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67章 十常侍齐聚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厂高手强大的气势,将院中的绣衣使彻底压下去了。

  赵忠看着眼前面色红润的曹节,感觉是如此的陌生。

  这哪里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

  曹节的状态,分明比两三年前更为强大。

  恍惚间,赵忠突然想起十年前的一个雪夜。

  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窦武雄心勃勃的想要铲除宦官,独霸朝纲。

  那时的赵忠,还是一个初入先天的黄门令。

  就是眼前的曹节带着麾下影卫,一夜间屠尽大将军窦武满门。

  赵忠也像这些东厂高手一样,仰望着曹节。

  曹节的形象,渐渐和十年前那个杀伐果断的强者重合了。

  “这老家伙是怎样恢复年轻的…

  难道他有返老还童之术不成?”

  赵忠心中暗自腹诽,他看得很清楚,曹节的状态绝对不是一个七十余岁的老者。

  此刻赵忠被曹节压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蔡邕彻底放下心来,满堂宾客也为卫宁背后的势力所惊叹。

  连中常侍曹节都与卫宁交好,卫宁年纪轻轻,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袁术则脸色铁青,他可是对赵忠寄予厚望的。

  本以为今天就是卫宁的死期,结果赵忠被曹节压制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蔡府的气氛有些微妙,就在此时,门口管事再次高声唱名道:

  “中常侍张让大人到!”

  管事此一出,宾客们顿时哗然。

  他们今天来祝贺卫宁大婚,意想不到的事情已然够多了。

  然而张让的到来,依旧让宾客们惊讶。

  若论起皇帝身边最受宠信的太监是谁,那绝对非张让莫属。

  这可是被刘宏称为‘阿父’的人物,乃是当之无愧的十常侍之首!

  张让的态度,往往代表着皇帝刘宏的意思。

  此时张让身着中常侍朝服,引着蹇硕、段珪、程旷三个大太监踏入蔡府之中。

  赵忠今天为了跟卫宁寻仇,两个得力助手封谞、侯览自然被他带在身边。

  曹节来助卫宁,夏恽、郭胜两位义子也随侍左右。

  谁能想到,小小的一个蔡府,竟能引得十常侍齐聚!

  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曹节和赵忠,张让调笑道:

  “呦,曹公公、赵公公,你们二位也在呐?

  今儿蔡府还真是热闹哇。”

  赵忠与张让一向交好,见张让前来,心头一喜,开口道:

  “张公,我来蔡府缉拿要犯,却被曹节所阻。

  还望张公助我一助。”

  张让也觉得今天的曹节有些不一样。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曹节,心中暗暗戒备,转而对赵忠道:

  “赵公公说笑了。

  蔡大儒办婚宴,怎么会有贼人在此?

  对不对啊,蔡大儒?”

  蔡邕非常讨厌十常侍这些祸国殃民的阉宦。

  可是蔡邕又无法搬倒他们,只能是眼不见为净。

  蔡邕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嫁女儿,能把十常侍全招惹过来。

  他不知道张让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得应道:

  “张大人之有理。

  说老朽府上有贼人,纯属无稽之谈!

  张大人来了便是客,还请入座吧。”

  “咱家可不是为了喝酒来的。”

  张让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卷圣旨,对蔡邕道:

  “咱家到此,是为陛下宣旨而来。

  蔡大儒,赶快接旨吧。”

  “什么?

  有圣旨?”

  “真的假的?

  卫宁成婚,会被陛下关注?”

  “张让都来了,假不了。

  赶紧跪下接旨…”

  圣旨一出,整个蔡府的人顿时跪成一片。

  不论曹节和赵忠的火药味多么浓,此刻也得老老实实的在地下跪着。

  张让轻咳一声,展开圣旨宣读道:

  “上天眷命,皇帝圣旨:

  兹有儒生卫宁文采冠绝京城,恪守君子之道,实为青年儒生楷模!

  卫宁才学品行深得朕心,闻卿大婚,朕当赏之!

  望卿勿负朕望,勤加修炼,刻苦攻读。

  早日成就吾大汉栋梁!

  钦此!”

  卫宁对圣旨叩首过后,站起身来,双手接过圣旨道:

  “草民卫宁,叩谢陛下圣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让轻声对卫宁笑道:

  “卫宁,陛下为何看好你,你心里应该清楚。

  你可得守住本分,莫负了陛下对你的期望呀!”

  张让心中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特别想看卫宁惊讶的样子。

  在张让看来,卫宁到今天才得知自己的真是身份。

  也是在此时才能猜到,之前与他在文道酒楼会面的刘康就是当今圣上。

  卫宁清楚现在还不是得罪张让的时候,先苟起来要紧。

  他谦逊的对张让施礼道:新笔趣阁

  “在下一定谨遵张公教诲。

  张公暂且留下来喝杯喜酒,小子一会儿有厚礼奉上。”

  听到‘厚礼’二字,张让脸色顿时浮现出笑容。

  谁说儒生都是蔡邕那样的老古板?

  看看人家卫宁,就很懂事嘛。

  难怪会被陛下看好。

  “卫公子有心了。

  咱家这就把陛下赐给你的礼物拿出来。”

  张让手一伸,从袖中取出一幅字。

  张让将字展开,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行字。

  “赏赐金银有些俗了。

  皇上便赐你一幅字,希望你能一直保持君子的良好品行。”

  卫宁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刘宏写的字。

  平心而论,字写得还真不错,看来这位昏庸无道的皇帝也不是一无是处。

  刘宏定然是舍不得给自己钱,才拿一幅字来打发自己。

  不过这正合了卫宁的心意。

  有糜雍和甄秉支持,钱这东西卫宁暂时不缺。

  刘宏这幅字可以给卫宁解决很多麻烦。

  远的不说,起码中常侍赵忠是不敢再打自己的主意了。

  果然,赵忠见卫宁得到了刘宏的赏赐,脸色变得惨白。

  从今以后,想给他侄子赵泰报仇,只怕难了。

  袁术也一脸便秘之色,心中充满对卫宁的妒忌。

  为什么好运气总在卫宁那边,咱袁公路差哪了?

  “孟德,我们走!”

  袁术来参加卫宁的婚宴,主要是想看卫宁悲惨的下场。

  现在好戏看不成了,总不能留下见证卫宁的幸福吧?

  继续留下来,对袁术每一秒都是煎熬。

  曹操也很自觉的跟随袁术走人,他发现袁绍还站在原地不动,开口问道:

  “本初兄,你不走吗?”

  袁绍沉声应道:

  “吾兄袁基让我把卫宁大婚的情况告知于他,我现在还不能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