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126章 军情紧急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5 13:22: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就用二位先生之策,各部依军令行事!”

  “诺!”

  堂中众文武皆领命而去,左右无人,卫宁便打开了术运图册。

  刚刚贾诩说重现卫、霍之功,说得卫宁心潮澎湃。

  这样有意义的一场战斗,他又岂能在后面观战?

  必须得亲自上战场,痛饮胡人鲜血!

  术运图册中强大的武道功法不少,卫宁选择了典韦的《明王镇狱劲》。

  这部武道功法分为一到十重,在与人作战时候开启,可以极大的增强战力。

  虽有些许副作用,在卫宁看来也无伤大雅。

  至于武技,卫宁思来想去,选择了转轮王的专属武技《九转轮回枪》。

  这两门功法总共消耗了卫宁两万寿命,购买之后,卫宁剩余的寿命仅有不足一千年。

  不过卫宁丝毫不慌,只要打赢这一仗,损失的寿元很快就可以补回来。

  得到了炼体功法和武技后,卫宁的气质都变得凌厉起来,他的阎罗真气与明王镇狱劲的真气相互融合印证,真正做到了武法双修。

  卫宁喜不自胜,自语道:

  “果然如我所料,法修真气与武道真气是可以相互融合的。

  要不是如此,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武法双修的天才。”

  武技和术法虽然在真气上同根同源,可是施展武技和凭借术法御敌的路数完全不同。

  这也是绝大部分人不选择武法双修的原因。

  人终其一生,能把其中一种悟透就已经很难了。

  能做到武法双修,都是真正的天才,比如汉大将军韩信,以及现在的大儒卢植。

  ......

  洛阳城,一名风尘仆仆的骑士赶到城门处,被守城的士兵拦下。

  骑士高举手中的印信大喝道:

  “让开!

  我有紧急军情,需要立刻禀报圣上!

  贻误了军机,你们担待的起吗!”

  守城的校尉倒是认得骑士身上的装束,对骑士问道:

  “来者可是上军营的兄弟?”

  骑士点头道:

  “正是!

  吾乃上军营军司马于禁!

  奉上军校尉、河东太守卫宁大人之命,前来向圣上禀报重要军情!

  匈奴在边境集结大军,马上就要进犯河东!”

  “怎会如此?”

  守城校尉闻大惊,连忙挥手道:

  “赶快放行!”

  异族集结军队,这种事情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以往就算有匈奴入寇中原的事情发生,也只是以部落为单位劫掠一番。

  像这样大动干戈,很可能威胁到大汉国都洛阳!

  若是因为他不放行而贻误军机,自己一个小小的守城校尉有多少脑袋都不够砍的。

  于禁也不客气,催马在城内猛冲,口中还高呼道:

  “八百里加急!

  驾!

  左右都快闪开!”

  洛阳城的百姓们慌忙躲避,窃窃私语道: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是不是边境要打起来了?”

  “如果是那样可坏了,不会波及到洛阳吧?”

  百姓们总是会对战争产生恐惧情绪,八百里加急入京的消息迅速在城中传开了。

  刘宏虽然昏庸,可对匈奴进犯这种事儿也十分重视,连忙召集满朝文武入殿商议。

  朝堂之上,刘宏有些心神

  不定的对于禁问道:

  “你仔细说说,河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于禁拱手应道:

  “启禀陛下,匈奴大单于于扶罗召集各部勇士,聚控弦之士二十万往河东而来。

  河东军情紧急!”

  刘宏闻大惊,怒喝道:

  “于扶罗!

  这匹夫怎敢如此!

  皇甫嵩呢?

  马上让皇甫嵩来见朕!”

  刘宏酷爱享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打仗。

  现在听闻匈奴南下,着实让他寝食难安,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名将皇甫嵩了。

  良将朱儁出列禀报道:

  “陛下,皇甫将军正在闭关突破武宗境界,如今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如果贸然打断,皇甫将军非但不能领兵出征,还可能有性命之危。”

  刘宏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biqupai.

  这皇甫嵩,早不闭关晚不闭关,偏偏这个时候闭关!

  无奈之下,刘宏只能环视众朝臣,开口问道:

  “既如此,谁愿领兵出征,以拒匈奴?”

  朝堂众臣尽皆默然。

  从大汉立国开始,与匈奴的斗争就从未间断。

  匈奴有多么凶悍,他们心里十分清楚。

  武帝时之所以能击破匈奴,除了有卫、霍这样的良将外,也得益于文景之治让大汉国力空前发达,能支撑得住与匈奴的战争。

  打仗不光考验将军统帅的能力,还是人、财、物等综合国力的比拼。

  自桓、灵二帝以来,大汉武备废弛、军纪涣散。

  京城的军队打一打起义的老百姓还可以,面对凶猛的匈奴根本不堪一战。

  这个时候谁领命去抵御匈奴谁倒霉,打了败仗先拿这个人顶罪。

  朱儁自认统率能力过人,也不敢揽这种活儿。

  见朝臣都不出声,刘宏大怒道:

  “满朝文武,竟无一人愿为朕分忧吗?

  朕养你们何用!”

  大儒卢植眉头一皱,刚要请战。

  却听于禁在殿中高呼道:

  “启禀陛下,河东太守卫宁上书请战。

  愿与匈奴拼死一战,誓不让匈奴侵占我大汉一寸疆土!”

  刘宏正急的火烧眉毛,听到于禁的禀报无异于天籁之音。

  刘宏一拍龙椅,大喜道:

  “还得是卫卿啊!

  卫卿舍身为国,愿与匈奴决战,朕要好好的赏赐他!

  诸位爱卿说说,该怎么赏赐他比较好?”

  见刘宏要赏赐卫宁,张让在旁眼珠一转,尖声建议道:

  “皇上,老奴听说这卫宁祖上乃是大将军卫青。

  如果让他恢复祖上的荣光,卫宁想必会非常感激陛下,以死为陛下效力。”

  刘宏点点头,开口道:

  “卫青曾任车骑将军,既然卫宁愿意为朕抵御匈奴,朕就封其为车骑将军吧。

  除此之外,朕还要增派五万大军增援河东,授予卫宁持节之权!

  只要卫宁能招上来兵马,招多少兵朕都不过问!”

  司空袁逢听闻刘宏给卫宁如此厚赏,顿时大惊失色。

  他连忙上前劝谏道:

  “陛下,不可啊!

  卫宁不过是区区河东太守,怎能贸然授予其车骑将军之位!

  此事有违我大汉祖制,还请陛下三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