奥利维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