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大乱在即,吾应劫而出,只为拯救苍生。

  此重任非一人所能完成,因此本座需招揽天下英才入地府。”

  “于禁,你乃本座有缘之人,是否愿意加入地府,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

  现在的于禁很年轻,还有四十二年好活,用寿命诱惑他可能起不到太大的效果。

  于是卫宁就换了一套说辞。

  郭嘉在后面看着卫宁的表现,简直叹为观止,主公的忽悠技能明显见涨啊!

  于禁本就对这世道失望透顶,听卫宁这样说,心中竟然升起了几分希望。

  “加入你的组织,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吗?

  让天下的男子不再像我一样,被薄情之人辜负?”

  “当然可以。”

  卫宁对于禁伸出手,微笑道:

  “王媚娘不过是一青楼歌舞妓而已。

  你有着大好的前途,何必因为这种女人伤心?

  你现在就可以写一封休书,将王媚娘休了。

  以后有将军的身份,又何患无妻?”

  “将军?”

  于禁不明所以,郭嘉上前对他解释道:

  “我家主公不仅是地府帝君,还是河东太守。

  河东上下,都以吾主马首是瞻。

  你若加入组织,自然会受到吾主重用。”

  于禁此时正处于人生的迷茫时期,卫宁的出现,如同他人生道路上的一盏明灯。

  于禁热血上涌,对卫宁道:

  “于禁拜见太守大人,愿加入大人的组织,为大人赴汤蹈火!”

  “好!”新笔趣阁

  卫宁要的就是这效果,他祭出神明图册对于禁道:

  “咬破手指,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

  于禁按照卫宁的指引进行操作,一番施为下来,被卫宁赐予神位‘勾魂马面’。

  获得了卫宁赐予的五年寿运和专属功法《马面通神拳》后,于禁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感觉自己好像在梦中。

  虽然被王佳这个恶女人所辜负,可是却得到了加入地府的机会,这也算因祸得福了啊!

  卫宁收下于禁之后,街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爹!

  就是他!

  还有他身边的这几个人,我怀疑他们都是一伙的!”

  卫宁放眼望去,原来是孔望这个公子哥儿,带着他的父亲孔修和一众家丁气势汹汹的寻了过来。

  王媚娘,还有其他四个被于禁暴揍的公子哥儿也跟了过来,想要见证于禁凄惨的下场。

  由于腿被于禁打断了,孔望此时躺在木架上,被四个家丁抬着。

  看见于禁之后,孔望眼中闪过强烈的恨意!

  他指着于禁开口道:

  “就是这个莽夫,打断了本公子的腿!

  今天我要打断你五条腿,再把你送进天牢,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孔望觉得收拾于禁还不过瘾。

  看卫宁等人的样子,明显与于禁相识。

  他又指着卫宁几人道:

  “还有他们,统统都要送进监牢!”

  王媚娘脸上泛起一丝喜色。

  打残了送进监牢好哇!

  于禁进了监牢,就再也没人知道自己曾经的过往了,还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污蔑王媚娘的莽汉都进大牢了,其他人还有何话说?

  “啪!”

  “哎呦!”

  就在孔家家

  丁要一拥而上的时候,众人同时听到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长史孔修一巴掌使足了力气,狠狠抽在了儿子孔望的脸上。

  孔望一张猥琐的脸瞬间肿胀了起来。

  孔修这一巴掌明显下了狠手,抽得孔望鼻孔窜血。

  孔望捂着脸,委屈的对孔修道:

  “爹,你为什么要打我啊?”

  对于孔修的行为,孔望十分不解。

  他乃是孔修的独子,从小老爹就对自己疼爱有加,没动过孔望一个手指头。

  而且今天孔望被于禁打断腿,孔修也气得不行,这才带人来找回场子。

  “打你?

  我今天要抽死你!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太守大人不敬?”

  孔望不认识卫宁,孔修岂能不识?

  这位新上任的卫大人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对河东官员出手那叫一个狠。

  卫宁敢直接下了河东官吏的权位,还让许褚把掌控河东军事的徐磊都尉扔了出去。

  若是惹恼了卫宁,他一声令下查抄孔府都不稀奇。

  孔修上前两步,谄媚的对卫宁笑道:

  “犬子不识太守大人虎威,冲撞了太守大人,小人在这儿给太守大人道歉了。”

  卫宁淡然道:

  “原来是孔大人啊。

  孔大人手中的政务可跟贾先生交接妥当了?”

  “全...全都交出去了,以后河东政务,自当由郭嘉大人和贾诩大人全权处理。”

  “嗯,还算不错。

  那你带儿子来是为了什么,想跟我们寻仇?”

  “啊不不不,太守大人千万不要误会!”

  孔修身上冷汗直流,连忙解释道:

  “我带犬子来这儿,是为了给这位壮士道歉的!

  对,道歉!

  他万不该听信青楼妓女之,与壮士起冲突!

  为了显示出我孔家的诚意,我们愿意答应壮士的任何请求!”

  听闻孔修点出卫宁的身份,几名公子哥儿吓得脸色惨白。

  河东太守距离他们实在太遥远了。

  几人怎么也想不到,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竟能惹上河东太守。

  王媚娘脸上更是显出绝望之色。

  河东太守,那是通了天的大人物,一句话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

  卫宁对战战兢兢的众人道:

  “什么壮士?

  本官已封于禁为我河东军司马,你们应该称他为于将军才是。”

  什么?

  眼前这个穿着破旧布衣的汉子被封为将军了?!

  对于卫宁的决定,众人都难以相信。

  军司马作为郡中武官,秩比千石,统领千人,算是一郡之中比较高级的武官。

  职位与巡视河东的牛金大人相当。

  太守大人明显是刚刚结识于禁,怎么就对他委以如此重任?

  于禁闻感动不已。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主公对自己有如此知遇之恩,今后于禁这条命就卖给主公了!

  最惨的要属王媚娘,此刻她心中升起无穷悔意。

  于禁不过是一个粗鄙的武夫,怎么就能得到太守大人赏识了呢!

  现在他当上了河东的军司马,可谓有钱有势,比孔修这种纨绔公子哥儿强了不知多少倍!

  更别说于禁天赋异禀,足有十八,乃是真正的铁血男儿。

  远不是仅有六的孔望所能比拟。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