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第19章 曹操上门

小说:仙武三国:我用生死簿打造地府 作者:公子小易 更新时间:2022-11-24 22:01: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要是出门闲逛,千万不要搭理昨天围着你那种人。

  他们都是坏人,很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

  只有我是可以信任的人,知道吗?”

  卫宁感觉冯方女生活阅历极低,不住的对她叮嘱。

  冯方女很自然的点头道:

  “我知道啊。

  他们都不养我,只有你养我。

  以后我就听你的。”

  “这就对了。”

  卫宁松了一口气,掏出一把碎银和两根金条递给冯方女道: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但是在洛阳买东西是要付钱的。

  这个叫银子,这个叫金子。

  你想要什么东西,把它们给商家,问商家拿货。

  交易就算完成了。”

  “你放心,我懂了。”

  在卫宁教冯方女生活常识的时候,一众洛阳豪门公子正聚集在知味楼的雅间中。

  袁术一脸不忿的开口道:

  “那卫宁简直太不将咱们放在眼里了!

  不但当街打我的家将,还抢本公子的女人!

  这要不好好教训他一下,以后卫宁还不得骑到咱们头上?”

  在雅间最中间的主位,一名英俊威武的锦衣青年开口道:

  “此事都是因你而起,若不是你主动招惹那卫宁,他岂会与你为敌?

  因为你的冒失之举,父亲大人还要给蔡大儒道歉。

  他对你的行为很不满。”

  开口说话的青年,乃是袁术的兄长袁绍。

  袁绍本是父亲袁逢的庶子,因为伯父袁成无子,便过继到袁成膝下,摇身一变成了袁家的嫡子。

  不但如此,在袁成去世后,袁绍还继承了袁成所有的资源和人脉。

  在洛阳城中混得风生水起,稳稳压袁术一头。

  连袁逢和袁隗都对袁绍十分喜爱,把他誉为袁家下一代的领军人物。

  这让袁术心中又是嫉恨又是羡慕。

  “不过是个地位卑贱的赘婿,打了又能如何?

  蔡大儒太过小题大做。

  本公子没能收拾了卫宁,都是俞涉和陈兰那几个蠢货办事不利。

  他们下手要是利索点儿,哪还有这么多屁事?

  直到此时,袁术依然没有将卫宁放在眼里,一脸不屑的对袁绍道:

  “袁本初,听说你门下新招募到一个少年高手。

  名字叫什么来着…

  对,颜良!

  据说此人年纪轻轻武艺就达到一流境界,是一把快刀。

  你把颜良借我耍两天,卫宁想不残都难…”

  “够了!”

  袁绍面色铁青,对袁术呵斥道:

  “身为袁家子弟,每天就知道好勇斗狠。

  蔡大儒的女婿也是京城权贵圈子里的一员。

  你来硬的,那就是坏了规矩。

  况且河东卫家近些年虽然低调,却有着百年大族的底蕴。

  父亲不会任由你胡闹!”

  袁术不甘的说道:

  “难道就这样算了?”

  “此事当然不能作罢。”

  袁绍阴沉着脸道:

  “此事虽是你惹出来的,可最终还是落了咱们袁家的脸面。

  若是任由卫宁风风光光的迎娶蔡琰,我袁家颜面何存?”

  “那你说,该怎么对付卫宁?”

  袁术开口反问,酒桌上的气氛顿时沉闷了起来。

  袁绍只是觉得袁术的行为不妥,他自己也没什么好主意。

  “唉,大伙难得出来聚,何必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正在夹肉吃的曹操笑着开口道:

  “现在时值初夏,白马花会又要开始举办了。

  这可是我大汉一年一度的盛事。

  到时候不仅才子儒生、达官显贵齐聚白马寺。

  按照每年的惯例,圣上也会微服前往...”

  曹操不是挑事儿的人,说到这儿就闭口不。

  听了曹操的话,袁术倒是兴奋了起来,对袁绍道:

  “白马花会倒是个好机会!

  不能动武,我们用别的手段总行吧?

  只要想办法让卫宁恶了圣上,洛阳之大,哪还有卫宁的容身之处?

  即便是蔡大儒也保不住他!”

  袁术现在深恨卫宁。

  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卫宁昨天抢走的女子没有那么简单。

  就好像抢走了自己天大的机缘。

  袁绍微微颔首道:

  “这个计策倒是可行。

  可是怎么才能保证让卫宁去参加白马花会呢?”

  曹操开口道:

  “我去向白马寺普济大师求一张请帖,送与卫宁。

  想必他不会拒绝普济大师的邀请。”

  普济大师乃是白马寺高僧,佛法精深。

  连汉帝刘宏都对大师尊崇有加。

  曹操有本事从普济大师手中求得请帖,让在场的公子哥儿们都很惊讶。

  袁绍微微颔首道:

  “那此事就有劳孟德了。”

  翌日,曹操带着白马花会的请帖来到蔡府。

  蔡邕亲自在园中摆茶招待曹操。

  洛阳城中能受到蔡大儒点拨的后辈不多,曹操算是其中一个。

  曹操仰慕蔡邕的才华,蔡邕也认为曹操是一名青年才俊,将来必成大器,给了他很多的帮助。

  后世曾用‘管鲍之交’来形容曹操和蔡邕的关系。

  蔡邕饮了一口茶,不疾不徐的对曹操问道:

  “孟德此来所为何事?”

  曹操恭敬的应道:

  “特来为仲道兄送上请帖,希望他能参加白马花会。

  请帖是吾从白马寺普济大师处求得,非常珍贵。”

  “孟德与宁儿素无交情,无端献上这么珍贵的请帖,怕是有所图吧?”wap.

  曹操闻一惊,自己是有些小心思,可又怎能瞒过一身浩然正气的大儒?

  他咬牙对蔡邕道:

  “人仲道兄乃儒林后起之秀,一身儒道术法可败练骨武者。

  小侄也是好奇,想与之结交一番。”

  蔡邕轻叹一声,对曹操道:

  “孟德啊,当日许劭曾有,汝乃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是忠是奸,其实都存于汝心。

  你们这些小辈的事,老夫不便参与。

  宁儿在商业街开了一间酒馆,你去那寻他便是。”

  蔡邕说罢,便自顾自的饮茶,不再与曹操多。

  曹操感觉蔡邕的态度比以往冷淡了许多,便拱手告辞。

  望着曹操的背影,蔡邕轻声叹道:

  “孟德乃天命枭雄,宁儿却是逆改天命之人。

  他们之间的事,却是由不得老夫参与了。”

  商业街,文道酒楼。

  卫宁按照前世的记忆发明了一些新菜式,此刻正在指导大厨们尝试制作。

  突然有酒楼的管事走入后厨,对卫宁禀报道:

  “主人,楼下有客人求见。

  来人自称是您的朋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