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等将林飒在医院安顿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打了点滴胃疼减弱了一些,不过他整个人也萎靡了。

  这种情况从前穆霆琛和敬少卿已经见识过不止一次了,所以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丫的不是来找我们吃饭的,是来碰瓷的吧?”

  林飒脸色煞白,笑起来也没什么精神:“我倒是想碰瓷,你给我几百万?行了,我没事儿,估计要住几天院,你们就帮忙张罗张罗,找个人守着就行了,钱我自己出,我不碰瓷~”

  说到找人,温跟陈梦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温提议道:“我店里有个挺勤快的妹子,照顾人也有经验,要不要给你介绍过来?就当做普通护工,女孩子也比较细心,不会不方便吧?”

  林飒摇了摇头:“没事,弄过来吧,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就是图个方便,不用事事都我自己亲自来。”

  陈梦瑶原本打算待两天就返程的,现在计划有变,她也回不去了:“那行,安雅过来医院,我去店里帮几天忙,正好等敬少卿一块儿回帝都。”

  事情敲定下来之后,温给安雅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时候安雅声音很轻:“喂?小,有事吗?”

  温知道,多半是安雅的爷爷已经睡下了,怕吵醒老人,她下意识的声音也放轻了些:“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朋友住院了,胃病,不大严重,需要人照顾一下,有偿劳动,你要不要来?店里的活儿瑶瑶帮你顶上,工资照给。”

  安雅沉默了几秒才说道:“既然我不在店里的话,工资就不用给了吧……我知道你跟梦瑶对我好,但是我没付出就拿钱,也不好。”

  温跟陈梦瑶之所以推荐安雅,的确是为了帮她,有什么赚钱的活儿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安雅,钱不钱的,温也就不想掰扯了:“你别多想,你也是在帮我们的帮,钱拿得问心无愧,就这么定了吧。考虑到你的情况,你白天在医院守着就行了,晚上可以回家照顾你爷爷。”

  安雅也没有过多推拒,带着感激道:“好,谢谢,我会照顾好你们朋友的。”

  安排好之后他们四人才离开了医院,陈梦瑶肯定是跟敬少卿住酒店的,等于只有温一人不同路。陈梦瑶冒死试探:“要不小你今晚就别回去了吧?”

  温瞪了她一眼:“不回去睡你跟敬少卿中间?”

  坐在副驾的敬少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随后车身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是穆霆琛在宣泄心里的不满。

  陈梦瑶知道温在开玩笑,弱弱的说道:“你要是真想,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穆霆琛也不答应……”

  温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住嘴吧你!先送我到小区门口,你们再回酒店。”

  穆霆琛一直没说话,没将她先送回小区,直接把车开回了酒店。

  温也没多想,大不了就是自己打车回去好了。在陈梦瑶和敬少卿下车之后,穆霆琛却锁上了车门:“我送你。”

  她觉得他有些多此一举了,明明可以先送她回去的,干嘛要单独送?

  既然他要送,她也懒得自己去折腾了,玩了一下午,又去了趟医院,还是有些累的。

  回公寓的路上,她没想跟穆霆琛有所交流,索性闭目养神。穆霆琛募的开口:“,我希望你可以试着重新了解我,接纳我。”

  温睁开眼看了看他,她坐在后座,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在昏暗的光线下模糊得只剩完美的轮廓,有几分神秘感。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她从前了解他的生活习惯,了解他的脾气,却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并不算了解他整个人,现在了解有什么用?接纳就更加不可能了,在她觉得一切都美好起来的时候,他给予的沉痛一击让她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过了良久她才淡淡的说道:“穆霆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微了?跟从前在你面前的我一样。”

  卑微这两个字眼莫名的伤人,也像是她在自嘲,自嘲曾经的自己。

  “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道。

  “我也清楚自己不该做什么。”温垂下了眸子,脑子里想的是冤死的父亲。当初舆论那么大,她父亲没留下尸首,连坟墓也没留下,那时候她还小,什么都做不了,这些年,她只能在心里祭奠。