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她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本以为他亲亲过过瘾也就算了,没想到他手也不老实了起来。她脑子有些乱,这样……应该正常吧?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夫妻,更亲密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只是这是他第一次偷偷的对她下手而已。

  “……?”他突然轻轻唤了她一声,这音量是根本没打算把她叫醒,就是在试探她睡着了没而已。

  温有些纠结要不要答应一声,告诉他她还没睡着……纠结中,他动作已经更进了一步,吻也落在了她唇上。她突然觉得,她或许不该用过去的形象去衡量他了,他性格再冷僻,也是个男人,结婚这么久,他们在一起的次数少得可怜,他有生理需要很正常吧?

  她鼓起勇气翻身面朝向他,抬手撑在了他胸口:“那个……我现在不方便,要不你自己想想办法?听说憋久了也不好……”

  穆霆琛没想到她还醒着,毕竟怀孕之后她几乎是沾床就睡,还睡得很沉。他身体僵了僵,随即将她揽进了怀中,呼吸炙热:“你帮我……”

  温脸上烧了起来:“不要……”那种事情让她觉得害羞,她做不到!

  事实证明,一个男人要是真的想,毅力可以很惊人,几番磨缠之后,她半推半就的,被他的大掌牵引着颤抖的手伸向了‘罪恶的源头’。

  另一边,白水湾别墅区。

  陈梦瑶坐在沙发上泡着脚,小腹攥筋似的疼让她小脸惨白,嘴里还一直哼哼:“敬少卿我要痛死了,以前怎么没这么痛过?肯定是因为你,就是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才这样的!”

  一旁的敬少卿淡定的用手帮她捂着小腹:“你拉倒吧,让你别吃辣的了,你偏要吃,我能怎么办?怎么就怪我头上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道理你不懂?”

  陈梦瑶眯缝着眼盯他:“对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是你天天晚上的折腾我,这是日积月累的!”

  敬少卿顿时觉得她的智商这辈子都没救了:“你好好的去科普一下这玩意儿为什么会痛再说吧,要是真赖我,我绝对一句不狡辩。行了你,别哼哼唧唧了,我去给你煮点红糖水,喝了赶紧躺着去,明天要是还疼,也就不用去公司了,在家里好好休息。”

  陈梦瑶上半身顺势倒在了沙发上:“年底这么忙,别人都加班,我还因为来了大姨妈请假,这样不好吧?我已经请假了一下午,睡一觉就好了。”

  煮好红糖水,敬少卿端到了她跟前:“缺你一天也耽误不了什么事儿,就是我没办法在家里陪你了,这会儿我还得去公司加个班,要不是晚上陪你吃饭,我早就在公司了。你乖乖的,喝完了就去睡觉,要是还疼得厉害,就给我打电话,泡脚的水放这儿,我回来倒,你不用管。”

  陈梦瑶躺着没动,隔空对着他吧唧了一口:“你真好,去吧去吧,早点回来,我会想你的。”

  敬少卿笑了笑,拿上外套出了门。

  ……

  第二天一早,穆霆琛唇角携着笑意下楼,刘妈见他心情不错,顺嘴问了句:“少爷遇到什么好事儿了?大早上的心情就这么好。太太醒了吗?要不要叫她起来吃早饭?”

  穆霆琛整理了一下领带:“没什么,就是觉得今天天气不错。她醒了,你叫她下来吧。”

  刘妈狐疑的看了眼外面,明明下着鹅毛大雪,这叫天气好?

  温刚下楼就被冷风吹得一哆嗦,不知道谁把楼下的大门打开了,没关上,冷风夹杂着雪花往里灌。刘妈急忙上前把门关上:“冷吗?多穿点,可别感冒了。以前你小时候大冬天总穿得单薄的去上学,年年冬天都感冒,过了冬才见好。从小体质就这么差,日积月累的,很多年才补得回来。”

  温看了眼穆霆琛,他脸色果然变了,他也知道自己过去对她多苛刻吧?只要她不可怜兮兮的主动开口,他绝对不会给她一点好处。一件衣服,她可以穿很多年。

  “刘妈,你没事做了吗?”他闷声开口。

  刘妈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旧事重提:“额……有!我忙着呢,厨房里熬着汤,我这就去!”

  温反倒无所谓了,笑着走到餐桌前坐下喝粥:“怎么?心里过意不去啊?你也知道自己以前对我有多差?你以前就跟现在的寒冬腊月一样,冷得让人只想躲到温暖的地方去,看不见碰不着你才好。”

  穆霆琛将煮熟的鸡蛋剥好放进她跟前的碟子里:“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话说回来,你就是觉得我像极了寒冬,才会觉得沈介如春风吧?是我不够好,你才想跟别人跑了。以后不会了。”

  她拿着勺子的手僵了僵,有些许错愕。他居然主动提起沈介了,而且语气里没有带着浓浓的排斥和冷意……不经意间,这个心结,解开了么?

  吃过饭,穆霆琛出门时在她额间落下一吻:“等我回来。”

  她僵硬的点点头,看着他踏入风雪中,心里有些茫然。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一切很美好?是暂时的么?还是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她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吗?真的可以……心安理得的跟他在一起?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许多,父亲的死,还有奶奶说的话,她到底能不能就这样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