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25章 袁家的手段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认…

  卫宁公子的才华,确实在我之上。

  这届的花会第一才子合该归卫兄所有。”

  陈琳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这番话。

  他一向以才子自居,何曾受过这等屈辱?

  可是卫宁文章锦绣,引起满园莲花共鸣,众目睽睽之下,陈琳也无法否认。

  此刻陈琳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悔意。

  他答应袁绍出手打压卫宁,只是想卖袁绍一个顺水人情。

  哪能想到卫宁这么猛,竟然毫不留情的踩着自己上位。

  经过这次比试之后,除非陈琳在公开场合以词赋压卫宁一头,否则以后只能活在卫宁的阴影下了。

  慧定大师点了点头,对在场众人道:

  “既如此,贫僧便宣布卫宁公子为本届花会第一才子!”

  慧定宣布结果之后,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

  卫宁以《爱莲说》力压陈琳《牡丹赋》夺取才子之名,这场比斗尤为精彩。

  让在场的看客们酣畅淋漓,心潮澎湃。

  “啪!啪!啪!”

  众人都在为卫宁道贺之时,袁术竟拍着巴掌走上了高台。

  “精彩,实在太精彩了!

  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以莲花自比,声称自己品行高洁。

  我袁公路活了二十余载,还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吸引了台下观众们的目光。

  他们忍不住把目光聚集在袁术身上,窃窃私语。

  “这不是袁逢大人的儿子吗?”

  “对,就是袁术。

  他有个外号叫‘路中悍鬼’,在城中霸道得很。”

  “我听说袁术每日欺男霸女,实为洛阳一霸。.biqupai.

  他上台来究竟想做什么?”

  “大概是卫公子跟他有仇,来捣乱的吧?”

  慧定大师见袁术不请自来,皱眉道:

  “袁公子并未参加才子大比,而且今年的花会第一才子已经定下了。

  不知公子登台所为何事?”

  老和尚外之意是让袁术没事儿赶紧滚蛋,不要扰了白马花会的气氛。

  袁术也不在意老和尚的态度,他微微一笑,高声对慧定大师道:

  “本公子今日登台,是想在诸位大人面前揭穿一个伪君子的真面目!

  同时也要为我洛阳百姓主持公道!”

  袁术的话让台下的看客们一脸懵逼。

  他一口一个无耻之徒,一口一个伪君子,说的是花会第一才子卫宁?

  可是卫宁能写出《爱莲说》这样借物明志的诗词,又怎么会如袁术所说那般不堪?

  连卫宁本人都很奇怪。

  卫宁本以为陈琳是袁术拿来对付自己的手段。

  现在看来,袁家似乎另有后手。

  可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袁术空口无凭污蔑自己恐怕难以服众吧?

  袁术看着台下观众们的反应,一脸得意的说道:

  “诸位大人,本公子所说的无耻之徒非是别人,正是本届花会第一才子卫宁!

  大家都听说三月后蔡府大婚之事了吧?

  有些大人还收到了蔡府的请帖。

  这本是美事一桩,可惜卫宁利欲熏心,为了与蔡大儒结亲不惜隐瞒自己的身份。

  其实卫宁早就娶过妻子,还育有一女!”

  袁术此一出,台下众人惊骇异常,连大儒蔡邕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虽说这个时代男子三妻四妾很正常,可卫宁不同。

  他父亲卫启与蔡邕有约在先,卫宁可是要入赘蔡家的。

  哪怕卫宁以后要纳妾,也得在娶蔡琰这个正妻之后。

  如果卫宁有妻有子,蔡家岂不是成了天下笑柄?

  袁术这番话针对得不仅是卫宁,还把蔡邕的面皮按在地上摩擦。

  若袁术所为真,蔡邕这辈子恐怕都抬不起头了。

  卫宁上前一步,针锋相对的对袁术道:

  “袁公子,你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出身,说话要负责任。

  你当着诸位大人的面,凭空污蔑卫某。

  此事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恐怕难以善了。

  卫某人微轻,哪怕血溅五步,也要向袁家讨个说法!”

  卫宁说罢,无常真气透体而出。

  世间山河大地及一切有为之法,迁流无暂停,终将变异,皆悉无常。

  《无常玄元功》除了具备冥府功法的穿透性外,最大的特性便是容纳和幻化。

  包罗万象,变化万千。

  此时卫宁便以无常玄元功模拟儒家功法,施展出的是浩然正气!

  在台下诸多大儒的眼中,卫宁就是修为有成的儒生。

  大儒卢植见状不禁赞叹道:

  “小小年纪便达到聚灵境,真乃儒道天才。

  吾辈不孤矣!”

  他身旁的朱儁则冷哼道:

  “修为倒是不错,可卫宁若如袁术所,是一个抛妻弃子的败类…

  那么此人对我大汉来说反而是祸非福。”

  卢植点头道:

  “公伟兄说得有道理。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此事须得查明才行。

  我们不能放过一个恶徒,也不能冤枉了卫宁。”

  袁术自幼得袁家花大力气培养,本身也有练骨境的实力,算是一名二流武者。

  若是单挑决斗,袁术自然不是卫宁的对手。

  可卫宁仅凭气势还吓不倒他。

  面对卫宁的问责,袁术显然早有准备。

  他笑着对卫宁道:

  “卫宁,你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心里清楚。

  我袁术岂是颠倒是非之人?

  为了让你心服口服,你抛弃的妻女也被本公子找来了。

  今日我便让你们现场对峙,也让诸位大人看看你卫宁的真面目!”

  袁术此一出,台下的看客们对他的话便信了七八分。

  能把人证找来跟卫宁对质,恐怕袁术还真没有说谎。

  而且卫宁今年都十八岁了,在这个时代属于晚婚晚育的大龄青年。

  这个年纪倒真有可能隐瞒婚史。

  “卫宁…莫非真的如袁术所说,抛妻弃子?”

  “不会吧,他可是刚写出了《爱莲说》。

  如此风骨,怎么会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呐,还是看看吧…”

  台下观众们小声交流,卫宁都看在眼里。

  他现在终于知道袁术、袁绍这些公子哥儿们真正的杀招是什么了。

  先是让陈琳打压自己的名望。

  不管成与不成,都让事先准备好的人证出来跟自己对峙。

  卫宁输给陈琳,那么他便是一无是处,才华不行,品行不佳,为世人所唾弃。

  若是卫宁侥幸获胜,人证的出现就会从最高处把卫宁打落深渊。

  此乃阳谋,环环相扣。

  不论卫宁能不能赢得花会才子,都免不了身败名裂的结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