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刘妈点了点头,穆霆琛看了眼病床上的温,这才转身离开。

  到了儿科监护室外,陈梦瑶正隔着玻璃对着护士推过来的保温箱小推车拍照,早产的孩子实在好看不到哪里去,小胳膊小腿的,浑身通红,正在保温箱里睡得酣畅淋漓,穆霆琛看着那小家伙却笑了,这是他的儿子,他跟温的儿子,初为人父的感觉很奇妙。

  陈梦瑶拍完照忍不住吐槽:“穆霆琛,这孩子跟彩超上的一样丑啊……” 穆霆琛一阵无语:“怎么说话呢?

  养养就好看了。”

  陈梦瑶白了他一眼:“是是是,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漂亮,这小东西但凡像你跟小一点,也不至于这么丑,肯定是因为早产才丑的,养养看看吧。

  小家伙一定要努力长大啊,你妈妈还在等着你呢,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你一眼……” 看完了孩子,穆霆琛直接离开了医院,陈梦瑶带着‘战果’回到了病房,把照片翻给温看:“你看,其实还是挺可爱的。”

  温知道陈梦瑶是在安慰她,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丑是丑了点,不过她不嫌弃,那是她的孩子……曾经在她肚子里渐渐长大的孩子,血脉相连。

  敬少卿和林飒也凑上前看着照片给出了评价:“其实还好,眉眼挺像霆琛的,下巴像温,长长肯定是个小帅哥。”

  安雅在一旁没有靠近,看着‘其乐融融’的几个人,她有种被忽略的感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觉得跟他们格格不入了,或许,从一开始就是格格不入的,只是以前的感觉没那么鲜明而已。

  等林飒提出要先离开的时候,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急忙说道:“那我也先走了,小飒你顺道送我一程吧。”

  继续呆下去,她只会更加难受,更加不自在。

  等林飒和安雅走了之后,温问道:“瑶瑶,小雅怎么了?

  她来了之后好像没说过话,又突然走掉,是不是跟你闹矛盾了?”

  陈梦瑶正想说什么,瞥见一旁侧耳‘偷听’的敬少卿,她撇了撇嘴:“我们女人讲话你在这里听什么?

  你没事干吗?

  忙去吧,等小吃完饭,我把保温盒带给你,明天接着送饭,别忘了。”

  敬少卿挑了挑眉:“行行行,我不听就是了,你们慢慢聊。

  对了,温,你要是没胃口吃饭,喝点汤吧,多少能恢复一点体力。”

  温笑了笑:“好,谢谢,麻烦了。”

  敬少卿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刘妈上前把汤端到温跟前喂了几勺,温皱着眉头说道:“够了,不想喝了,实在没胃口,我跟瑶瑶聊聊天。”

  刘妈叹了口气:“行吧,我先放这儿,你想吃了告诉我。

  对了,我看看你身下的垫子,少爷走的时候嘱咐我看着,别出血太多了……” 温有些尴尬,这样的境况,她也顾不上什么羞耻不羞耻的了,再私密的地方也只能让人看,毕竟她自己什么都干不了。

  没生过孩子的人或许体会不到,刚生完孩子的时候,真的就是任人宰割的状态,别说跟穆霆琛吵架,她连精神状况良好都保证不了。

  检查完,刘妈松了口气:“没事,正常,挺好的。

  你要放松心情,这样才能好得快,有什么不高兴的,出院了再说,千万别跟自己身子过不去。

  你跟梦瑶先聊吧,我出去给孩子买点东西,看看还缺什么。”

  刘妈走后,陈梦瑶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不高兴的事啊?

  你不会这个节骨眼儿还跟穆霆琛闹别扭来着吧?”

  温摇了摇头:“没什么,接着说我们刚才的话题,小雅怎么了?”

  陈梦瑶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她最近都不怎么跟我说话的,白天上班办公位挨着,她也不怎么跟我讲话,回到家里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敬少卿去做了饭叫她吃她也不吃。

  我跟她又没撕破过脸,有可能因为抄袭那事儿她还没缓过劲来吧,情绪有点低迷,过阵子就好了。”

  温发现了重点:“敬少卿去你那里做饭?

  你们关系又缓和到这种程度了?

  当初是谁要死要活的说自己被绿了要分手的?

  你们现在什么情况啊?”

  陈梦瑶有些纠结:“我也不知道……他跟我解释过了,没有背叛过我,甭管我信不信吧,我没想复合,可他总找我,还不准我跟别的男人来往,分手之后我们也有过一次……我对他没办法拒绝,可真的在一起的时候,我又觉得我不那么快乐。

  管他的,现在我不想考虑那些,我一心向着事业,要是我的作品能进前十,我就算熬出头了。”

  温一眼就看穿了:“其实你是想努力站在跟他同样的高度吧?

  靠自己。

  我明白,你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有种自卑感,也有挥之不去的阴影,一丁点的小摩擦就能成为分手的导火索。

  或许现在分开各自沉淀一下,都成熟一些,那时候再在一起,会好很多。”

  陈梦瑶不想谈及某些事,转移了话题:“穆霆琛怎么走了?

  你现在刚生完孩子他都不陪着你,你还没生的时候他都天天守着,现在生了反而不见人影了,要不是孩子是你非要生的,我都觉得他是冲着儿子来的了,孩子生完就不管你了。”

  想到穆霆琛,温垂下了眸子:“我看着他心里不舒坦,他当然不敢留下来,这样挺好,眼不见心不烦。”

  陈梦瑶顿时笑得跟抽疯似的:“哈哈……我说呢……也对,你遭了这么大得罪,都是拜他所赐,要不是他,你也怀不上啊,是该看着他糟心。

  现在想起来,幸好当初我备孕没成功,不然过几个月我也得挨这么一刀,看着你现在这幅样子啊,我真是吓破胆了,都恐婚了。”

  一阵困意袭来,温合上了眸子:“瑶瑶……我好困,我先睡会儿,等刘妈来了你就走吧,不用担心我。”

  陈梦瑶帮她掖了掖被子:“行,睡吧。”

  穆宅。

  书房里,林管家正在汇报寻找温志玲夫妇的事:“少爷,温志玲夫妇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我派出去的人什么线索都没找到。

  我尝试过找到他们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可我发现他们的儿子也几天没去学校了,跟着一起不见了,肯定是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结果,要跟我们鱼死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