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他舔了舔因为紧张有些干涸的嘴唇:“是,你的确不该来找我,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不是么?

  我以为我不联系你了你明白是什么意思,我不值得你浪费时间,该给的好处我也给了,放过我行吗?

  你要是不懂规矩就不要干这行,不要再有下次了,我们不可能再联系了。”

  莎莎直接哭出了声:“我知道了……对不起……我在你眼里跟j女没区别是吗?

  可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对不起,是我妄想了。”

  说完,莎莎直接挂断了电话,陈梦瑶脑子里就记得一句话,‘可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敬少卿认命的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行,你们女人没一个好惹的,我再也不敢了,你想怎么样放马过来吧,我扛得住……还是那句话,没睡过的我不会承认。”

  陈梦瑶笑了笑,伸手就往他脸上挠,一阵操作下来,敬少卿对着镜子叹气不止:“太tm可怕了……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我现在总算明白这句话了,以后再玩女人我就不是人……” 当然,他一整晚都没敢有别的心思,心惊胆战的度过了一晚之后,早上难免有点冲动,当他习惯性的伸手往陈梦瑶身上摸时,被狠狠的拍了一巴掌,他骤然清醒,憋着欲望的小火苗起床洗漱,一脸的抓痕去了公司之后肯定又会被津津乐道……算了,自己作的,受着吧。

  把陈梦瑶送到公司之后,他径直驱车回了自己公司,为了避免被大量的人看见他这张脸,所以他刻意避开了上班高峰期,即便是这样,路过办公区的时候员工还是纷纷侧目,交头接耳。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进了办公室,刚关上门夏岚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脸怎么了?

  养猫了?”

  他嘴角抽了抽:“你怎么来了?”

  夏岚从他办公椅上站起来:“我去医院复查,路过就上来看看,没想到你平时都不按时上班的啊。

  你这个做老板的就是带头的,得有个样子才行啊,你都这么懒散,让底下的员工跟着学么?

  你还没说你脸怎么了呢。”

  他随口说道:“被猫抓的。”

  夏岚才不信:“你没有养小动物的癖好,恐怕是哪个女人给挠的吧?

  谁那么大胆子?

  连我敬家门都没进,还敢这么嚣张,你老娘我都没挠过你脸,这么帅一张脸怎么下得去手的?”

  他怕夏岚越说越难听,索性坦了白:“是陈梦瑶,除了她,还有谁这么嚣张?”

  夏岚顿时换了副面孔:“呵呵……是瑶瑶啊,挠得好,谁让你不是个东西了?

  反正我早就想挠你了,正好她帮我把想做的事儿给做了。

  你们……是不是有和好的苗头啊?”

  敬少卿叹了口气:“不知道,我心里没底,有个叫叶君爵的一直在接近她,我怕她经不起诱惑跟别人跑了。

  我已经什么脸面都不顾的在讨好她了,你说她那慢半拍的脑子不会看不出来吧?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您老见多识广,她这样的女人得怎么治啊?

  我拿她没辙了。”

  夏岚眼珠一转:“孩子是最能套住女人的,当初要不是有了你,我早就改嫁了。

  你只要让瑶瑶怀了孕,这事儿基本上就成了,这是目前最保险最万无一失的办法!”

  敬少卿觉得有点悬:“我觉得……这个行不通。

  我跟她身体都好好的,这么久都没怀上,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还有没有别的?”

  夏岚瞪了他一眼:“没了,谁让你过去不检点的?

  好好养生一阵子,等小蝌蚪质量好了,再来个一发击中,明白不?

  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么多了,我一个当妈的跟你这个大儿子说这个也不合适。

  司机在楼下等着呢,我先回去了,这腿还是有点疼……” 敬少卿若有所思,把这事儿记在了心里。

  虽然他是个男人,不懂女人对孩子的情感,说不定让陈梦瑶怀孕了之后事情会有转机呢?

  温不也是因为怀孕才回到穆霆琛身边的么?

  这么看来,孩子真的是感情修复的利器。

  医院。

  温在刘妈的搀扶下围着病房转了几圈,她每天的活动量大概也就这么多了,因为孕后期早产风险比较大,也怕子宫破裂,她连喘口气都不敢动作太大。

  在别人看来这或许是有些夸张,可对她来说,现在最怕的就是意外,坚持到现在,可不能出什么闪失了。

  回到床上,她有些想吃荔枝:“刘妈,你去帮我买点荔枝好吗?”

  刘妈怕她一个人不安全:“你一个人行吗?

  那你别乱动,就好好躺着,要是有不舒服就按铃叫护士,我去去就回来,很快。”

  温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不动,不会有事的,你也不要太紧张了。”

  刘妈走后,她就伸手取了床头柜上的书看,穆霆琛怕她总玩手机对眼睛不好,连手机都给她没收了,她无聊只能看看书,在医院的日子太难熬了,她做梦都想出去走走、和陈梦瑶一起买买买、吃各种好吃的东西,现在简直比坐牢都难受。

  突然,病房门被人推开了,她第一反应是刘妈回来了,还好奇怎么这么快,抬眼一看,是一个面生的年轻医生:“温小姐,有人让我给你带封信。”

  她有些疑惑:“谁啊?”

  年轻医生把信递给她:“我也不知道,不认识,但是指明了信是给你的。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你注意休息。”

  她道了声谢,等医生走后才拆开信查看。

  信封表面什么都没有,所以也看不出什么究竟来。

  在拆开之前,她料想不到里面的内容会让她陷入怎样的境地,随着一字一行的看下去,她脸上变得毫无血色,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