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一袭白袍,相貌威武英俊的西方庚金大帝头也不抬的说道:

  “让他进来。”

  荀悦小心翼翼的走入大殿,进门便匍匐在地,对几位大帝叩拜道:

  “小人荀悦,拜见诸位帝君!

  祝帝君仙道永昌,永掌世间气运!”

  面对五方天地,荀悦感觉自己如同蝼蚁。

  只要他们稍稍一动念头,就会让自己身死道消。

  “起来说话吧。”

  东极青华大帝将手一抬,一道淡淡的绿芒将荀悦托起。

  荀悦这才敢直视诸位天帝。

  几位天帝身上都有着朦胧的光晕,让荀悦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最中间的玄黄天帝更是隐在一片玄黄之气中,荀悦连他的身形都看不到。.biqupai.

  荀悦双手举起一封信件,恭敬的说道:

  “存禄真君有信件呈予诸位天帝。”

  庚金大帝将手一招,信件直接落入手中。

  他冷声对荀悦道:

  “你可以走了。”

  “是...小人告退。”

  荀悦走出大殿,背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在高高在上的天帝面前,万物苍生都是他们随意摆弄的棋子。

  他这个甲子神,也只不过是个稍微大点的蝼蚁罢了。

  庚金大帝扫了一眼信件,平静的说道:

  “袁基在洛阳城中发现一名被气运所钟之人。

  此人原本身患恶疾,命不久矣,却突然变得生龙活虎。

  不但如此,他身边还聚拢了一批贵人,又有先天高手相助。

  怕是会对我等布局有影响。

  是否让袁基出手出掉此人?”

  黑袍黑发的北域玄冥大帝说道:

  “区区先天蝼蚁,无需在意。

  天道运转之下,皆为尘土。”

  长发披散,容貌秀美的东极青华大帝说道:

  “此子名为卫宁,是蔡府赘婿?

  这个卫宁某好像有些印象。

  他若是大气运之人,倒正好成为吾的一颗棋子。”

  青帝说罢,一点堂中微缩棋盘。

  在洛阳城的位置,一个淡淡的小绿点被其点亮。

  南华长生大帝不由笑道:

  “大局已定,青华道兄选一个赘婿又有何用?”

  青帝微笑道: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南华道兄又怎知此子不能成势?”

  众人讨论间,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中央传来:

  “身具气运之人纷纷现世,乱世将启。

  南华,就由你去点化有缘之人。”

  身着红袍的南华长生大帝站起身来,对玄黄天帝拱手道:

  “谨遵道兄之命,吾这就动身。”

  “且慢。”

  南华刚要起身离去,坐在北侧的玄冥帝君便开口道:

  “吾有天书三卷,皆为雷法之道。

  道兄也带去送给有缘人吧。”

  南华笑道:

  “还是玄冥道兄想得周到,我这便去了。”

  南华长生大帝从昆仑下山,循着气运指引一路来到钜鹿郡。

  在城郊的一处道场内,数万百姓将中间的高台紧紧围住。

  高台正中有一名道人,他身材削瘦,披头散发,身穿黄色道袍。

  此刻道人面对众多百姓,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所谓的大道。

  “上天不忍看汝等备受压榨,生活困苦,所以才派我张角来拯

  救你们。

  只要跟着我张角做事,保证你们以后能丰衣足食,发大财!

  过上想都不敢想的神仙日子!

  听懂掌声!”

  张角鼓动气氛的能力极强,话音一落,台下百姓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一个叫做唐周的读书人坐在台下,对张角的话嗤之以鼻。

  百姓也太好糊弄了,当今天下大权都把持在世家大族手中。

  跟着张角就能飞黄腾达?

  简直荒唐!

  张角正吐沫横飞的演讲,突然有一身材健硕的汉子登上高台,瓮声对张角道:

  “大哥,孙二狗背叛你了!

  他将你聚集百姓的事告知了郡中太守,吾等该如何是好?”

  张角闻面部抽搐。

  上来告诉自己消息的非是旁人,乃是自己的二弟张宝。

  二弟张宝实在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有人背叛的事儿不能私下说嘛?

  当着众多百姓的面,你让为兄如何解释?

  好在张角随机应变的本事非同一般。

  他轻咳一声,开口道:

  “此事吾已知晓,你取一万钱,给孙二狗送去吧。”

  “啥玩意?!”

  听了张角的回答,张宝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哥,孙二狗可是背叛了你啊!

  你怎么还能给他送钱?”

  张角面色不变,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道:

  “钱财这种东西,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气度。

  孙二狗背叛我,我都能给他一万钱。

  那将来忠诚于我张角的人,所获得的财富必将是百万、千万!

  听懂掌声!”

  台下的观众们掌声如雷,呐喊声震天,张角的这番说辞彻底将他们折服了。

  一个叛徒都有万钱可拿,忠诚张角,还怕今后没有好日子吗?

  就连唐周都眼前一亮,他貌似找到了一个发财的途径。

  身着红色帝王长袍的南华长生大帝站在云端,一头白发随意的束在脑后。

  他俯视地上百姓们的闹剧,嘴角微翘道:

  “这位有缘人脸皮可真够厚,怪不得能拥有祸乱天下的气运。

  也罢,就让本帝助你登上世间之巅吧!”

  南华长生大帝说话间开始施展大神通,从一个英俊夺目的神祇,幻化成为一名碧眼童颜、手执藜杖的老者。

  张角的演讲结束后,在场的观众们依依不舍的散去。

  他让自己的两个弟弟张宝、张梁将教众送来的米收好,搬到楼上去。

  钜鹿的百姓想要追随张角,必须得献上三斗米,这是张角的规矩。

  张梁毕竟年轻,对张角问道:

  “大哥,有了这么多米,我们要不要换成钱,去酒楼大吃一顿?”

  张角一脸严肃的摇头道:

  “不可!

  咱们兄弟将来是要成就大事的,岂能贪图享乐?

  赶紧把米搬到楼上去!”

  “噢,我知道了,大哥。”

  看着张宝和张梁两人忙碌的身影,张角知道这些米一时半会儿是搬运不完了。

  他一咬牙,也扛起一袋米,向楼上走去。

  张角走出几步,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小伙子,你这一袋米要扛几楼啊?”

  张角下意识的回答道:

  “一袋米要扛二楼。”

  此一出,张角突然瞳孔一缩,身上冷汗直流。

  这里只有他们三兄弟,再无外人。

  说话的老者是从哪来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