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21章 普济大师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蔡邕说罢,便带着袁术和蔡琰走入寺内。

  袁术一脸不忿道:

  “这老东西说话夹枪带棒,明显是骂咱们兄弟缺德。”

  袁绍瞪了袁术一眼道:

  “你还有脸说,这些事儿还不是你惹出来的?

  对付卫宁的手段准备好了吧?”

  袁术不耐烦的摆手道:

  “放心吧,准备得足足的。

  今天要是不让卫宁身败名裂,我袁字倒着写。

  我的手段一旦用出来,别说是圣上,就算蔡邕老儿都容不下他!”

  步入白马寺后,周围的景色让卫宁眼前一亮。

  各种珍贵的花卉争奇斗艳,有很多都是洛阳城的公子小姐们为了参加花会精心培育而出。

  才子佳人们吟诗作对,一些身穿布衣的僧人在旁为客人们指引路线。m.biqupai.

  卫宁不禁心生感慨,这大概是大汉王朝最后的繁华了。

  卫宁对蔡邕道:

  “岳父大人,我这里有普济大师的请帖。

  我先去拜访大师了。”

  蔡邕点头道:

  “贤婿请便,我带琰儿随意逛逛。”

  白马寺内殿,一名身穿白色僧衣的年轻僧人盘坐在蒲团上,微笑着为一名美貌女子解惑。

  “小姐的烦恼都源自于向外求。

  只要反求诸己,一切烦扰你的事情便不存在了。”

  女子一脸虔诚的看着年轻僧人,双手合十道:

  “大师,我悟了。

  多谢大师指点。”

  她顺势掏出两张金票,恭敬的递给僧人道:

  “这是一点香火钱,略表心意。”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说钱,说缘。

  小姐与我佛有缘,此番心意贫僧领了。”

  年轻僧人说罢,对身旁的小和尚使了使眼色。

  小和尚不过七八岁的年纪,长得煞是可爱。

  他对年轻僧人的意图心领神会,上前对女子施了一个佛礼,把金票拿到手中。

  待到女子千恩万谢的离开内殿后,年轻僧人马上斜躺下来,伸手抓佛像旁边的水果来吃。

  小和尚忍不住问道:

  “师父,你怎么能拿佛祖的贡品来吃呢?

  这样岂不是对佛不敬?”

  年轻僧人很随意的答道:

  “只要心中有佛,为师本身就是佛。

  佛祖吃跟为师吃都一样。”

  “师父,你为什么喜欢为女施主解答问题,反而不喜欢见男施主呢?”

  “色即是空,男女对为师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你还执着这种事儿,明显是修行不到家。”

  “师父...”

  小和尚一直追问,年轻僧人显然有些烦了,随手抄起一颗水果堵住了小和尚的嘴。

  “你哪来那么多问题,为师不需要休息吗?”

  “咳,咳咳...”

  小和尚吐出水果,不依不饶道

  “可是那些女施主的问题,师父都耐心的解答了。

  怎么到我这儿就不行呢?”

  年轻僧人吃着水果,随口答道:

  “她们不是问我,是来问我佛。”

  小和尚执拗道:

  “那我也问我佛。”

  僧人拨弄了一下小和尚手中的金票,对小和尚道:

  “问我佛是需要付钱的,你有钱吗?”

  “我...哼!”

  小和尚被僧人说得哑口无,这时门外又传来脚步声。

  “河东卫宁,求见普济大师。”

  年轻僧人连忙正襟危坐,对小和尚道:

  “快坐好,为师又来活了!”

  小和尚也跟着僧人坐好,他心中还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师父这么执着于赚钱。

  师父平日里衣食都很朴素,收到的银钱除了修缮寺庙外,全部用来赈济贫苦百姓了。

  至于师尊本人,可以说是身无长物。

  “阿弥陀佛,施主请进。”

  卫宁怀着朝圣般的心情踏步而入。

  蔡邕都说普济大师是陆地神仙般的人物,里面的大师一定是位胡子花白的老僧。

  “你就是普济大师?”

  卫宁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有些怀疑的问道。

  坐在蒲团上的年轻僧人眉目英挺,皮肤白皙,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说好的德高望重、慈眉善目呢?

  年轻僧人双手合十,对卫宁道:

  “施主所不错,贫僧正是普济。”

  卫宁蹲在地上,对普济问道:

  “咱就是说,普济大师可是佛法高深的老僧。

  你这是不是有点儿过分年轻了?

  就算找人假扮大师,也得找个像点儿的吧?”

  普济丝毫不慌,笑容依旧道:

  “外表不过是皮囊,施主又何必执着?

  贫僧已不知活过多少年岁了。”

  “再装,你以为本公子没有办法拆穿你吗?”

  卫宁心中暗自冷笑,催动‘寿运图册’探查普济的寿命。

  这小和尚要能超过二十岁,卫宁敢把他屁股下面的蒲团吃了。

  ‘普济。’

  ‘已享寿运:???’

  ‘剩余寿运:???’

  又是问号?

  与冯方女一样,普济的寿运卫宁也完全无法查探。

  而在卫宁探查普济寿命的时候,沉寂了数日的神明图册再次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靠近图册顶端的一座神像,亮了!

  然而具体是什么神像,卫宁却看不清楚。

  生死簿的讯息告诉卫宁,必须要解锁下面的神像,才能解锁顶端神明。

  普济大师会心一笑,对卫宁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贫僧没骗你了。”

  卫宁深吸一口气,这个普济明显比冯方女清醒很多,很有可能知道生死簿的秘密。

  “抱歉大师,我不该以貌取人。

  我这次来是有一些事情想找大师解惑。”

  “没问题。

  先付钱,想问什么随便问。”

  “啥玩意?”

  卫宁怀疑自己听错了,对普济确认道:

  “大师不会把寺庙当买卖做了吧?”

  普济大师理所当然的反问道:

  “有什么不妥吗?

  出家人也是人,是人就得花钱。”

  “行吧,多少钱?”

  卫宁心中突然产生些许怨念,他严重怀疑自己被曹贼坑了。

  “诚惠黄金一千两?”

  “多少?”

  “黄金一千两。”

  “你咋不去抢?!”

  普济也不跟卫宁摆高僧架子了,向后一仰,抓起水果道:

  “抢哪有这来钱快?

  贫僧只要守着白马寺,天天都有我的有缘人。”

  卫宁一脸黑线,还是将金票掏了出来。

  普济或许可以骗人,但神运图册丝毫做不得假。

  “施主还真是爽快,嘿嘿。”

  普济对身边的小和尚使了个眼色道:

  “你出去,把门关上,任何人不准进来。”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