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何兄的父亲是?”

  面对救命恩人,何咸坦然道:

  “吾父正是当朝大将军,何进。”

  “原来是何进大将军的公子,幸会幸会。”

  卫宁对何咸一拱手,心中暗道这个世界与自己认知中的历史果然有偏差。

  在卫宁前世的时空中,何进是在光和三年,妹妹何贵人被立为皇后之后,才开始平步青云。

  没想到现在就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了。

  如果这么算的话,祸乱天下的黄巾起义会不会提前到来?

  何咸周围的几名公子看到卫宁,也都围了过来。

  “还真是卫兄啊,卫兄可是吾等的榜样!”

  “我爹天天在家跟我说,让我多跟卫宁学学。”

  “听闻卫兄马上就要迎娶京城第一才女,真是羡煞旁人...”

  在众人的恭维声中,卫宁恍然回过神来。

  他知道自己确实是出名了,已经成为京城各大世家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何咸一脸真诚的对二人道:

  “公孙兄弟、卫兄,救命大恩何某不可不报。

  二位以后就是我何咸过命的兄弟!

  今日吾做东,在百味楼宴请诸位如何?”

  “好啊,我公孙瓒最喜欢交朋友了!”

  卫宁微笑道:

  “小弟在商业街开了一家酒楼,名叫文道酒楼。

  何兄如果不嫌弃,可以把打到的野味送去处理一下。

  就在文道酒楼聚餐可好?”

  何咸闻大喜,对众人笑道:

  “自家兄弟开的酒楼,当然要去捧场。

  以后咱们再吃饭,就认准文道酒楼了,你们说对不对?”

  众人高声附和,又与蔡贞姬和另外几名世家公子汇合,大家前呼后拥的回到了洛阳城。

  一行十余人来到文道酒楼,直接开了一个最大的包间。

  许褚和郭嘉正好在酒楼中居住,也一并过来凑热闹。

  鲜美的鹿肉、兔肉等野味不断端上餐桌,再加上文道酒楼的特色小菜,直让众人大呼过瘾。

  郭嘉撸起袖子敞开了吃,连文人的形象都不要了。

  许褚瓮声对郭嘉道:

  “这些公子哥儿都是洛阳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注意点儿形象。”

  郭嘉毫不在意的摇头道:

  “许胖子,你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的吗?

  天天茴香豆,顿顿茴香豆。

  吃得我郭笑都快变成豆子了。

  好不容易吃几顿肉,还不得吃个够本?

  至于那些庸人的看法,有必要在乎吗?”

  许褚压低声音道:

  “你管他们叫庸人?

  俺可是听说了,这些公子哥儿非富即贵。

  其中还有当朝大将军何进的儿子。”

  郭嘉捧着一块鹿肉,吃得啧啧有声。

  “这些人之中,除了卫兄为超世之杰,也就是那个叫公孙瓒的稍微有点本事。

  其余众人,皆碌碌之辈,不足道也。”

  酒过三巡,公孙瓒举杯对何咸问道:

  “何兄,东郊密林是大家伙经常打猎的地方。

  你怎么会在那招惹上狼群呢?”

  那片猎场洛阳城爱玩的公子哥儿都很熟悉。

  大多数人都是在外围打猎,很少有人深入密林。

  何咸饮了一口酒,叹道:

  “三天后何某就要成婚了,迎娶的是洛阳尹家的小姐,名叫尹素素。

  几位贤弟或许听过她的名字。”

  公孙瓒笑着应道:

  “素素小姐国色天香,多少世家公子想求亲而不得,却成了何兄的妻子。

  如此喜事,当满饮一杯!”

  众人同饮一杯后,何咸继续道:

  “素素喜欢武略过人的男子。

  吾身为大将军之子,自然要在她面前展现出勇武的气概。

  我就想着亲自去林中猎杀狼王,将狼皮剥下送给素素,好在大婚之前给她一个惊喜。

  结果这些畜生实在难缠,要不是二位兄弟相救...”

  说到这儿,何咸脸上泛起一丝苦涩,大口饮了一口酒。

  卫宁举起酒杯,对何咸笑道:

  “不论怎么说,结果还是好的。

  那狼王最终还是死在何兄箭下了。

  吾等且满饮此杯,为何兄勇武贺,为何兄姻缘贺!”

  何咸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卫宁。

  他当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卫宁弯弓射出一道红芒,狼王应声而倒。

  卫宁这是把狼王送给自己了?

  “卫兄,这...”

  卫宁按着何咸的手说道:

  “于吾而,兄弟情谊无比珍贵。

  其余俗物,皆不足为贵。”

  何咸许是喝多了酒,眼眶有点儿发红,哽咽道:

  “好兄弟,何某便不谢了!”

  “恭喜何兄射杀狼王!”

  “恭喜何兄迎娶素素姑娘...”

  在一片恭维声中,酒宴的气氛越发热烈起来。

  卫宁和公孙瓒也跟何咸约好,在他大婚之日一定到访捧场。

  一个时辰后,众人尽兴而归。

  卫宁一个人牵着两匹马往蔡府而去,蔡贞姬这小丫头已经醉卧在小红马上了。

  蔡贞姬躺在马背上,醉眼朦胧的对卫宁道:

  “姐夫…如果你先遇到的是我,会不会喜欢我啊?”

  卫宁笑道:

  “你这么可爱,我跟琰儿都很喜欢你。”

  “嗝…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蔡贞姬勉强睁开眼,对卫宁道:

  “爹爹要收女婿,为什么要嫁姐姐呢?

  他的小女儿也到嫁娶年纪了啊…

  我跟姐姐一起嫁给你,好不好?”

  卫宁上前揉了揉蔡贞姬的头发,对她说道:

  “你喝多了,下次不准喝酒。

  回去好好睡一觉就舒服了。”

  “我不要…我…呼呼…”

  小红马上传来阵阵呼声,卫宁无奈的摇了摇头。

  家里有个小魔王,还真让人头疼。

  他刚走到门口,蔡文姬就关切的迎了上来。

  “宁哥哥,你喝酒了?”

  “嗯,今天结识了几位新朋友,就喝了几杯。”

  “贞姬小妹也喝酒了,还喝醉了?”

  “我也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倒头就醉…”

  卫宁背着蔡贞姬回到她的房间,与蔡文姬一起把她安顿好,这才退了出去。

  两人刚走出门,蔡贞姬就睁开了眼睛,没有丝毫醉意。

  她望着门口,心事重重的想道:

  “卫宁,我们两个究竟有没有缘分?”

  三日后,何咸大婚。

  作为何咸的好友,卫宁带着郭嘉和许褚前往大将军府赴宴。

  蔡贞姬这小丫头一个劲央求,说自己也是何咸的熟人。

  卫宁无奈,便把她也带上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