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第570章 只要你开口

  陈梦瑶知道他是故意的,站起身拎上了包:“现在就送我走吧,都九点多了,我得早点回去睡觉。”

  他当着她的面儿又喝了一杯红酒:“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我喝酒了,不能开车。你也喝了。”

  陈梦瑶目瞪口呆:“不是……你早算计好的吧?知道要开车你还喝酒?那……那现在怎么办?”

  敬少卿耸耸肩:“没喝多少,晚点就可以开了,等等吧,我负责做饭的,你帮我把碗给洗了,厨房弄干净,我先去洗澡。”

  看着他上楼,陈梦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想不出来,老老实实的帮他把碗碟洗干净,还把厨房擦得噌亮,等那点酒精代谢完,少说都是几个小时之后了,到时候凌晨她再回去那不瞎折腾吗?她想着还是叫代驾比较妥当,上楼找敬少卿时,他还没洗完,一直在浴室磨蹭。

  忽的看见他被子下的白毛衣,是她昨晚穿的那件,她清晰的记得自己换下来之后放在浴室没拿出来……

  这时,浴室门打开了,敬少卿裹着浴巾走了出来,赤果着的上半身肌肉线条分明,还留有莹莹水珠,看得人喉头发紧。她为了掩饰心里的动荡,有些不自在的问道:“干嘛呢?磨磨蹭蹭洗这么久……我想着还是叫代驾好了,我得回去。”

  敬少卿抬步走到她跟前,微微俯身盯着她,发梢的水珠滴在了她鼻尖:“怎么?怕我对你怎么样?你刚刚分明看着我咽口水了,我才应该小心点吧?”

  她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胡说,你乱讲,我才没有咽口水!我告诉你,你那身材我早就看腻了,我才不会馋!”

  他撇撇嘴:“既然这样,我对你也看腻了,咱们互相嫌弃,你留下又能怎么着?洗洗睡吧,别折腾了。”

  或许是为了躲避他刻意的拨撩,她冲进了浴室,留下就留下吧,谁先动手谁是狗!昨晚没睡好,她早就瞌睡兮兮的了,也懒得折腾这一道儿了。

  等洗完澡她才发现没有换洗衣服,舔着脸问他要:“把昨晚我穿的那件毛衣给我!”

  敬少卿怔了怔,他忘了这茬,她走之后他把毛衣拿回了床上,那上面还残留她的体香……没想到被她看见了。他也没藏着掖着,把毛衣递给了她:“昨晚下雨了,床单被套都没干,被淋湿了,今晚还是睡我房间吧。”

  陈梦瑶满脑子问号,昨晚什么时候下雨了?不过他客厅的沙发好像真的还没套上沙发套,兴许是真的……

  穿好衣服她毫不客气的在他床上躺了下来,戴上耳机边听音乐边入睡,只要不听他的拨撩,她就能把持得住……

  敬少卿见她这幅‘防鬼神’的模样,不由得勾起唇角笑了,静静的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将她揽进了怀中,分开之后的每一个夜里,他都希望能再这样拥着她入睡,短暂的满足,让他异常安心。

  不记得是哪部电影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分开之后的每一天,都是一万年。’,最爱的那个人不在身边,每一天都是漫长的煎熬。

  听着耳机里传出来的轻缓的音乐,陈梦瑶没有抗拒来自他的拥抱,甚至还分享了一边的耳机给他戴上。忽然间,变得岁月静好。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陈梦瑶发现自己的手机和耳机都整整齐齐的放在床头柜上,应该是敬少卿趁她睡着之后帮她收起来的,她突然想起以前自己一个人睡觉听音乐,第二天早上醒来经常是被耳机线‘锁喉’……

  敬少卿已经起床了,床上没有他的人影,但是余温尚存,洗手间里有阵阵动静传来,是他在洗漱。

  昨晚什么也没发生,感到轻松的同时,她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化开,暖烘烘的。

  等了大概十分钟,他还没出来,她尿急,跑过去敲门:“你快点,我要嘘嘘……”

  他满嘴牙膏沫的打开门:“进来‘嘘’啊,又不是没看过。”

  她嘴角抽了抽:“你要点脸!赶紧给我出去!”

  他被她强行推到了门外,等解决完她才慢悠悠的出去,他一脸幽怨:“你再不出来我牙膏沫都快干在嘴里了,穷讲究什么?”

  她瞪了他一眼:“你快点送我回家,我要换身衣服再去公司,赶紧的,别迟到了。”

  见他换衣服的时候不紧不慢的,她着急,帮着上手系领带,突然,他手搂住她的腰身将她往跟前一带,唇也覆了上来。她被吻得呼吸不畅,快要窒息的时候才勉强将他推开:“你给我打住!姑奶奶我现在没工夫跟你谈情说爱,赶紧给我收拾好下楼!”

  他眸子里隐隐藏着波澜,一脸认真的问道:“只有你在的时候我才能睡个好觉,要是我保证不碰你,你可以常来吗?”

  她神色微微一僵,他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全都知道,她一直都很心疼他,但却现在才知道分开之后他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她抿了抿唇:“你……你不是有女朋友吗?跟谁睡不是睡?让她陪你啊……”

  他轻轻摇头:“我试过,不一样,没用……跟你之后,谁都没办法代替你了。”

  他还试过???她心里有些不得劲,虽然早知道他有女朋友了,在听到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不爽,闷声道:“多睡睡习惯习惯就好了,一开始我们俩不也不熟么?我不行,我做不到。”

  他神色有些难过:“为什么?”

  她气愤的说道:“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分手之后你也有别的女人了,一想到这个,我就心里膈应,没办法装作若无其事再陪你睡觉,从原配到小三儿的过程我不想体验。我分手之后可没有跟那个男人滚过床单,你……你死一边儿去,少拿我开涮!”

  敬少卿忽的笑了:“呵呵……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跟别的女人有过什么了吧?你知道的那个女人,叫莎莎,我没睡过她,她只是陪我单纯的躺了一晚,我睡得并不怎么好,那之后我也没再‘约’过她,只是一起吃过几次饭。只要你开口,我立刻跟她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