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教主,卫某乃是朝廷命官。

  你说的这么露骨,就不怕卫某将你缉拿归案?”

  张角对卫宁神秘一笑,开口道:

  “卫大人,你不会这样做的。

  我张角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看人特别准。

  从你的一举一动之中,我看出你并非久居人下之人。biqupai.

  恐怕你也在期待着老道彻底打垮大汉吧?”

  听张角这样说,许褚‘腾’的一声站起身来,虎目紧盯张角。

  “仲康,不得无礼。”

  听到卫宁的命令,许褚这才坐回原位。

  “大汉已经彻底腐朽了,确实不适合继续统御万千子民。

  可张道长的路也是错的。

  太平道,终究救不了百姓。”

  “那以卫大人之见,如何才能拯救百姓?”

  “救民之法,卫某心中早有答案,却不适合现在告知道长。

  等道长陷入迷茫,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可以来寻本公子。

  到时候我会给张教主一个答案。”

  现在张角的太平道发展迅速,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

  即使卫宁招揽他入地府,估计这老家伙也不会答应,还容易引起他的警觉。

  “说话说一半,卫大人果然比老道还擅长拿捏人心。”

  张角笑着对卫宁问道:

  “不如大人加入我太平道,我让大人当副教主如何?”

  卫宁心道你就是把教主让给我,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当反贼。

  那不是众矢之的吗?

  “我与张教主理念不同,教主就不必多了。”

  “唉,好吧。”

  张角面露失望之色,继续对卫宁问道:

  “那我把女儿嫁给你总行吧?

  宁儿的容貌卫大人也见过了,还是我太平道的圣女,也不算辱没了大人。”

  卫宁正色道:

  “我乃正人君子,张教主是知道的。

  本公子跟张宁没有任何感情基础,怎么能随意纳其为妾?”

  “这个好办,日久生情嘛。”

  张角很随意的摆手道:

  “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培养好了感情再成婚,老道不急。”

  卫宁暗道这张角真是个老无赖,自己也没必要一直跟他纠缠。

  卫宁不再提张角女儿的事,转而说道:

  “张教主,河东郡只能有一个人说了算,那就是我卫宁。

  你在别的地方传教我不管,在河东,我是万万不能容忍。

  我给张教主三天的时间,把教众从河东郡撤走。

  否则别怪本公子不讲情面,将你的教徒全部缉拿!”

  卫宁想要教化百姓,还想收购寿运,他的理念与太平道完全相悖。

  河东百姓都被张角忽悠了,哪还有人会听卫宁的话?

  河东只有一个卫宁,就如同铜锣湾只有一个陈浩南。

  “嗯?

  卫大人在威胁老道?”

  张角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以张角的绝世天资,已经突破了神海境,成为了凝丹境的大修士。

  卫宁的这个护卫虽有武宗实力,对张角来说却不值一提。

  可是当他流露出一丝杀意之后,正专心吃饭的冯方女突然抬起头来盯着张角。

  只这一眼,张角竟有一种被洪荒凶兽盯上的感觉,脊背都发凉!

  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老道惹不得!

  卫宁身边竟有这等人物,河东的水也太深了!

  看来

  老道找他庇护宁儿,果然没找错人。

  想到这儿,张角又恢复了猥琐的笑容,对卫宁道:

  “这个老道自然知晓。

  卫大人的规矩,老道也不好破坏。

  用不上三天,一天就可以了,老道一天就把教众全部撤走!”

  达成了共识,现场的气氛又缓和了下来。

  卫宁又跟张角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去。

  果然如张角所,到第二天河东的黄巾军就撤得无影无踪。

  连之前收拢的教众,张角都没有带走。

  卫府之中,张宁正跟随冯方女等人在花园中修炼术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冯方女就成了卫府女眷们的修炼导师。

  不论是武道还是术法,冯方女都信手拈来,所拿出的功法都是世间难寻的顶级功法。

  关键是冯方女还不知道这些功法叫什么,只能以无名功法称之。

  不过这并不妨碍姑娘们的修炼速度。

  不仅是蔡贞姬这种有修炼基础的女子,连卫宁的媳妇小蔡琰都加入修炼的行列了。

  经过冯方女的悉心教导,小蔡琰已经踏入炼气境。

  吐纳一番之后,姑娘们开始休息。

  冯方女突然想到了什么,对张宁道:

  “张宁,我昨天见到你爹了。”

  “啊,我父亲他...他来河东了?”

  张宁闻很是惊讶,父亲张角日理万机,每天忙着募集教众、教导一众太平道的渠帅。

  父亲怎么有时间来河东,难道是为了自己?

  想到这儿,张宁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暖意。

  看来父亲还是疼爱自己的啊,才过了没几天,就来救自己了。

  冯方女对张宁点头道:

  “来了。

  他跟卫宁说,让卫宁纳你当小妾。”

  “怎么会这样?”

  张宁闻又羞又恼,老爹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事情怎能草率决定?

  至少要问一下自己的意见啊!

  蔡贞姬八卦兮兮的凑了上来,对几人问道:

  “怎么回事儿,难道我又要多一个姐姐了?

  哎,老姐知道了不会生气吧?”

  蔡贞姬说罢,还对姐姐蔡文姬挤眉弄眼。

  张宁顿时更尴尬了,面色涨红的对蔡文姬道:

  “琰儿姐姐,我...这不是我的意思。”

  蔡文姬微笑着对张宁道:

  “宁儿妹妹不必紧张。

  我又不是妒妇,怎么会拦着夫君,不让他纳妾?”

  听自家老姐这样说,蔡贞姬心中一喜。

  老姐不吃醋,这么看来自己也是很有希望的嘛。

  张宁窘迫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冯方女继续说道:

  “可是卫宁不同意,他不想收你当小妾。”

  冯方女这句话一出,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了。

  姑娘们一时弄不清是该恭喜张宁,还是要安慰张宁。

  张宁也愣了,自家老爹究竟是要做什么?

  “那我父亲还说什么了?”

  “你爹说让你跟卫宁日久生情。

  卫宁不让他继续待在河东,他就走了。”

  张宁闻心情十分复杂。

  父亲怎么这样啊,把自己扔在河东就不管了,这还是最疼爱自己的父亲吗?

  蔡贞姬笑嘻嘻的揽住张宁的肩膀道:

  “别想太多了,留在这儿安心住下就好。

  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