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宁在营中与将士们同吃同住,狠狠的刷了一波存在感。

  到第二天,便开始实行自己定下的计划。

  洛阳城,中常侍赵忠府邸。

  赵忠坐在宛如宫殿般华丽的正堂,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

  然而他此刻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自从赵忠的侄子赵泰被卫宁弄死后,赵忠就感觉自己开始走了背运。

  曹节那老东西不知吃了什么药,突然变得生龙活虎。

  他手下的东厂把绣衣使压制得死死的,赵忠连解散绣衣使的心思都有了。

  还有卫宁,先当大儒后当西园校尉,在洛阳城中上蹿下跳,蹦跶的正欢。

  这一切都差点把赵忠气出心梗。

  “赵公,多少吃一点吧?”

  赵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他身旁的一个小太监忍不住上前劝说。

  赵忠怏怏不乐的摆手道:

  “不吃,端下去吧。”

  “这…”

  见小太监迟疑,赵忠面色一沉,对其说道:

  “怎么?

  现在连你也不听咱家的话了?”

  小太监闻大惊,连忙解释道:

  “不不不,小人对赵公忠心耿耿,我这就撤!”

  小太监正手忙脚乱的收拾碗碟,突然有另外一名太监进门禀报道:

  “启禀赵公,卫宁在外求见。”

  “你说什么?!”

  听到‘卫宁’二字,赵忠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太监闻冷汗直流,哆哆嗦嗦的说道:

  “卫…卫宁来了,要求见赵公,赵公要不要见他?”

  “呯!”

  赵忠椅子上的红木扶手被他一把捏碎,他冷笑着对太监道:

  “卫宁来得好啊,咱家正愁不知道如何收拾他呢,还敢来送死!

  今天他要是能活着走出去,咱家就跟他姓!

  让卫宁进来!”

  “诺。”

  赵忠对一旁收拾东西的小太监道:

  “你也别收拾了,去将府中绣衣使的高手叫来,埋伏在正堂左右。

  只听咱家摔杯为号,就进来围杀卫宁!”

  “赵公放心,奴婢知道了。”

  小太监如蒙大赦的跑出正堂,赵忠恨声自语道:

  “卫宁啊卫宁,你还敢来找咱家,你这是走了一条死路啊!

  你让我赵家绝后,咱家就要你的命!”

  赵忠知道卫宁有大儒的实力,可他并不惧怕。

  他的葵花神功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早就踏入先天巅峰。

  对付一个刚刚晋级大儒的卫宁还不是手到擒来?

  更何况周围还有绣衣使的高手策应,今天卫宁是插翅难飞。

  不过片刻,卫宁就在小太监的指引下踏入正堂。

  卫宁看了看一脸阴郁的赵忠,又看了看桌上的珍馐美味,调笑道:

  “赵公公伙食不错啊,吃得这么好,真让人羡慕。

  看来赵泰的死并没有影响公公的食欲。”

  赵忠面色阴郁,尖声对卫宁道:

  “卫宁,你来咱家府上看咱家的笑话,恐怕是打错了主意!

  你今天进门容易,再想走可就难了。”

  赵忠说话间,身上葵花劲气暴涨,脚下的青砖都寸寸碎裂。

  他手中捏着茶杯,随时打算召唤门外的绣衣使。新笔趣阁

  卫宁看着赵忠如临大敌的样子,丝毫不慌,对赵忠摆手笑道:

  “赵公公莫急,吾今日

  前来,是为公公指一条明路。”

  赵忠对卫宁嘲讽道:

  “你心里也清楚,咱家是一介阉人,哪还有什么明路可?

  你把我赵家的独苗杀了,就算给咱家百万两黄金,咱家也要跟你不死不休!”

  “是嘛…

  那如果我要让公公永葆青春,长生久视…

  不知道能否化解咱们之间的恩怨?”

  “那也不…等等!

  你说什么?

  你有长生之术?”

  在赵忠看来,所谓的长生之术不过是无稽之谈,根本不可能达成。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曹节的变化让他动摇了。

  曹节这老东西本来应该身体衰弱,气血亏虚,实力慢慢滑落到十常侍之末。

  现在却焕发了第二春,这里面要是没有什么隐秘,赵忠是不信的。

  难道曹节是靠着卫宁才恢复青春?

  卫宁见自己引起了赵忠的兴趣,微微一笑道,瞬间催动体内冥君真气。

  玄奥的真气将卫宁包裹,让他看起来如真似幻,诡异神秘。

  “赵忠,吾的真实身份乃地府冥君,卫宁不过是我的一道化身而已。

  吾之所以入世,是为了寻有缘人加入地府,为本座效力。

  入我地府者,可得长生。”

  “长生…能活多久?”

  “长生者,自是长生久视,坐看沧海桑田,坐视王朝更替…

  百年时光,对长生者来说不过一瞬耳。

  你说能活多久?”

  卫宁的话深深的将赵忠震撼了。

  坐看王朝更替,长生久视!

  那他死个侄子又算的了什么?

  他之所以在意赵泰,并不是跟赵泰有多深的感情,主要是想为他们老赵家留个后。

  如果自己就能长生不死,那赵泰还有什么用?

  也许到赵家人死绝的时候他赵忠还活着。

  别说赵泰是他的侄子,就算是他的亲儿子,长生之术也能让这仇怨一笔勾销了。

  赵忠迫切的对卫宁问道:

  “我该如何才能得到长生之术?”

  卫宁应道:

  “入我地府,将你的忠诚,你的一切献给本座。

  只要你表现好,吾自然会赐你永恒的生命。

  怎么样,这算不算是一条明路?

  赵公公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

  老奴愿意!”

  赵忠一脸火热,谄媚的对卫宁道:

  “老奴愿意将一切奉献给帝君,还请帝君施法!”

  卫宁心道转变角色转变够快的啊,不愧是太监出身。

  他祭出神明图册,对赵忠道:

  “把你的名字签在上面吧。”

  “老奴明白!”

  赵忠颤抖着咬破手指,将名字写在神明图册上。

  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没入赵忠体内。

  赵忠只觉得自己跟生死簿心神相连。

  “吾以地府冥君之名,授予赵忠夜游巡使之位!”

  卫宁话音一落,神明图册中便浮现出赵忠容貌的神像。

  赵忠再抬头看向卫宁的时候,便感觉亲切无比,仿佛卫宁天生就是自己的主人。

  这时候别说是侄子赵泰了,就算卫宁让赵忠去杀汉帝刘宏,赵忠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赵忠恭敬的对卫宁拜道:

  “老奴夜游巡使赵忠,拜见帝君大人!”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