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 第50章 第 50 章

小说:情郎是皇帝 作者:碧云天 更新时间:2020-10-21 06:0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十章

  天气越发的冷了,为了省银子齐如珍很早就不用暖炉了,紧紧的裹着裘衣,倒也扛得住,只是脸色一直有些苍白,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另有心事。

  江嬷嬷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说道,“郡主,您可千万要想开呀。”

  齐如珍却道,“我有什么想不开的?”

  江嬷嬷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齐如珍叹道,“我可不是那种为了一个没名没分的女子就要死要活的人,要真就那点心胸又如何能坐稳那个位置?我只是……”齐如珍也说不出来,今日在大殿上看到了皇帝,这还是进京之后第一次看到他穿着尊贵的衮服,他原本就生的疏朗英挺,加上衮服加身,在威严的太和殿内,被百官们跪拜,那场景,那身上的光耀,耀眼的叫人移不开目光。

  那一刻,齐如珍只觉得热血沸腾,甚至差点落泪,一想到这就是她要托付终生的男子,要为他生儿育女,为他主持后宫,最后和他合葬在一起,就不自觉地生出与有荣焉的骄傲来。

  而这样一个人,却突然间和一个下堂女,那还是自己臣子的夫人在一起?她承认刚知道的那一刹那是有些失态,但是现在已经慢慢地恢复了理智。首发..m..

  其实齐如珍早就知道林瑶和皇帝有些不寻常,但是没想到两个人已经到了私通的地步,皇帝甚至会挤出时间来特意来看她,而这种做法实在是太过有损帝王的颜面了。

  “宫里那么多女子,陛下为何偏偏要宠幸林夫人?”

  这也是齐如珍想不通的,她看皇帝今日做法,却是十分看中林瑶。

  这句话自然是没有答案的,两个人又没了语,直到回到了家中,沐浴漱洗上了床,齐如珍才对着给她掖被的江嬷嬷说道,“林夫人那身份,一辈子也见不得光,没必要为了这个就乱了分寸,小心功亏一篑,所以嬷嬷只当没有看到今天的事情。”

  江嬷嬷显然有些不情愿,她之前刚刚对林瑶有所改观,毕竟林瑶帮过她们,但是今天又觉得不舒服了起来,觉得一个正经的女人,谁会跟外男私通?

  但是她也知道齐如珍说的对,这些日子以来,齐如珍为了那个位置如何的谋划,费了多少心思,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不能在这个时候自乱阵脚,道,“奴婢知晓了。”

  李苋一直在外盯着,直到确定屋内的睡了过去,这才自自语的说道,“还算是识相。”随后对着一旁的随从说道,“在这里盯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要马上上报。”随后直接回了京城。

  刚才太过畅快淋漓,林瑶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她连穿衣的力气都没有,手脚发软,还是赵恒一边摸索一边给她穿上的。

  “这个系带是这么系的?”

  赵恒却没有半点的不耐烦,倒像是如同小时候,给表妹的布娃娃穿衣服一般,十分乐在其中。

  最后还是林瑶羞的不行,不肯让他在帮忙了。

  等着穿戴整齐,两个人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却又觉得这般静静的抱在一起就十分满足,内心安稳而温馨。

  李苋还当皇帝已经回了宫,谁知道到了林记火锅发现,皇帝居然还在这边,冉三宝急得不行,却又不敢去提醒皇帝,见到李苋来了就见到救星一般的,说道,“李哥,你总算是来了,该回宫去了,太后也早就应该醒了,说不定还在等陛下呢。”

  不是说不定,是肯定在等皇帝了!

  李苋心中对冉三宝很是鄙视,自己不想惹的皇帝不高兴,就等着他来当这坏人,他其实在路上已经拖了一会儿,谁知道皇帝居然这般拖延……有些后悔回来太早,应该在拖一会儿的。

  只是到了如今却是没有退路了,皇帝这般看中他,也不全是因为他会奉承,还是因为他会审时度势,会在不对的也提醒皇帝。

  “没用的东西!”李苋骂还是要骂的,不然这一口气咽不下去,冉三宝马上就低下头来,李苋哼了一声,走到了门口,鼓足了勇气,敲了敲门,道,“老爷,该是回去了。”

  林瑶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推了推赵恒道,“三爷,已经很晚了。”

  赵恒被林瑶推开,只觉得胸口一下子就空,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道,“那我走了。”

  林瑶点了点头,拿了一个新绣的手帕递给了赵恒,道,“闲着没事就绣了个帕子。”

  白底的帕子上绣着一丛兰花,用的是林瑶擅长的双面绣,正反两面都是一样的花纹,分毫不差,林瑶只要想起赵恒就会绣一下,不知不觉中就绣完了。

  赵恒自然是喜欢的,这帕子不仅针法别致,绣的更是栩栩如生,更不要说是林瑶亲自绣的,而且他虽然不会刺绣,但是也知道想要绣出这样的一个绣品怕是要费不少时间,恐怕两个人分开之后,林瑶几乎每天都要绣一会儿。

  “阿瑶送的,我都喜欢。”

  赵恒摸了摸兜,也拿出一个藏青色的锦袋来,笑着说道,“打开来看看。”

  林瑶在赵恒期待的目光中,拉开了锦袋上的绳子,里面放着一枚鸡蛋大小的圆润珠子,在安静的夜里发出淡淡的荧光来,林瑶惊讶,“这是明月珠?”

  赵恒道,“你上次不是说烛火虽然明亮,但是有烟,点了一夜不太舒服,我当时就想着换成明月珠就好了。”

  林瑶当时不过就是一句抱怨,主要是赵恒缠了她一夜,弄的她筋疲力尽的,其实就是暗示赵恒该是休息了,结果他前面的没听进去,却是记得这个明月珠……

  赵恒为了给林瑶找这个明月珠,还亲自去库房翻了许久,本来想要多拿几个,又怕是林瑶起疑,最后挑选了一个最亮,最大的一个,他想着林瑶肯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

  林瑶却突然问道,“三爷,这明月珠是不是您从家里偷出来的?”

  赵恒,“……”

  林瑶赶紧把明月珠放回锦袋里,拉上绳子,道,“我知道三爷的心意,但是这不行,快还回去吧。”

  李苋喊了半天也不见赵恒出来,就开了一个门缝,准备提醒下皇帝,结果这一靠近就听到林瑶的话来,差点没笑出声来,皇帝偷东西?

  他可还是记得,皇帝在库房里翻了半天,最后摸出这个珠子来,那神态……喜滋滋的跟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自然是憋住了笑,再一想,居然有点同情皇帝了,精心的送了礼物过来,却被怀疑是赃物。

  只是林瑶的反应也是情理之中,这明月珠价值连城,还是道家的宝物,而且像这么大的,更是珍宝中的极品,都是有市无价,捧着银子也买不到。

  赵恒解释了许久林瑶才相信这是他自己的东西,喜欢自然是喜欢的,起身吹灭了烛火,顿时屋内都是莹莹的光亮,她显然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景,高兴的像个孩子一般,把手放在珠子上遮住光,又在拿开,来来回回的反复了玩了许久,一旁的赵恒却十分纵容的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

  林瑶玩够了这才回来轻轻的抱住赵恒,在他脸上轻啄了一口,柔声的说道,“真好看,我很喜欢。”

  赵恒之前有多不耐烦,有多少的委屈,这一刻也都烟消云散了,只剩下满心的欢喜,他忽然就懂了,那个为了周幽王为了哄褒姒一笑烽火戏诸侯的心情。

  两个人又是耳鬓厮磨了一会儿,还是林瑶推了推赵恒,他才无奈的起身,林瑶亲手给他披上了莲蓬衣,而赵恒给她戴上了兔毛的毡帽。

  赵恒怕是林瑶回去太辛苦,道,“今日太晚了,就在这里歇着吧。”

  林瑶却道,“总是睡不踏实,还是要回去。”

  赵恒很想送林瑶,但是这会儿又不得不回去,就把李苋留在了这里,道,“他跟在我……我大哥身边,跟兵马司的人也熟悉,让他送你回去吧。”

  林瑶也没有拒绝,各自出来上了马车,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行了几步,赵恒还是忍不住撩开帘子去看,却发现林瑶就像是被放入水中的鱼,一个回头都没有就这般走了……赵恒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气道,“难打真把朕当做面首了不成?”

  可怜李苋,刚从别院回来,就又要送一趟,不过他一想到今天回去少不得要被太后盘问,还是这般避开风头比较好,心情就好了起来,茂春是个闲不住的,李苋也是能善道,两个人一路聊的十分愉悦,倒是很快就到了。

  林瑶实在是太累了,回去沐浴的时候差点睡了过去,还是曹嬷嬷给她抱回床上的,她沾了枕头就睡了。

  因着第二天休息,林瑶起的有些晚,漱洗完之后在吃早膳,是一碗鸡丝面,鸡汤浓郁,面条筋斗,十分的鲜香可口。

  曹嬷嬷走进来,说道,“夫人,那个孩子回来了。”

  林瑶一时没想起来是谁,等着曹嬷嬷提醒,说是前阵子救的第一个男童,这才道,“是他?”

  “还带着一个**岁的女童。”曹嬷嬷说道这里露出几分心痛的神色来,“瘦的一把骨头,还发着高烧。”

  林瑶刚好吃完了,起身道,“走,去瞧瞧。”,,网址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