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 第53章 第 53 章

小说:情郎是皇帝 作者:碧云天 更新时间:2020-10-27 20:13: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十三章

  林瑶道,“郡主,自古以来士农工商,您这样身份如何能做商贾营生?”

  齐如珍一时愣住,她没想到林瑶会拒绝她,林瑶话虽然没错,这商贾确实是低微,这也是齐如珍一直在林瑶前面高高在上缘故,但是这京中贵胄们,谁又能离得开这个?那些有名商号,要认真探究起来,后面都有大靠山,不是王孙贵族就是朝中大员。

  林瑶虽然笑着,但是客气和疏离是那样明显,齐如珍一时说出来窘迫,马上就恢复了矜持,淡淡说道,“我就是问问。”

  等着齐如珍走后,茂春给林瑶去打了洗脚水,忍不住说道,“奴婢是有些不明白这个郡主了,说她瞧不上咱们吧,还总来……要说她想要和您交好吧,却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模样。”又道,“您也是,说什么不管她了,却每次有个什么事都会喊他。”

  林瑶正往脸上涂抹一种药膏,这也是蔡参给她,说是对肤色很好,她每天睡前都会抹在脸上,听了这话道,“襄阳郡主是不太讨喜,但是你是没见过那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笑面虎,面上和称兄道弟,一副掏心窝子模样,但是翻脸无情,恨不得背后捅你一刀,起码郡主行一致,并没有什么害人之心。”又道,“我有时候是会心软,因为瞧着她会想起以前来,我那时候也是刚嫁人,什么都要自己来,吃过苦就不用说了,郡主也是,旁人这个年纪还在父母身旁绣花玩乐,她却一个人千里迢迢入京来,只是为了给家族争一争,但凡家中可以有人顶着,又何必这般。”

  “反正奴婢就是不喜欢她。”

  “这些话你可以跟我前面说,但是郡主在时候须得忍住。”林瑶突然道,“都说她以后要入主中宫,到时候……总要给她留一些体面。”

  茂春正要说话忽然间听到外面有个惊讶声音,“三爷,您怎么来了?”

  自从分开之后,林瑶一直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看似非常惬意,但是说实话,心里还是很牵挂赵恒,听了这话赶忙起身,趿拉着鞋子推门而出。

  一打开就门就感觉到这凉风一下子就吹了进来,冷她直打哆嗦,但是看到了站在门口人,红色灯笼下,赵恒穿着一件灰色大氅,长身而立站着,林瑶一下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喊道,“三爷?”

  赵恒睡了一觉,梦里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溺水时候,四周都是水,他渐渐往下沉,那水下没有一丝光亮,黑沉沉,他害怕不行,拼命想要挣扎,但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一抬头就看到年轻母后,他想要呼救,却发现母后正冷漠看着他,一时只觉得心如死灰,慢慢闭上啦眼睛。

  等着醒来之后就发现是一场梦而已,已经是晚上了,外面黑漆漆,寝殿内只点着一盏宫灯,把他影子来,投射在墙壁上,显得那么孤单而冷寂。

  “母后呢?”

  “太后已经歇下了。”

  赵恒忽然就觉得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起身穿衣,然后喊了李苋去备马车,从皇后后面角门出宫,几乎是一气呵成,只是等着到了袖佛山别院外,忽然就有些踌蹴。

  这样他会不会显得有些太迫不及待了?

  结果看到林瑶开了门出来,应该是跑太急,身上还穿着单衣,就这么笑着跑出来,赵恒也不自觉地跟着笑,然后展开了手臂,林瑶就一下子扑了过来。

  直到怀里抱着这个人,赵恒这才觉得心里一个缺口好像被填满了一般。

  赵恒忙是扯下大氅披在了林瑶身上,然后弯腰把人抱起来,往屋内走,略带几分生气说道,“也不说多穿一件。”

  林瑶实话实说道,“一时高兴,就忘了。”

  这话居然比任何措辞华丽情话还要动人,赵恒原本在路上还有些后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在这么冷天来这里,也不是不喜欢林瑶,就是太后情绪不稳定,他应该是守在宫里……

  可是这一刻,突然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到了屋内,林瑶就让茂春去打水给赵恒漱洗,林瑶却看到襄阳郡主落在长几上耳暖来,对茂春道,“你叫人把这个耳暖送过去吧。”

  茂春还是气不过,撅着嘴道,“我不去,不想看到她趾高气扬模样,等着真入宫当了娘娘再说。”

  赵恒正脱了外衣在喝茶,听了这话忍不住问道,“茂春这丫头说是谁?”

  茂春道,“不就是隔壁那个郡主。”

  “你这丫头,你们夫人确实是把你给惯什么话都敢说了。”赵恒道。

  茂春想起自己上次说话来,一时心虚,踌蹴了下就扑通跪了下来道,认认真真说道,“三爷,奴婢糊涂,说了不该说话,还请三爷大人有大量原谅介个。”

  赵恒瞧了眼林瑶,知道茂春是她最喜欢丫头,也不想她难做,道,“起来吧,也不能全怪你,你只是替你主子说出心里话而已。”这也是为了赵恒当时虽然生气,但是没有治茂春罪原因。

  林瑶拿了自己下午做糯米糕来,米白色糯米糕,条状,吃起来软糯可口,最适合夜里垫饥了,结果一回头就听到了这话,眉眼一挑,带出几分潋滟风情来,道,“三爷,您每次过来都是吃我睡我,可不就是面首,怎么,您不乐意吗?”

  两个人和好之后,面首这个词儿到成了一种亲昵象征,毕竟赵恒并非真是软饭男,林瑶也不是真把他当做面首。

  李苋在一旁差点没拿稳衣服,要不是定力好,真就掉在了地上,茂春也是满脸通红,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就准备一起退下去了。

  赵恒又无奈又带着几分纵容说道,“当,这么美事情,别人想要还轮不到,不过要当一辈子。”

  林瑶忍不住笑,一下子就扑了过来,赵恒展开手臂抱住,忍不住亲了亲她面颊道,“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随即又冷冷说道,“那襄阳郡主不会入宫,也当不了娘娘,大可不必这么战战兢兢。”

  这话似乎对着林瑶说,也是对着还没出门茂春说。

  回去路上,寒风像是无处不在钻入肌肤内,齐如珍这才发现莲蓬衣上暗扣已经坏掉了,耳暖也没带。

  她端详了半天,这件灰鼠皮莲蓬裘衣还是三年前做,因为比较新,所以出入宫一直穿着,但是再好衣裳也经不住这么频繁……她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想要怨恨父亲,却又想起父亲对她无上宠爱,公侯府能走到这一步似乎也是必然之中,毕竟几代内只有一个祖父算正经做了点事,尚了公主,却因为生病早亡,没有把家族支撑起来。

  襄阳又远离京城,没有人在朝中任职,早晚会像是那些消失了公侯府,凋零衰败。

  一旁江嬷嬷道,“这个林夫人也太不知好歹了,您说想要入股开店,怎么就拒绝了?她难道不知道您以后是要……”

  齐如珍皱眉,道,“嬷嬷,别说了!”

  江嬷嬷去看齐如珍,见她难得绷着脸,又想起之前警告来,一时低下头,道,“奴婢就是替郡主不值。”

  “有什么不值?”齐如珍突然开口说道,“我上次就说过了,莫要在说这种话了。”

  “奴婢看您难过。”

  齐如珍是有点难过,她一直觉得林瑶应该理所当然喜欢她,而且按照她身份,肯定是想要巴结她,先不说她自己郡主身份,恐怕大家已经看出来太后对她喜欢了,皇帝婚事都是太后定下来,这一次也八九不离十。

  但是今天她突然发现,林瑶其实对她很冷淡。

  到了家中,看到太后赏赐玉石摆件,齐如珍又恢复了往日自信。

  赵恒早上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他看着从窗外投射进来温暖阳光,只觉得这一觉睡十分痛快。

  旁边传来李苋声音,“老爷,您要起床了吗?”

  赵恒靠在床沿边问道,“林夫人呢?”

  李苋一边拿了衣裳过来,一边说道,“在厨房里呢。”

  赵恒起身让李苋伺候着漱洗,等着穿戴整齐就走出了门,屋内点着地龙暖烘烘,这乍然就出来,忍不住冷打了一个哆嗦。

  还没到厨房就已经听到了笑声,“乖乖,这冬至里还有人吃汤圆?”

  “冬至本来就是吃汤圆!”

  “吃饺子!”

  赵恒走进去一看,屋内一堆人,林瑶坐在窗下正在包饺子,她穿着一件藕荷色忍冬纹锦缎小袄,显出窈窕身段来。

  头发用帕子包起来,因着脂粉未施,露出吹弹可破肌肤来,看起来要比往日小几岁,日光洒在她身上,显得温婉而宁静。

  “三爷来了?”林瑶看到赵恒过来,抬头去看他,笑着说道,“吃了饺子在走吧。”

  “饺子?”

  “三爷,今天是冬至了。”一旁李苋说道。

  赵恒差点忘记这个日子了,太后过寿之后步步紧逼,一直让他点头定下皇后事情,两个人每次都闹不太愉快,这阵子过很是心烦,根本就忘记了冬至将至了。

  昨天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是不欢而散。

  多久没有过这样安静而热闹冬至了?

  “三爷,您要吃什么馅儿?”

  林瑶指了指里面几个盆子,道,“这是羊肉大葱馅儿,那个是鸡蛋韭黄馅儿,还有这个是白菜猪肉,这是豆腐粉丝馅儿。”林林总总最少五六种馅儿。

  赵恒还是比较喜欢吃羊肉,豆腐和粉丝馅儿也喜欢,道,“这两个吧。”

  林瑶就挑了这两个馅儿出来包,她用筷子放了馅儿在面皮上,两只手这么交叉一握,再放开就包出个漂亮饺子来。

  整整齐齐摆放在一旁,十分漂亮。

  林瑶见赵恒看仔细,道,“三爷,您也过来一起包吧。”

  “我不会包。”赵恒还从来没包过饺子,但是见林瑶做简单,好像就这么一捏,饺子就出来了,忍不住生出几分跃跃欲试心情来。

  林瑶温柔说道,“我教您。”

  李苋觉得简直没法看了,在宫里金尊玉贵皇帝居然在这里包饺子?但是看皇帝那神态,似乎还挺乐意!

  厨房里有暖墙,加上灶台上还烧着火,倒也不冷,赵恒脱掉了外衣,洗了手回来就坐在林瑶旁边。

  “这样,您看懂了吗?”

  赵恒按照林瑶方法试了一下,倒是包出来了,就是模样不太不好看,他皱眉道,“这个不行,在包一个。”

  “多浪费呀,不要丢。”林瑶赶忙拦住,然后放在一旁,喜滋滋说道,“这还是三爷第一次包饺子给我吃。”

  赵恒见林瑶这么喜欢,显然很是受用,但还是道,“这馅儿是阿瑶做得,我不过包下,有什么区别?”话虽如此,脸上却是带出笑意来,动作也轻快了许多。

  李苋正在帮着茂春她们擀皮,却支起耳朵听两个人闲聊,听了林瑶话忍不住想,乖乖,包那么丑饺子……这林夫人当真是会哄人,也怪不得皇帝像着了魔一般,对她痴迷不已。

  赵恒一开始包确实是不好,但是后面也慢慢像模像样了。

  茂春擀皮擀很快,眨眼功夫就一个,旁边还有个十一二岁男童也在擀皮,穿着一件月白色短褐,看着偏瘦,但是生十分清秀,一看那细致眉眼就像是南方人,动作却是不紧不慢,而且还很生疏。

  曹嬷嬷走过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喊道,“你这皮也太厚了吧?”

  崔筠气道,“我说了不会,你们非要让我来做。”

  曹嬷嬷不客气拧着崔筠耳朵,“欠了银子就好好做事,不要偷懒。”

  茂春捂嘴笑,崔筠黑着脸,推开曹嬷嬷,又埋头擀皮……曹嬷嬷指点道,“用力一点,早上不是吃了三个大碗饭?这中间要留厚一点,不然饺子容易破。”

  崔筠颇有些心虚,但还是嘴硬道,“不怪我吃多,主要是府里饭菜太好吃了。”

  “哈哈哈……”

  “这就学会拍马屁了?”

  崔昭病已经好了,穿着一件枣红色云纹小袄,静静坐在旁边剥蒜瓣,听到这话忍不住说道,“真好吃,林姨还给我加了两粒肉丸子,里面有莲藕,吃起来脆脆,很香。”

  崔昭生粉雕玉琢,说话语气软软带着童音,十分可爱。

  林瑶很喜欢崔昭,和她哥哥崔筠难以亲近性子不同,崔昭性格软绵可爱,而且她特别喜欢林瑶。

  比如吃药时候,不管多苦,只要林瑶在都会一口气喝光,然后带着期盼看着林瑶,就只是为了得到林瑶夸奖。

  大家听了崔昭软软话,都忍不住笑起来,曹嬷嬷简直两眼放光,道,“可真是招人稀罕,来,嬷嬷带你去吃糖。”

  崔昭却是看着林瑶,林瑶笑着道,“去吧,但是不能多吃,一天只能吃一颗糖。”

  崔昭这才高兴地跟着曹嬷嬷走了。

  两个人刚走,外面就传来一个声音,“我要吃鸡蛋韭黄馅儿饺子!”

  云付喊着从外面跑进来,突然间就愣住了,林瑶和赵恒坐在窗下一起包饺子,赵恒包了一个漂亮饺子,忍不住给林瑶看,林瑶笑眯眯在赵恒脸上轻啄了一口,两个人一个清丽美貌,一个疏朗英俊,冬日温暖阳光照在他们俩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如梦似幻一般,这场景漂亮叫人移不开视线。

  云付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眼前场景非常刺目。

  林瑶看到云付过来,笑着说道,“知道你喜欢吃韭黄鸡蛋馅儿,已经给你备下了。”然后指了指一旁木盆里馅儿。

  茂春道,“五爷,夫人说您喜欢吃韭黄鸡蛋馅儿,特意让奴婢去集市上花了重金买来,您这一回儿可要多吃点。”

  这时候没有新鲜蔬菜,想要吃只能花重金买暖室里培育,那都是供给高门大户,寻常人根本吃不起。

  云付原本觉很难过,但是听到林瑶特意给他准备这馅儿,高兴不行,顿时就把刚才失落心情抛到九霄云外了。“花了多少银子我来出。”

  林瑶笑着说道,“跟我客气什么。”随即问道,“要不要一起包?”

  “要,我会包饺子!”

  云付去洗了手回来,特意在赵恒和林瑶中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赵恒,“……”

  云付不仅脸蛋生漂亮,手指头也很好看,纤细修长,白净圆润,他动作非常娴熟,拿起饺子皮,放入馅料,然后捉着饺子皮一点点折出漂亮褶皱来,最后捏出了一个极为漂亮饺子,那褶子像是小扇子一般整齐,对着林瑶邀功道,“夫人,您瞧,是不是很好看?”

  赵恒看了眼自己捏,再看云付捏,那目光渐渐冷了下来。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