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或许是对亲妈再婚有点膈应,陈梦瑶想都没想的答道:“不怎么样。长得又不好看,就一张嘴会说好听话而已。以前是接触过,可他人究竟怎么样我可不清楚。他不是丧偶,是离异,离婚总得有点原因吧?我不是说离婚的人都人品有问题,至少要让我弄清楚他为什么离婚。你看侦探发来的资料,石东海离婚可还没到半年。我得再查查这个人。”

  温笑而不语,看来陈梦瑶现在不是在针对石东海,是在强行说服她自己,不查个底朝天的,怕是不会罢休了,只要江铃想再婚,这一关总是要过的。

  吃着刘妈端上来的饭后甜点,陈梦瑶一边安抚着已经有些撑的肚子一边说道:“小,按理说照穆家这个喂法,你早该胖成猪了,怎么反而好像还瘦了?我要是多来蹭几顿饭,绝对体重蹭蹭的涨,吃饭的时候一大桌子好吃的,各种汤,饭后甜点还这么好吃,简直了……让人羡慕嫉妒恨!”

  温看着甜点只觉得腻:“我怀孕之后口味挺刁钻的,很多以前喜欢吃的东西现在都吃不下,吐得比较多,等过阵子就好了,孕期都会长胖一点的,你失望太早了,有你看见我胖的时候。你也不差,每天家里有个大厨,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不用羡慕我。”

  想到敬少卿,陈梦瑶笑得很自豪:“那当然,我家敬少卿除了以前花心点,也没别的毛病。不过……话说回来,我偷偷问问你,你跟穆霆琛……你们俩现在那方面怎么解决的?虽然看起来他是禁欲系的,不会真的‘禁欲’吧?是个男人都好那口。”

  温脑子里迅速闪过了一些奇怪的画面,有些不自在:“咳咳……那个……他还好吧,没有特别热衷那方面,我跟他一直以来都很少有。”

  陈梦瑶狐疑万分:“真的假的?他不会外面有女人吧?这明显不正常啊。他只要喜欢你,怎么可能没那种想法?不光有,还会很强烈。别说他是男的,你一个女人,要是喜欢他,你对他也会有想法的。我就挺喜欢我家敬少卿的腹肌的……”

  温嘴角抽了抽:“人跟人不一样的吧……何况我现在也不方便,我跟他对那种事都不怎么感冒。”

  印象中,穆霆琛对她动情的次数少,要么是他对那方面真的没多大的需求,要么是装得好,她没能看出来。有别的女人应该是不可能的,毕竟最近穆霆琛的行程她清楚得很,到点就回家,也没什么频繁的电话和信息,更没有在外面过夜。

  陈梦瑶逐渐露出了嫌弃之色:“你们俩没一个正常的!好了好了,我饭也蹭了,跟你聊完我心里也舒坦了,我就先走了,你去午睡一会儿吧,改天我再来看你。”

  温点点头,起身送她到门口:“你妈妈的事,你悠着点,要是那个石东海合适的话,你也别给搞砸了,不合适就跟你妈妈明说,你们母女关系好不容易好起来,别又弄得一团糟。”

  陈梦瑶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回吧,外面冷。”

  看着陈梦瑶走远,温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客厅刘妈在叨叨:“你要是有梦瑶一半儿能吃就好了,瞧瞧你,怀着孩子还这么瘦,我看着都心疼。”

  温险些笑出声,要是这话被陈梦瑶听见了,怕是要记仇了,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喜欢被人说吃得多。她转身进屋,习惯性的上楼午睡,迷迷糊糊中,感觉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下意识觉得还没到三点,穆霆琛应该还没回来,所以这是在做梦,毫无顾忌的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忽然,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她小腹上,她的敏感神经瞬间被挑动起来,立刻清醒了,睁开眼,对上了穆霆琛深邃的眸子。

  意识到两人现在姿势太亲密,她有些慌乱的从他怀里挪开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早?还没到三点吧?年底了,公司不忙吗?”

  穆霆琛被她的反应弄得眉头皱了起来:“不想看见我?我就是在公司的时候脑子里总想着你,所以就回来了,顺便把你要的书给你买回来了。公司是挺忙的,不过陪你才是最重要的事,吵醒你了?”

  她没想到刘妈把买书的事交给他了,她摇摇头:“没有……我睡得差不多了,再睡晚上就睡不着了。我起来走走,你要是累的话,就休息会儿吧。”

  说完,她起身时,却被他拽了回去,准确无误的落进了他怀中,他双臂牢牢的圈着她:“陪我躺会儿……刚才回来的路上,我顺道去看奶奶了,我知道你想去,只是不能去,所以就替你去了。”

  他没直接说老太太过得好不好,就是等她发问,他知道,她肯定会问的,要是一次性都说完了,她就不会有什么反应了,他不喜欢她面对他时沉默寡。

  果然,温下意识的问道:“奶奶过得好吗?”

  他顿了顿:“不算好,之前她不是一直有咳嗽的毛病么?过去那边之后,你姑姑应该是没有再给她找医生,所以病情严重了。我去的时候,奶奶一个人在家,没呆几分钟就让我离开了,她不想跟我们再有任何关系了。”

  温听完没有说话,只是心里的怒火在酝酿,她可以把老太太留在身边,不管其他,可老太太过不了自己那关,怕给她带来麻烦,所以才坚持要走。现在知道老太太过得不好,让她怎么安心?

  穆霆琛安抚的在她脸颊上吻了吻:“别担心,我会去做奶奶的思想工作,尽量把她接回来,我们替她养老送终,毕竟我也没有什么亲人了,家里有个老人也挺好的。至于你姑姑、姑父那边,我不怕麻烦,让我处理吧。”

  温在他怀里点了点头,突然觉得有个能依靠的人真好……

  想到送走老太太那天,老太太说的话,她谋生起了亲自问他的想法:“当年空难的事,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都能告诉奶奶,为什么不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