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糜竺和小姑娘期盼的目光中,卫宁走到床前,对糜雍道:

  “伯雍老先生,本座为你续命,会与你签订一个契约。

  你不用害怕,将手伸出来即可。”

  “老朽省得,多谢先生。”

  此时糜雍已经虚弱到了极致,颤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生命力在不断流逝,随时会失去意识。.biqupai.

  卫宁四指虚握,以拇指按上了糜雍的手掌。

  “嗡…”

  淡淡的绿芒从卫宁掌中涌出,这绿芒焕发着浓厚的生机,顺着手掌注入到糜雍的体内。

  糜雍的脸色肉眼可见般红润起来,气息也趋于稳定。

  几个呼吸之后,卫宁撤去手掌,再次催动寿运图册探查糜雍的寿命。

  ‘糜雍,字伯雍。’

  ‘已享寿运:57年。‘

  ‘剩余寿运:1年零2分钟。’

  五十七岁,在这个时代倒也算高寿了。

  在卫宁施为一番后,原本躺在床上随时要咽气的糜雍竟然坐了起来。

  “爹,你感觉怎么样?”

  “身体可是好了?”

  卫宁表现得虽然神异,糜竺和糜芳兄弟俩还是有些不放心,连忙围拢过来。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生机,糜雍感觉自己的身体回到了一年前的状态,方知卫宁所不虚。

  “爹已经无碍,还要感谢冥使大人为某续命!”

  糜雍直接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恭敬之色,对卫宁敬若神明。

  糜芳在旁一脸畏惧的看着卫宁。

  此人当真是冥府使者,自己刚才还对他出不逊。

  不会被他把魂勾去吧?

  卫宁则脸色苍白,他剩余的寿命本就不多,又给糜雍续上了一年,此时剩余的寿命已经不足一年。

  如果不继续找人买命,卫宁甚至活不过糜雍这个老头子。

  不过他心中也不慌,有牛二这个优质客户在,自己完全可以再去撸一波。

  对于糜雍的起死回生,不光糜竺、糜芳觉得神奇,卫宁也觉得很神异。

  到此刻为止,卫宁才从生到死,完成了一次完整的交易。

  生死簿一手掌生,一手掌死,端得是造化通玄之功。

  在场几人之中,唯有小丫头糜贞不知道敬畏。

  这位大哥哥能救活她爹爹的命,长得又这么俊俏,一定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她亲切的上前对卫宁笑道:

  “谢谢大哥哥救了我爹爹!”

  卫宁对几人摆了摆手,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道:

  “我只是与伯雍老先生进行公平交易,钱命两讫。

  尔等不必谢。

  汝等不可将今日之事传出,否则必遭横祸。”

  糜雍上前两步,谦恭的对卫宁施礼道:

  “吾等谨记大人之,不会走漏半点风声。

  虽说是交易,对老朽来说却无异于再造之恩。

  尊使日后若有差遣,我糜家定会倾尽全力为大人效劳。

  还求大人能给老朽留下一个信物…”

  糜雍此番论一半是出于感激,另一半则是出于自己的欲望。

  他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卫宁只是给自己续了一年的寿命。

  一年之后,自己还是得凉。

  可有着卫宁这位冥府使者

  在,就有无限可能。

  世上没有人能拒绝长生的诱惑,尤其是糜雍这样的顶级富豪巨贾。

  如果不是非死不可,谁又会说自己看淡生死?

  对于糜雍的小心思,卫宁一清二楚。

  不过他也需要糜家这样的优质客户,糜家所掌控的资源也不容小觑。

  与糜雍合作,对他们二人是双赢。

  卫宁右手一展,一道青色真气从手中涌出,在糜雍手臂上形成一道青色印记。

  “需要联系本座的时候,就对着印记说话。

  本座自会知晓。”

  糜竺拿着一沓金票,双手对卫宁奉上道:

  “尊使大人,两千两黄金实在太过沉重,在下便给大人换成了金票。

  大人只要拿着这些金票到我糜家商会,随时可以兑换成黄金。

  与我糜家有生意往来的商会也可兑换。”

  除了金票外,糜竺又递给卫宁一个包裹。

  “这里有黄金百两,算是我糜家感谢尊使的一点心意。”

  “多谢,糜家有心了。”

  卫宁说罢,再次施展出《鬼差炼气诀》中的玄奥气场,跨步离开了糜府。

  这一单赚了两千一百两,其中还有一百两是糜家的感谢费。

  用一百两黄金来表达谢意,可见糜家确实财大气粗。

  卫宁走后,糜竺低声对糜雍问道:

  “父亲,用不用我派人去调查一下这位冥府使者的底细?”

  糜雍沉吟着说道:

  “调查一下倒是可以。

  但是这位冥府的大人只能交好,万不可与其为敌!”

  糜雍允许糜竺去调查卫宁,主要是想看看卫宁有没有能用到糜家的地方。

  深谙商贾之道的糜雍很清楚,想要与一个大人物交好仅凭金钱是不行的。

  唯有施以恩义,才能让卫宁和糜家深度绑定。

  “爹爹,刚才的大哥哥长得真好看呀。

  贞儿长大以后嫁给他好不好哇?”

  糜雍闻神色一动,低头看了看最心爱的小女儿,心中暗道:

  “贞儿想要嫁给冥使大人?

  倒也不是不行…”

  以卫宁掌控寿命的手段,年龄的差距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出了糜府之后,卫宁直奔鸿运赌坊。

  他现在的寿命不到一年,迫切渴望见到牛二这个大客户。

  与此同时,在洛阳城最为高端的酒楼‘知味楼’中,几名身着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正坐在天字雅间中宴饮。

  桌面上摆满了珍馐美味和琼浆玉液,可宴饮的气氛却很沉闷。

  一名身高七尺,穿着黑色锦袍,白面细眼的公子开口道:

  “公路兄,蔡大儒要嫁女的事儿你都听说了吧?

  咱们京城第一才女马上就要嫁给一个病秧子了。

  这真是,啧啧…”

  开口说话的人,乃是卫宁前世极为熟悉的曹孟德。

  “呯!”

  曹操话音刚落,坐在上首的一名公子哥儿就将手中酒杯重重的砸到桌上。

  此人身着明黄色锦衣,上面有鎏金纹路嵌饰,看上去华贵异常。

  若是卫宁在此,定能认出此人身份,正是之前在商业街上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袁术。

  袁术一脸不悦之色,怒声道:

  “卫宁小儿何德何能,也配娶蔡琰为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