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58章 抬棺登堂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泰大喜,双手捧起酒杯对袁术道:

  “小弟赵泰,定不辱兄长之命!”

  中常侍赵忠虽然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可底蕴比起四世三公的袁家,差的还是太远了。

  能攀上袁术,对赵泰来说求之不得。

  至于卫宁,赵泰根本没将其放在眼中。

  一个会吟两手酸诗的年轻儒生,赵泰分分钟就能将其捏死。

  可赵泰却没有想过,卫宁能让袁术吃亏,岂是易于之辈?

  坐在一旁的曹操听着两人对话,只顾着自斟自饮,存在感极低。

  在曹操心中,已经将卫宁列为需要重点防范的人物了。

  就赵泰这种垃圾货色也想为难卫宁?

  简直自取其辱!

  别的不说,光是卫宁身边扇自己耳光的大汉,就不是赵泰所能对付的。

  有了共同的话题,酒局的气氛越发热烈。

  赵泰人逢喜事,喝得红光满面。

  他对身边伺候的两名青楼女子上下其手,却见袁术并未如自己一般。

  赵泰不禁疑惑道:

  “兄长,美人在怀,为何不享用啊?”

  袁术抿了一口酒,懒洋洋的说道:

  “每天都是这些货色,某早已腻烦了。”

  “兄长所甚是!”

  赵泰深有感触的点头道:

  “这些青楼歌姬,妩媚是妩媚了,却都是些庸脂俗粉。

  前几天小弟在街上抓了一个平民的女儿,那滋味,果然与众不同。

  只可惜两三天就被我玩儿死了,着实扫兴。

  今天喝完酒,还得再到街上抓两个才是。

  兄长有没有兴致,要不小弟送兄长几个纯一点的妞?”

  赵泰提到在街上抓女子,让袁术不由想起了自己在洛阳城郊遇到的冯方女。

  那才叫人间绝色,倾国倾城。

  袁术甚至想要将其纳为妻妾,而不是简单的带回府中取乐。

  念及此处,袁术对卫宁的恨意更甚。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那都是不共戴天的大仇啊!

  几人饮酒聊天之际,赵泰府中的管事匆匆跑到楼上,对赵泰禀报道:

  “公子!

  大事不好了!

  有人把你给告了!.biqupai.

  现在洛阳令张尹已经发出文书,要您与原告对簿公堂。”

  赵泰正喝酒喝得尽兴,闻大怒道:

  “哪个不开眼的敢状告本公子?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还有这张尹,他是干什么吃的,有人告状压下就是!

  说!

  原告是谁,以何缘由状告本公子!”

  赵泰心中有些疑惑,自己在洛阳城中没少打点,张尹可是让自己喂饱了。

  平日里想告自己的百姓多了去了,还不都是被压下不发?

  今天是怎么回事儿?

  管事硬着头皮答道:

  “若是普通人状告公子,洛阳令或许不会理会。

  可现在告状之人,乃是大儒蔡邕的女婿卫宁。

  此人一身正气,名满京城,被京城百姓誉为洛阳第一君子。

  张尹也不敢公然徇私。”

  “好啊!

  原来是此人与我作对!

  本公子正要寻他,他倒主动找上门来了!”

  赵泰拳头紧攥,面目狰狞。

  在他看来,自己暂时没收拾卫宁这个酸儒,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卫宁敢来惹自己,简直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袁术慢条斯理的说道

  “赵泰贤弟,那洛阳令张尹乃我袁家故吏。

  你将为兄的玉佩拿给他,张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放心去跟卫宁对质便是。

  我倒要看看,卫宁能耐你何!”

  “多谢公路兄!

  我这便去寻卫宁,好好杀一下他的锐气!”

  有了袁术的支持,赵泰感觉自己的腰杆都硬了。

  他张狂的站起身来,对台上的翠红楼管事摆了摆手。

  醉红楼管事顿时会意,高声对台下众人道:

  “今天全场的消费由赵公子买单!

  欢呼声在哪里?”

  来醉红楼喝一次花酒,也是一笔不菲的消费。

  赵泰让大家省了一笔钱,顿时引来全场呐喊。

  袁术眼中则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怎么都上不得台面。

  自己怎么会给赵泰这种人做朋友呢?

  也就让他帮忙对付卫宁而已。

  洛阳令府衙,卫宁带着一脸悲伤的张大强踏入堂中。

  失去了三十年的寿运,张大强的身体几乎油尽灯枯,每时每刻都在加速衰老。

  然而张大强的眼神却异常坚定,他相信,卫宁会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在卫宁身后,跟随着冯方女、郭嘉、许褚三人。

  冯方女双手抱在胸前,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郭嘉则摇着一柄扇子,很随意的站在卫宁身侧。

  许褚的肩膀上扛着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材。

  这是卫宁让许褚买来的,里面盛放着张大强的女儿张小娟的尸体。

  面对洛阳令张尹和满堂衙役,许褚堂而皇之的将棺材扔到厅堂正中央,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洛阳令张尹是个斯文人,饱读诗书,如何见过这等阵仗?

  他吓得跳了起来,指着许褚道:

  “哪里来的刁民,竟敢咆哮公堂!

  来啊,给我拿下!”

  周围的四五个衙役同时拎着大棒,上前缉拿许褚。

  许褚冷哼一声,身上的先天劲气瞬间炸裂!

  “哎呦!”

  “这胖子有古怪!”

  许褚仅凭气场,就将几个衙役震出数步之外,趴在地上站不起身来。

  张尹倒是比衙役有见识,能认出许褚乃是先天境的大高手。

  目前在洛阳令府衙,无人能与其抗衡。

  张尹脸色铁青的对卫宁道:

  “卫宁,本府已经给足了你面子,让人去召被告赵泰前来。

  你还待怎样?

  你就让手下的人倚仗武力冲撞府衙?

  连棺材这等凶物都带到了堂上,这成何体统!”

  卫宁淡然道:

  “张大人莫怪,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大人。

  而是这棺材里有着关键的证据。”

  “证据?

  什么证据?”

  众人疑惑间,卫宁对许褚道:

  “仲康大哥,开棺!”

  “好嘞!”

  许褚单手将棺材盖挪开,少女张小娟的尸体顿时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少女的尸体惨不忍睹,死前定然受到过非人的折磨。

  她的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娟儿!”

  张大强虽然见过女儿的尸体,可每次看到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伏在棺材上哀嚎痛哭,惨状让人动容。

  卫宁直视洛阳令张尹道:

  “棺中的少女,就是被赵泰折磨而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