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51章 刘宏来访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来人为一主一仆,主人自称姓刘。”

  “姓刘?

  莫非是宗室子弟?”

  卫宁起身,对身边的管事道:

  “请他们上来吧,我在三楼的雅间候着他们。”

  “是,主人。”

  不多时,来寻卫宁的客人就被管事引到雅间内。

  为首之人是一名青年男子,身穿青色锦袍,面容俊逸、气质高贵,脸上有一丝病态的苍白。

  他身后的仆人面白无须,神光内敛,眼中偶尔闪过一丝狠色,给人一种阴气极重的感觉。

  以卫宁对真气的敏锐,能察觉到此人的实力至少在显法境之上。

  卫宁不动声色的催动寿运图册,探查二人的状态。

  ‘刘宏。’

  ‘已享寿运:21年127天10小时5分钟。’

  ‘剩余寿运:12年。’

  ‘张让。’

  ‘已享寿运:35年301天23小22分钟。’

  ‘剩余寿运:12年。’

  “刘宏和张让...

  原来是汉帝寻到我这小酒馆来了。”

  探查到二人的寿运,卫宁心中暗道:

  “这对君臣非同年而生,却同年而死...

  张让倒也应了一直侍奉刘宏的誓。”

  刘宏来访,应该是自己在白马花会上的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

  卫宁起身对刘宏拱手施礼道:

  “河东卫宁,见过贵客。”

  刘宏饶有兴致的对卫宁道:

  “卫先生认得我?”

  “贵客姓刘,又一身贵气。

  按某猜测应该是宗室出身。”

  “哈哈哈,先生倒是好眼力。

  我乃河间刘康,算是当今圣上的近亲吧。”

  卫宁笑道:

  “原来是刘康大人,失敬失敬。

  两位请入座。”

  此时雅间内已经摆好蒲团,泡好了香茗。

  刘宏一摆衣袖,与卫宁相对而坐。

  张让却依旧站在一旁。

  卫宁对张让道:

  “这位先生不入座吗?”

  张让声音尖细,慢条斯理的说道:

  “贵人在此,老奴岂能坏了规矩?”

  卫宁也不多,让到是礼,这老太监不嫉恨自己就好。

  刘宏饮了两口茶,对卫宁笑道:

  “卫先生当日在白马花会作出《爱莲说》这等锦绣文章,着实惊艳四座。

  不瞒先生,吾回府之后已经将满园都种上了莲花,以示性情高洁。

  这莲之爱,吾倒是与先生相同了。”

  “如此说来,刘康大人是吾的知己啊!

  卫宁以茶代酒,敬大人一杯!”

  表面上这样说,卫宁心中却暗自腹诽。

  纵观大汉历代帝王,能像刘宏这样荒唐的人并不多。

  他被十常侍等奸臣蛊惑,一直沉浸在天下一片歌舞升平的幻想中。

  穷凶极奢、卖官鬻爵,将大汉最后一点元气也挥霍掉了。

  两人寒暄几句后,刘宏对卫宁问道:

  “近日吾入宫面圣,皇兄询问我治国之道。

  吾不知何以作答,还请先生教我。”

  卫宁知道,这是刘宏在考校自己的才华。

  如果自己的能力能让刘宏满意,这位大汉昏君很可能会征辟自己出仕。

  这一点正合卫宁之意。

  一个人的出身非常重要,前世刘备就因为出身低微,在前期没少受人白眼。

  直到后来被刘协承认为皇叔,才有名望招募四方豪杰。

  卫宁微笑着对刘宏应道:

  “治国之道,在于富民强兵,聚拢人才。

  如此,我大汉国力自会蒸蒸日上。”

  “哦?

  那具体应该如何实施呢?”

  以卫宁对昏君刘宏的了解,这货并不是一心为民的好皇帝。

  如果卫宁拿出后世的良策给刘宏,很可能会被这个好大喜功的皇帝所厌恶。

  刘宏询问治国之策,也只是想让自己的权力变得更加稳固。

  于是卫宁便按照刘宏前世的所作所为答道:

  “若要大汉长治久安,需加强帝王的权威。

  其一便是设学堂,培养忠于圣上的儒生。

  其二便是练新军,新军只听从圣上指挥,负责拱卫京师安全。

  天下文武皆被圣上握于掌中,大汉自能长治久安。”

  “先生也是这般想吗?”

  刘宏眼前一亮,最近这段时间朝中总有讨厌的大儒上书,直大汉灾害频出,要求自己以新法治国。

  刘宏在心中想出了几个办法,也不知是对是错。

  没想到与卫宁所与自己不谋而合。

  “卫某所说,皆是肺腑之!”

  “哈哈…太好了!

  不瞒先生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刘宏高兴的举起茶杯,与卫宁对饮,就如同饮酒一般。

  兴学堂、练新军,刘宏早有计划。

  现在卫宁这般聪慧之才都觉得此事可行,那他的计划就可以提前了!

  两人又聊了半个时辰,刘宏觉得此行收获颇丰,满意的起身告辞。m.biqupai.

  在走出雅间之前,张让屈指一弹,一道阴冷的真气没入卫宁体内。

  卫宁好似毫无察觉,依旧对二人笑脸相送。

  直到刘宏上了马车,卫宁才以无偿真气将张让的气劲化解。

  “张让这老东西,果然不是善茬…”

  回皇宫的路上,刘宏兴致勃勃的对张让道:

  “阿父,你觉得卫宁此人如何?”

  张让路做思考,恭敬的答道:

  “此人看似纯直儒生,实则内心奸猾。

  今日他所之事,也是存了取悦圣上的心思。

  依老奴之见,他恐怕猜到陛下的身份了。

  而且…”

  张让顿了一下,继续道:

  “老奴刚才以葵花真气试探卫宁,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此人至少有着显法境的实力。”

  刘宏傲然笑道:

  “知道藏拙,还知道讨好朕,这卫宁也是个心思通透之人。

  他不是快要跟蔡家女结亲了吗?

  你就以朕的名义,给他送一份厚礼,施恩于他。

  卫宁这个人才,朕要了!”

  在刘宏心中,卫宁不论如何才华横溢,都只能当他手中的一颗棋子。

  朝中有忠于大汉的武宗和神海境强者,显法境的实力根本上不得台面。

  张让谦恭的应道:

  “老奴谨遵陛下之命。”

  在卫宁与刘宏会面的时候,糜雍的次子糜芳却被一伙神秘人带走了。

  他的眼睛被人用黑布蒙住,身上也被绳索困了个结实。

  糜芳此时心中极度恐惧,大声嘶吼道:

  “你们是什么人?

  快放开我!

  否则我糜家断然不会放过你们!”

  糜芳大声叫嚷,突然感觉脖子一凉。

  一柄雪亮的长刀架在了糜芳的脖子上。

  “老实点,别乱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