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 第51章 第 51 章

小说:情郎是皇帝 作者:碧云天 更新时间:2020-10-21 06:0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十一章

  曹嬷嬷把人安置在下人住的一个院子里,离正屋有点远,林瑶走了一会儿,等着到了这边,额头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子来。

  崔筠早就没有之前的那种桀骜不驯,低垂着头,像是一个被风吹断了的树枝,微微颤颤,脆弱不堪,林瑶知道崔筠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看到林瑶之后,崔筠就直接跪了下来,“夫人,求您救救我妹妹。”

  原本那么骄傲的孩子,这会儿却是跪下来哀求,谁都想随心所欲的过一辈子,可偏偏成长会教会你如何的去弯腰祈求,因为没有底气的骄傲就只是愚蠢而已。

  林瑶道,“起来吧,你妹妹怎么了?”

  “前天被庙里的和尚赶出来,没地方去,就在山洞里呆了两天,可是太冷了,就开始咳嗽,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发烧到现在。”

  林瑶去看崔昭,这一年她才九岁,但是因为长期奔波,居无定所,饱一顿饿一顿,看起来面黄肌瘦的,只是还是能看出漂亮的五官底子来,睫毛纤长,鼻子挺拔……他们姐弟俩都生的很好,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到底有着怎样的出众相貌。

  “喊了郎中没?”林瑶去问曹嬷嬷。

  “叫人去了。”曹嬷嬷应道,虽然去喊了,却因为她们住的地方在人烟稀少的别院里,要等好一会儿才能见到郎中。

  屋内点着地龙,十分暖和,但是崔昭却是穿着厚厚的棉袄,加上发烧,所以满头的大汗,林瑶忍不住蹲下来给她解开袄子,结果袄子里又是夹棉的比甲,比甲里是右衽小袄,解开小袄上的系带,才看到里衣,虽然还能看出来是名贵的绫布做的,但是如今已经全黑了。

  期间或许是觉得不安,崔昭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下意识的就握住了林瑶的手,林瑶单手解衣服有些难,就想要推开,但是崔昭的手小小的,又软又轻,就不忍心了。

  曹嬷嬷见了这衣裳,道,“怎么这么脏?”

  在一旁的崔筠头低的更低了,两只小拳头却是握的紧紧的,“是我没照顾好妹妹。”

  林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给你妹妹洗个热水澡,正好可以给她降温,顺道清洁一番,一会儿郎中来了也好诊脉。”随后对着曹嬷嬷道,“嬷嬷,我不放心别人,这里就您带过孩子,您给她洗吧。”

  “夫人放心。”曹嬷嬷也是心疼这个孩子,伸手就去抱崔昭,崔昭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她眼睛乌黑纯净,漂亮的像个宝石,一时间叫所有人都看呆了,她茫然看着林瑶,喊道,“娘?”

  林瑶心中一震,忍不住看着眼前的女孩。

  一旁崔筠忍不住喊道,“林夫人不是我们的娘,娘早就死了!”崔筠自己说完就红了眼圈,却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想要克制泪水的滑落。

  崔昭似乎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握着林瑶的手渐渐的放开,目光满是失落。

  曹嬷嬷把崔昭抱走了,林瑶对着崔筠说道,“你也去洗个澡。”

  “我不洗,我要看着妹妹。”

  “给你妹妹请郎中可不少钱。”林瑶挑眉,看着崔筠道,“你上次欠我的银子还没还,加上这次的,可就不少了……不过你要是这么脏兮兮的,我也没活儿给你做。”

  崔筠倔强的抿着嘴,却还是起身道,“去哪里洗?”

  等着从后罩房出来,林瑶看了眼自己的手,刚才崔昭就是握住了她这只手,软软的喊着娘,一时让她百感交集,要是当初她小心一点,那个未成形的孩子是不是也这般大了?

  林瑶一时有些失落,不过等着走出了院子,被冬日的冷风一吹,顿时就清醒了过来,她向来不是自怨自艾的性格,很快甩掉了这份伤感,结果刚要拐过去准备进屋就看到茂春领着蔡郎中过来。

  蔡参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夹棉圆领长袍,戴着灰鼠皮的毡帽和手套,身上背着药箱子,一副来出诊的模样,果然见到林瑶就道,“我想着也该给夫人诊脉了,就直接过来了,刚好看到茂春姑娘下山要去请郎中,就想着何必那么麻烦,我去瞧瞧就行了。”

  茂春却道,“蔡郎中,我刚还想问你呢,我们夫人明天就会去店里,您又何必这般辛苦往山上跑?”

  林瑶看到蔡参一向严肃的脸差点快挂不住了,好在茂春又说一句,“不过也幸亏您过来,不然也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可以给小丫头看病,就是累着您了。”

  蔡参明显松了一口气,一向话不多,也不会说客套话的客套道,“不累,多跑动下对身体也好。”

  蔡参本想先给林瑶诊脉,林瑶却道,“蔡郎中,先去看看孩子吧,说是昨天晚上就开始烧了,算下来也是一个晚上了,耽误不得。”

  蔡参点头道,“夫人说的正是。”

  林瑶觉得这般麻烦蔡参很是过意不去,道,“这诊费就算两份吧。”又道,“蔡郎中,上次您带回去的腊肉都吃完了吗?下山的时候让茂春给你带个二斤吧。”

  蔡参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林瑶十分好笑,这才终于确定,他特意跑一趟是为了吃她做的腊肉,又道,“要不要再带一些酱菜回去?”

  蔡参不客气道,“不用太多,给个二斤左右就行。”

  林瑶,“……”

  林瑶回到了屋里就拉着茂春算账,自从加了新的锅底之后,生意又蒸蒸日上,名气比以往还要响亮,这段时间算是狠狠赚了一笔。

  茂春兴奋的说道,“夫人,这般下去咱们很快就可以开分店了吧?”

  林瑶道,“我准备筹钱买个铺面再开分店,所以再等等吧。”林瑶喝了一口茶水,露出几分担忧的神色来,“母亲上次回信说爹爹的腿不太好了,就不来我这里住了,虽然寄了不少药回去,但是我心里一直放心不下,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二老了。”

  茂春听了道,“夫人,要不,咱们过年的时候回去过如何?”

  林瑶点头道,“我也是怎么打算的,以往过年的时候都是最忙的,人情来往一个都不能错,还要回家祭祖,给大伯母等人准备合适的礼物,十分的费心费力,如今倒是自在了,谁也管着我,正好回家陪陪二老尽孝。”

  酒楼已经步入了正轨,经营等事情自有高掌柜在管着,有个突发的状况还有向东至在旁边,她离开一阵子倒也不用担心。

  茂春听了很高兴,“奴婢也许久没回去过了。”

  两个人商量着带些什么礼物回去,又想着几号回去,正说得热火朝天,丫鬟领着蔡参进了屋,“小丫头着凉了,得了风寒,我给小丫头施了针,又吃了退烧的药丸,已经不烧了。”

  林瑶道,“有劳蔡郎中了。”

  “不过分内的事情。”蔡参去旁边重新净手,准备给林瑶诊脉。

  林瑶来到别院之后,或许是因为彻底放松了下来,又吃的好睡的香,脸上的黄斑神奇的好了起来,但就剩下最后一点痕迹,却一直难以消除,还是吃了蔡参调理的药才彻底治愈的。

  那之后林瑶就对这个蔡参大为改观,虽然他不是御医,在外也没什么大名气,林瑶却十分的信任她。

  蔡参诊了脉,好一会儿才说道,“不错,就是夫人最近不可太过疲惫,须得早睡早起。”随后给林瑶重新改了改方子,说道,“按照这个方子吃,在吃个三个月。”

  林瑶很是感激蔡参,道,“还没好好招待过您,这一次我做点新菜,您吃了饭再回去吧。”

  晚上林瑶在院子里点了灯,叫人搬了炭火出来,上面放上煎饼锅,又把之前腌制好的肉都拿了过来。

  大家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却依然觉得冷,都围在炭火旁边烤火,林瑶用毛刷在锅子上面刷了一层油,然后铺上之前腌制好的羊肉,那肉遇到了滚烫的铁板,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肉香味也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在寂静的夜里,伴着银光,那肉香味道变得格外的诱人。

  等着烤的两面都没有血色了就可以吃了,林瑶分发给了众人,今天也没什么外人,林瑶就喊了茂春,曹嬷嬷一同吃。

  蔡参闻到那味就觉得十分好吃,等着入口,果然特别的嫩,几乎入口即化,加上还有一股特有的调料香味,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云付这几天累得够呛,那将军好像突然对他另眼相看一般,无论去哪里都带着他,还给他指派了一堆的事情,昨天刚从去京城参加完了太后的寿宴,也不得休息,又马不停蹄的回去了,忙到现在才回来。

  之前因为太忙,都住在了兵营里,今日难得回来,很想去拜访林瑶,但是想到太晚了就准备明早再去,结果老远就闻到了那股香味,是林瑶才会做的特有调料味道,他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套上莲蓬衣就去了。

  林瑶之前就是示范了一遍,后面就茂春和曹嬷嬷轮流烤肉,大家都吃的满嘴留香,茂春忍不住说道,“夫人,您又是怎么想到的?”首发..m..

  “上次炒菜的时候,有块肉掉在旁边煎饼锅上,特别香,我就想试试这么吃会如何……居然还不错!”

  “何止不错,简直太好吃了。”

  “你们在吃什么呢?”

  林瑶一抬头就看到了云付,忍不住笑着说道,“五爷,您怎么有空过来了?快来坐。”随后让茂春去添了一双筷子,林瑶用的是银霜炭,一点烟都没有,所以就算没有烟囱,也熏不到。

  “别提了,忙死我了。”云付下意识的就坐在了林瑶身旁,皱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可怜兮兮的说道,“将军那是一刻都离不开我,一直要跟在旁边伺候着,就没空回来,我可真是想死你……们了。”

  茂春道,“五爷,您想我们是假,想吃烤肉是真吧?”

  曹嬷嬷难得附和了茂春,道,“我可是还记得,五爷第一次来我们府,就是因为闻到了羊肉的香味。”

  “嗨,今日还有蔡郎中在,你们就给我留些颜面不是?”

  云付性子好,没什么架子,跟大家都混的熟悉,曹嬷嬷也好,茂春也好,都很喜欢他,听了曹嬷嬷的调侃,大家一时忍不住笑,林瑶也跟着笑了起来。

  云付偷偷的去看林瑶,见她眉眼弯弯,只觉得这冬日的天空格外的高,星星格外的明亮璀璨,就连那月亮,也都比平日里亮了一些。

  另一边,江嬷嬷给齐如珍拿了两件裘衣让她挑选,只是到底还是没忍住问道,“您真的要去?”

  齐如珍指了指左边的那件,道,“听说林夫人脸上的斑就是那位郎中给看好的,而林夫人为什么脸上长斑,据说因为小产之后……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肯定极为擅长妇科。”

  江嬷嬷给齐如珍披上裘衣,却不以为然的说道,“他要是真那么厉害,怎么没有当太医?奴婢瞧着也就是骗骗林夫人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女子。”

  “林夫人可不是没见过世面,可不要小瞧了她。”

  其实江嬷嬷这话多少有点怨恨的成分,她一开始或许是有些瞧不上林瑶,但是随着慢慢深入了解就发现,林瑶有许多过人之处,可偏偏,林瑶居然跟皇帝……这就让她很不齿了,觉得林瑶私德不好。

  “走吧,以后莫要在说这种话了。”

  江嬷嬷很是不甘心,给齐如珍撩开帘子,跟着她出了门,刚开门就感觉到寒风一下子就吹了进来,让人冷得打哆嗦。

  江嬷嬷道,“郡主,您真的咽的下这口气?”

  齐如珍望着远处的山脉,要被挺直,语气严厉的说道,“嬷嬷,我再说一次,以后莫要再提这件事了,不然休怪我不念往日情分!”

  齐如珍真的不在乎了吗?自然不是,只是皇帝的女人以后只多不会少,她能在意的过来?所以理智回归之后,想的更多是如何尽快诞下皇长子,因为在宫里,只有生下儿子,这地位才能稳固。

  江嬷嬷这才不敢再说了,她其实也知道不该这么说,但就是替齐如珍觉得憋屈。

  林瑶看到齐如珍的时候还有些诧异,道,“我还当郡主不来了。”

  之前齐如珍问起林瑶用的药方子,就说自己也想要请蔡郎中瞧一瞧,所以这一次蔡参上山,又恰好在吃烤肉,林瑶就叫人去邀请了齐如珍。

  齐如珍坐在了林瑶的左边,刚好和其他男客分开,炭火暖和,烤肉滑嫩鲜香,再喝上一口温茶,这日子实在是惬意。

  蔡参道,“林夫人这烤肉实在是好吃,不知道放了什么调料来腌制。”

  林瑶正在考最后一块羊肉,笑着说道,“你们谁猜出来腌制调味料来,就把这最后的烤肉给谁。”

  大家一时都来了兴致,让人出意料之外,第一个说话的居然是齐如珍,她道,“有葱姜丝。”

  一旁云付鄙夷道,“这不废话,什么菜不放这三样的。”

  齐如珍对云付的鄙视很淡定,说道,“我还没说完呢,还有酱油,盐,枯茗粉……”别说齐如珍居然全都说对了。

  林瑶笑着说道,“还差一样!”

  齐如珍又低头尝了一口烤肉,云付很是不甘心,毕竟之前都是他跟林瑶讨论调料,其实齐如珍说的调料他也知道,就是没抢过齐如珍,让她先说了,至于最后一样,他也是尝不出来……凑过去闻了闻,突然间恍然大悟道,“是蜂蜜!”

  结果说完发现齐如珍居然也猜出来了,两个人居然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林瑶诧异,没想到一直吵架的两个人,居然也有这般默契的时候,道,“猜对了,你们俩一人一半。”

  蔡参吃的意犹未尽,提议道,“林夫人,您要不在店里卖这个烤肉如何?”

  林瑶却摇头道,“太杂反而不好,什么都要做,反而会什么都做不好,不如一心一意的把火锅做好就行了。”说道这里忽然道,“五爷,您不是常说银子不够花?不如您开个烤肉店?”

  “那怎么行?我可从来没开过酒楼,再说,这烤肉是你琢磨出来的,我不能抢了。”云付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

  林瑶道,“这样,我出一半的银子,再拿这烤肉腌制方法的入股,到时候利润只算我五成就行了。”

  云付听了其实有些心动,毕竟家里对他限制的有点厉害,能赚钱谁不乐意?更何况这烤肉这般好吃,他觉得肯定会赚翻了,“可是我现在有公职在身也走不开呀。”

  “我最近还有些空。”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齐如珍突然间说道,这话刚说完,一旁的江嬷嬷就震惊的喊道,“郡主……”

  齐如珍一开始只是犹豫,但是越想却越觉得合适,进了宫可不是万事大吉了,要花银子的地方更多了,再说家中状况越发不好,她怕是自己入宫没多久,家中就支撑不下去了……赚很多银子,随心所欲的花,想用炭火就用炭火,想买首饰就一套套的买,再也不用为了省银子算计个没完,越想越是觉得心动。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手机版网址m.w.新电脑版网址.w.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